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蓝白社 第六百七十章 人类超凶的

第六百七十章 人类超凶的

蓝白社 魔性沧月 4388 2019.05.16 01:39
推荐阅读: 全球影帝 我真是良民 从仙侠世界归来 修真归来在都市 最强医圣 元气少年 老衲要还俗 校花之贴身高手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www.13to.com
塞读网
    “人类,你们不要再插手我收服姬妾了,再这样我生气了!”

    面对社员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她与兰姬、宁姬决斗,虞姬终于受不了了,大发雷霆。

    她亲眼看到蓝白社把国姬之旗给引走了,便知道烈姬不会诞生了。

    没了唯一能击败她的对手,虞姬自诩天下无敌,打算把最后两个不愿做姬妾的两个国姬收服。

    而她所谓的生气,自然就是对人类出手。

    之前若不是墨穷夸了她几句哄住了她,她也是打算对墨穷刀剑相向的。

    此刻她再次升起了先解决绊脚石的念头。

    却不料,在利用枭姬试验,确定了异血可以复活暴毙者后。

    蓝白社同时也已经决定好好地教训一番虞姬了。

    打!狠狠地打。

    就算全国暴毙,也得把虞姬打服。

    否则以后三天两头弄得国家动荡不安,他们蓝白社难道天天就跟在屁股后面收拾残局吗?

    就算还能复活也不行,必须要让虞姬安分下来。

    “你生气也是自找的,之前的协议你不理会,那我们只好强制收容你了。”墨穷说道。

    虞姬傲然道:“什么啊,我之前对你们手下留情了。你还想抓我?”

    墨穷说道:“我们没有国姬,所以你要打,就只能跟我们打。”

    “好啊!”虞姬抱胸道。

    “来,我们换个地方。”说着,墨穷拿出一根棍子递给枭姬。

    枭姬傻乎乎地握在手上。

    墨穷用力一推,直接把枭姬送到了南宋世界的太平洋上空。

    看到枭姬消失,虞姬问道:“你把她送哪去了?”

    “如果你怕了,现在认怂还来得及。”墨穷说道。

    虞姬笑道:“哈,来,把我也送过去。”

    墨穷一笑,那棍子一捅就把虞姬送走了。

    然而虞姬所出现的地方,并不是枭姬旁边,而是在亚当斯的贝斯特金属中。

    国姬的实力不容小觑,而且人数众多,墨穷可不敢单挑她们一群,直接把情况跟亚当斯、苟爷他们说了。

    此刻虞姬一出现,就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逼仄的金属仓里。

    随后金属壁骤然张开一个口子,虞姬本能地就从那里往外飞。

    结果刚出来,迎面就是一剑,捅穿了她的喉咙。

    “啊啊啊!”

    虞姬惊怒地大叫,喉咙上咕噜咕噜往外喷血。

    这一剑正是苟爷所用,她此刻已经变成了女武神形态,直接强行切开了虞姬的喉咙。

    而在剑上,有暗槽,立刻往外喷气,正是墨穷的血液。

    霎时间虞姬就被感染了异血人效应。

    “是什么!”说实话,众人其实挺忐忑的。

    异血人随机性太大了,有时坑得不行。

    这一剑伤到虞姬,直接导致虞国死亡数万人!

    毕竟虞国的人口太多,所以同样的伤势下,不同的国姬所导致的死亡人数是不一样的。

    不由得众人不忐忑,可千万不要是龙血啊。

    在这个世界,大概率会随到普通的液体,毕竟这只是个普通的宇宙。

    唯一稀奇的,也就是龙血了,若是虞姬随到龙血,蓝白社可没有多少存活了,只剩下稀少的样品,恐怕还得为了虞国人民,再去宰只龙?

    “噗嗤!”

    虞姬的血液瞬间变异,喉咙处鲜红的血液,一下子成了纯白色的。

    虽然喷溅出去的血很快消失,但沾黏在体表的会存在很久。

    苟爷眼疾手快,鼻子凑上去一嗅,顺带舔了一下。

    “这是……牛奶!”

    牛奶的味道还是十分明显的,众人不禁大喜。

    开门红啊,虞姬的血变成了牛奶,这可太便宜了!

    要多少有多少,不就是牛奶嘛!

    “放肆!我生气了!”虞姬火冒三丈,从袖子里掏出宝剑,追着苟爷砍。

    苟爷一边跑位,一边毫不留情地在虞姬身上戳洞,放血。

    每一次攻击,都是把剑扔出去,戳中后再收回来。

    不怪他这么麻烦,毕竟虞姬只想着攻击苟爷的话,苟爷哪怕碰到虞姬的头发,也会受到全额伤害。

    “听说你这小孩特别嚣张,今天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苟爷糯糯道。

    结果虞姬嗤笑道:“你才是小孩嘞!话都说不清楚,叽里呱啦的。”

    苟爷脸一僵,恨死了自己声带发育不完全。

    为了能战胜虞姬,墨穷千叮万嘱,好说歹说,才说服了苟爷变换形态。

    实在是虞姬真生气的话,一剑就能秒了他们任何一人!

    有龙血体质也没用,龙晶的恢复力都救不了他们。

    保险起见,还是女武神状态吧,墨穷可不希望苟爷翻车。

    苟爷也知道,收容为重,只当是没听见,站着自己战斗经验丰富,技巧绝顶,而往死里欺负虞姬。

    可怜虞姬除了一个指头就能把人秒杀的力量以外,几乎没有战斗技巧,完全被苟爷刷得团团转。

    等墨穷把众多国姬都送来后,就看到虞姬已经脸色惨白,破衣烂衫,身上千疮百孔,涂满了牛奶。

    衣服都被牛奶浸透了。

    “服不服!”苟爷疯狂地压制虞姬,其技巧发挥到了顶点,墨穷看到,苟爷每一次斩击,都在即将触碰到时松手,让剑随着惯性攻击,等剑戳伤虞姬,然后被震飞后,在凌空接住,继续攻击。

    虞姬一面大喊着不服气,一面痛得嚎啕大哭。

    “呜呜呜……可恶!我不服气!呜呜呜,好痛!你让我砍一下啊!”虞姬大喊大叫。

    看着自己身上源源不断地喷溅出牛奶,虞姬一度怀疑自己流的是假血。

    甚至还亲自喝了两口尝尝味……嗯,好甜。

    她不理解自己为何血液变成牛奶了,但也知道这就是自己的血,因为那种血液流失,生命力流失的感觉,让她十分痛苦,整个人都显得极为虚弱。

    “苟爷悠着点啊!别把她打死了,说好了软硬兼施呢?”墨穷连忙传音。

    苟爷说道:“所谓软硬兼施,就是先以狂风暴雨地攻势打得她崩溃,最后再软一手给个台阶下。”

    “你有数就行。”

    墨穷很快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国姬身上,若流的是猩红的鲜血,恐怕这些国姬都要被吓到。

    但可惜流的是牛奶,她们反而觉得虞姬这样子很好玩。

    不过很快,她们就知道不好玩了。

    “啊!”宁姬手一痛,就发现上面有个小洞,一根刺以迅雷之势洞穿了她的手指。

    其他的国姬也同样如此,都被墨穷以绝对命中,强行注射了自己的血。

    “呼呼呼!”雏姬痛呼着吹气,从指间挤出血来。

    但那血的颜色不对劲啊。

    “诶诶诶?这是什么?”

    只见雏姬从手指的斑白色血珠上,直接吹起了泡泡。

    这显然是一种泡泡水。

    “啊啊啊!好好吃!”另一边,姚姬更是挤着自己的血舔起来了,最后干脆把手指头全塞进嘴里,疯狂地吮吸。

    似乎是某种甜食。

    墨穷稍微关注了一下就不管了,因为这两位爱好和平。

    场上除了虞姬,值得教育教育的,只有兰姬和宁姬这两个中等国家。

    她们一个流着茶叶水,一个流着液态黄金。

    “要打就尽管来,今天我们都奉陪到底,让你们一次打个够!不想打了,就说一声,从此以后,就都不准再打!”墨穷喊道。

    雏姬、姚姬、浊姬、妍姬她们立刻飞到一边嗦手指去了。

    附庸懒得管这些,她们本就是想老老实实地当咸鱼。

    宁姬和兰姬不服气地掏出武器,哪知一个照面,墨穷就和车芸瞬移到她们身后。一人一剑,给她们抹了脖子。

    大量的茶叶水和液态黄金喷涌而出。

    真要下狠手,这些国姬一个个都太嫩了。

    “你你你……好痛的啊!”宁姬怒道。

    墨穷却一脸冷漠道:“要么今天把血流干,要么答应上次的条件,以后我们养你们。”

    宁姬咬牙道:“可恶,你只是人类,我才不怕你嘞!”

    “噗嗤!”

    墨穷抽刀,放血!

    “啊啊!我不怕你!”宁姬乱射她的小角弓。

    墨穷躲过的同时,再次给她新添一道巨大的创口。

    “……”

    看着墨穷一副莫有感情的样子,宁姬心里怕得要死,也只是嘴硬而已。

    人类怎么这么凶残!

    她这边才刚吃苦头,另一边虞姬已经挺不住了。

    虞姬从头到尾,都没摸到过苟爷一下!

    饶是最为坚毅、骄傲的虞姬,此刻也萌生退意:好凶!完全打不到他……再这样我会死的……

    “笨蛋雏姬,来帮忙啊!”虞姬想叫帮手。

    但雏姬和姚姬本就懦弱,只求虞姬保护,此刻要她们帮忙,她们哪里敢?

    她大喊道:“别打了!你们要杀掉我嘛!”

    苟爷见差不多了,糯声道:“你答应以后再也不伤害自己和其他国姬,想要什么都好商量,我们还能把你治好。”

    听了这话,虞姬心里委屈极了,没有继承国人任何生活经历的她,没想到人类竟然这么狠。

    虞姬梳拢了一下凌乱的发型,说道:“哼,今天先到这里,我们下次再打。”

    说完,还不等社员们说什么,虞姬就跑了,只留下了一个无辜的国人出现在原地。那个国人面目呆滞,眼睛红肿,似乎大哭了一场。

    “竟然耍赖……”墨穷摇头,冲苟爷说道:“这里交给你们,我去追她。”

    他和车芸,凭空降临在虞国的国都大街上。

    只见这里,已经尸横遍野。

    街道上、房屋里,到处都是尸体,全都是暴毙的虞国人。

    整个城市,幸存者不足一掌之数。

    而广袤的虞国大地上,成片成片的尸体倒在路边,农田,乃至家中。

    墨穷甚至看到,从天上还有修仙者坠落下来,化作一具具尸体。

    虞国从曾经的五亿人口,如今直接跌落到不足万人!

    只见虞姬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舔舐着身上的牛奶。

    见到墨穷这么快追上来,二话不说,又利用替身术逃离。

    “我本以为你是个骄傲的国姬,却没想到,还是怕死的。”墨穷无论她跑到哪里,都能很快追上。

    听了这话后,虞姬放弃逃跑了,她飘在空中,目光呆滞地看着地上的国人尸体。

    虞国要亡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残酷的战斗。

    “太凶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凶……”虞姬既恐惧,又不甘地看着墨穷。

    然而,她没有从墨穷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迟疑,上来又是一剑。

    “噗嗤!”牛奶喷涌。

    虞姬摸了摸胸口巨大豁口里挤出的牛奶,那几乎最后一点血了……

    当最后一滴流干时,就是她的死期。

    “呜呜呜呜……怎么可以这样!”

    国姬这种生物,几乎就是个孩子。她们对一些事情根本就没有概念,不是真的体会到这一连串的痛苦,她还以为人类都应该要怕国姬呢。

    哪知道,超凶的。比她想象的烈姬,还要凶。

    墨穷说道:“战争不是儿戏,它本就残酷、冷漠,不留一丝情面的。你以为我在和你玩吗?你以为这一次和我们蓝白社,也会是那样如小孩打架般的玩闹?”

    “现在你知道,什么是战争了吗?”

    虞姬惊悚地看着墨穷,虚弱地躺在地上,只是一个劲地在哭。

    墨穷收起剑,抱起虞姬道:“还打吗?”

    “不打了……”虞姬虚弱得发颤。

    “我代表蓝白社,与你的约定,身为国姬的你,可不能反悔哦。”墨穷带着她赶到蓝白城。

    虞姬虚弱地躺在墨穷的怀里,一个劲地嘀咕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好怕……”

    墨穷连忙在研究所大喊道:“快快快!给她输牛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