首页 玄幻 我真要逆天啦 第214章 朱家二姑

第214章 朱家二姑

我真要逆天啦 柳一条 3714 2019.05.16 01:19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这个地球有点凶 我家后门通洪荒 元尊 诡秘之主 天阿降临 将夜
    “你的徒弟安生修为突破至精神念师二级,心情激荡,对你感激不已,对师门的归属感极大提升,门派忠诚度+2。”

    杨帆扭头看着兴奋不已的安生,心中感叹,帮他晋升了一级才增加了两点儿门派忠诚度,看样子想要把门派忠诚度刷到一百点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

    杨帆又看了一下安生的精神力属性:

    精神力:281/281(二级精神念师 281/400)

    杨帆轻轻点头:“还不错嘛,刚一突破就增加了八十一点精神力,看样子安生的精神力天赋似乎并没有我之前想像中的那么差劲。”

    接下来,趁着安生稳定境界,熟悉神光久视炼神术的空当,杨帆开始闭目养神,趴在桌前假寐入定。

    安生坐在原位老实修炼了一会儿,就开始飘得有点儿不能自己,忍不住给自己的老爹打了一通电话,好好地炫耀了一下自己现在的修为成绩。

    十八岁的二级精神念师,虽然不是很出众,比起杨帆这样的怪物更是比不了,但是比起当年二十岁才勉强突破到精神念师二级的安道,安生心中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儿子超过了老子,看安道以后还怎么在他的面前吹牛皮。

    “不错,不错!不愧是我安道的儿子,了不起!”

    “原本我还有些担心你在外面会吃亏,现在好了,二级精神念师差不多也能独挡一面了。乖儿子,你已经十八岁了,又是二级精神念师,以后你在西楚城的生活费也该自己去想办法去赚取了,爹不可能会照顾你一辈子啊对不对?”

    “所以,从这个月开始,我就不再给你打钱了啊,你自己去想办法知道吗?”

    “哎呀,哎呀!不好了,又有两只五级妖将围攻杀过来了,我先挂了啊儿子!”

    嘟嘟嘟!

    对面一片盲音。

    然后,安生有点儿懵逼地挂断电话,呆呆地坐在那里脑子里面一片混乱。

    “所以,老爹这是断了我的生活费了没错吧?”

    “我这一通报喜的电话,反而把我唯一的零花钱来源给打断了是吧?”

    “这天底下还有这么不负责任的老爹吗,贪财贪得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舍不得多花一分?”

    “还两只五级妖将,真当我的耳朵聋了吗,我明明听到有两个狐狸精在旁边说笑,哪里有半点儿危险的样子?!安道那老头儿,肯定是又去按摩房了!”

    安生忍不住想要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早知道老爹就是这个德行,他干嘛还要手贱去给他打这个电话?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现在好了,每个月一千联邦币的生活费,泡汤了。

    若是再不想办法赚点儿钱的话,他现在身上存着的这点儿钱,根本就撑不到高考结束的那一天啊!

    而且,高考结束后,他还想要带着杨帆去灵源之地寻找机缘,没有足够多的路费乘坐大型的跨洲飞船,他们根本就赶不及了好吗?

    安生不由把目光瞄向了身边的杨帆,微微摇头,杨帆的家底他也门儿清,虽然不穷,可也绝对称不上是富裕。

    搭乘洲际飞船所需要的费用,每个人至少都要二十万联邦币打底,就杨帆家的那个小饭馆,够呛。

    “难不成,要本少爷亲自去野外猎杀妖兽,卖肉赚钱?”

    安生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实在是懒得动啊,而且城外危险得狠,君子不立危墙啊。

    同一时间。

    华南武校,校资处。

    一身白衣的朱华南手里捧着一串紫红色的水晶葡萄闪身出现在管理员的办公室内。

    朱老师臃肿的身形正侧身躺在床上假寐,听到动静,缓缓睁开眼来,扫了朱华南一眼,连起身都没有起身,大爷一样地仍然躺在那里。

    “真是稀客啊,我们的大忙人华南宗师竟然也有时间来看我这个老太婆。”

    朱华南讨好一笑,轻步走上前,微微弯身与朱老师见礼,轻声道:“二姑说笑了,其实我一早就想来看您的,这不是最近一直在地下隧道之中驻守,没来得及嘛。”

    说着,朱华南双手将那串犹如水晶的紫色葡萄递到朱老师的跟前,讨好道:“二姑您看,知道您爱吃葡萄,侄儿特意出城为您寻来了一串,您快尝尝看!这可是一株四级葡萄藤上结出来的果子,鲜嫩可口,好吃得紧!”

    若是让外面的人看到一向威严无比的华南宗师,此刻竟然在一个老太婆的跟前,又是躬身行礼,又是双手呈献礼物,表现出了这样一副讨好谄媚之态,估计很多人的下巴都会被惊掉一地。

    朱二姑斜看了看葡萄,又瞅了瞅朱华南,面上的神色稍霁,缓缓从床上坐起身子,抬手将葡萄接过,随手摘了一颗放进嘴里,边嚼边轻声道:“算你小子还有些良心,说吧,这次又有什么事儿来麻烦我老人家?”

    朱华南讪讪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最近东楚城的那个夏老头儿似乎有些不太安份,侄儿担心他会铤而走险,再弄出什么妖蛾子出来,所以提前过来给您通个气儿,让您也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朱二姑意外抬头:“怎么,一个夏春秋就把你给吓住了?这不像是你以往的风格啊?”

    “一个夏春秋我自然还不放在眼里。”朱华南傲然一挺身,道:“不过,我担心他会为了得到夏洛的不死血脉,而与城外的妖族合作,做出一些丧心病狂的举动来。”

    朱二姑眉头一挑,身上的煞气一阵翻涌:“他敢!勾结妖族,十恶不赦,他想被整个联邦通缉吗?!”

    “他未必没有这个胆子。”朱华南道:“这些年他为了能够突破王者,进而延续他早些年因练禁术而损耗的寿命,早已经迷失了本性。”

    “他若是胆子再大些,直接联系周围的几大妖王,对西楚城发起灭城之战,到时城毁人亡,证据全失,谁还会去在意并追究事情的真相?”

    “靠镇守府的那帮官老爷吗?”朱华南一声嗤笑,撇嘴道:“天高皇帝远的,谁会费那个心思?真要是妖兽围城,等他们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西楚城可能早就已经不在了。”

    朱二姑眉头一挑,又随手摘了一颗葡萄撂到嘴里,不以为意道:“既然如此,那你还在这儿墨迹个毛?先下手为强,直接去干死那个夏春秋不就得了吗?”

    朱华南眼前一亮,突然笑了起来:“知我者,二姑也!我本来就是这个打算,待两城的地下隧道打通之后,我就会强行对夏春秋发起挑战,一举灭了他丫的!”

    “只是到时候我必然要留在东楚城坐镇一段时间,所以,这西楚城的安然,就只能有劳二姑出面镇守了。”

    朱二姑一愣,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套路了。

    这个朱华南,都一百多岁的人了,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心眼儿贼多。以前那些所有当他是武疯子是个莽夫的对手,全都被他这样给阴死了。

    不过,他这次想要一举将东楚城给吞并下来,胃口似乎有些大啊。

    “有这个必要吗?”朱二姑有些不太情愿:“城内有护城大阵,还有王哲、夏洛两个新晋的宗师,似乎没有必要非得我露面吧?”

    朱华南道:“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王哲潜力不俗,可毕竟还年轻,不足以独挡一面。而夏洛,身份有些特殊,并不能完全相信。”

    “所以,关键的时候,还是要请二姑出面镇守,免得城外那些妖族会心生异动。”

    “行了行了,谁让老娘是你二姑呢,这种时候我不帮你谁帮你?”朱二姑无奈摆手,道:“给我个准信儿,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我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三日后。”朱华南定声道:“三日后,两城的地下通道必能打通,到时候我会直接出手将夏春秋击毙,以绝后患。”

    “知道了。”朱二姑轻轻点头,“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点,可千万别阴沟里翻了船,到时候还要让老娘去给你收尸。”

    朱华南爽朗一笑,傲然道:“二姑放心,不是侄儿自大,整个西北镇守府,还没有人能杀得了我朱华南!到时候东、西双楚城合二为一,大家的日子只会过得越来越好!”

    “我对这些没兴趣。”朱二姑打了哈欠,淡声道:“只要你没事儿,杨家的那几口人也没事儿,对我来说就是万事大吉了。”

    朱华南道:“二姑放心,只要我在一天,西楚城就会一直繁荣安定下去。不止是杨家,西楚城内成千上万户各姓家族,都会安乐稳定地繁衍下去。”

    “行了,老娘没你那么大的志向,没事儿的话赶紧滚蛋,别打扰老娘休息。”

    朱二姑下了逐客令,朱华南不以为意,后退两步准备告辞。

    “哦,对了,明天晚上的事情还要多谢二姑。”临去前,朱华南轻声向朱二姑道:“若不是您及时出手阻止,城主府必然会死伤一片。”

    朱二姑一愣:“我什么时候出过手了?晚晚那个夏仆过来捣乱的时候,我起初并未在意,直到护城大阵全面开启,我才过去留意了一下。”

    “不过,在我准备出手的时候,那个夏仆就已经身形坠落,被大阵给斩成了碎片。”

    说到这,朱二姑的身形一顿,突然有点儿意外地抬头看向朱华南:“怎么,难道最后定住夏仆的身形,并让他丧生在大阵的攻击之下的那个人,不是你吗?”

    朱华南神色微变,肃穆摇头:“我一直以为是二姑你在暗中动了手脚,现在看来,这西楚城内,似乎还隐藏着另外一位宗师巅峰级别的强者啊。”

    能够瞬间禁锢住夏仆那样九级武宗层次的武者,修为定在九级武宗之上。

    朱华南的心情瞬间变得不甚美丽,他没想到,在西楚城中竟然还有另外一位超出他掌控范围内的神秘宗师巅峰级别的强者存在。

    虽然就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位神秘的宗师巅峰似乎是站在他们西楚城这一边。

    但是,只要他一天不露面,就终归是个变数。

    而变数,就意味着不确定,有可能是好,也有可能是坏,朱华南很不喜欢这种不确定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