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穹顶之上 300.打断我的腿

300.打断我的腿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3409 2019.05.16 02:10
推荐阅读: 全球影帝 我真是良民 从仙侠世界归来 修真归来在都市 最强医圣 元气少年 老衲要还俗 校花之贴身高手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涌向会场的人群并不显得低落,他们一边走,一边互相热情地讨论着,关于刚才那场超级之间的对轰,以及之前韩青禹斩向叶简的那两刀。

    联盟各国前来与会旁观的代表们,各色的面孔夹杂在其中,也用各种语言叽里呱啦互相议论,嫌不够还加上手舞足蹈的比划。

    就在刚才,蔚蓝华系亚方面军一个20岁的周年新人,正面硬撼了雪莲叶简两刀,把叶简的双刀斩断了。

    而且他吐完血后再回来,竟然还能收拾东西开会。

    在这个属于武力的世界里,这无疑是一件很重大,很令人震撼的事情,因为叶简这个名字本身,实在太大了。

    所以就算大家心里都知道韩青禹占着武器上的便宜,在真实实力上其实远远不敌,他对士气、人心的激励,依然是巨大的。

    因为希望和期待,总是对人心最大的激励。

    正是因此,今天不管是叶简的出现和脱逃,还是李森令所有人意外的当场叛变,他们所带来的打击和影响,都被无形中降低了很多。

    很快,这件事情就会被作为一个惊人的消息传递出去,传到联盟各国,也传到雪莲、远航们那里。内容关于喜朗峰上的那个人,1777的韩青禹,以及老外们口中的The qing 或The king……

    “今天亏了。”结局已定,韩青禹这次连断刀都没捞着。

    20岁时候砍过叶简两刀这件事,对于韩青禹本人而言,其实没啥大的影响。但是这次战斗他会牢记住,这是他参加蔚蓝至今,第一次完全意义上亏本的战斗。

    几个人跟着人流,转进会场大门。

    425的李王强团长在一排排的长椅中间站起来,远远地招手,让他们过去。他笑容满面,看起来很得意的样子。

    韩青禹找到位置,把木匣子横放在座位下,坐下用脚后跟抵住,然后拿了一块蓝晶源能块在手里玩。

    部队的医生过来要替他做身体检查,被他礼貌谢绝了。

    现场会议还没开始,整个会场的人都在找自己的位置,跟熟人打招呼,据说可以同时容纳8000人的星辰馆,显得闹哄哄的。

    此时时间,是1991年9月1日上午,9:36分。

    “第一天的议程其实没什么意思,大概就军团长讲几句,他是真的每次都只讲那么几句。然后全军各部门,再各军的领导,上去做各家工作的总结报告。”

    “勋章那些都得等明天,今天能看的,大概就只有军衔晋升那一块了,除了青子,你们几个的军衔,应该也都会破格往上拔一拔……没准还有我和劳简几个,哈哈。”

    “但是咱们也只是在名单里过一下,能上台的,至少得是今年升少将。”

    作为有过多次与会经验的老油条,李王强主动给团里的年轻人们介绍全军大会的具体情况,一边说,一边跟路过的熟人打招呼,把韩青禹几个拎起来显摆。

    同时间,会场后方的休息室。

    老参谋把手上的小块白纸打开,细心数了数里面医生配好的各色药丸,小心放在桌面上,又端了白开水来。

    “我算看明白了,那小子自己,其实真不在意他今天砍了叶简两刀,他压根一点都不想掺和他弄不懂的事情,什么权力、地位啊,理念,道理啊,他都不理,就只盯着自己眼前那点东西。”

    耳边听着老参谋语气带笑的说话,陈不饿仰头一把把药丸全扔进嘴里,这些药他一天三次,吃了得有十来年了。以他的实力,身体其实不怎么容易生病,所以当他真的病了,药物的作用也很有限。

    一口气把白开水喝完,陈不饿转头有些郁闷和无奈,说:“所以我说他没出息啊。气得我肝疼。”

    如果是冲韩青禹这一年来做过的那些事迹,这个人绝对应该作为重点对象立起来,当然也能立得起来。但是他本身的性格,又实在不合适。这让陈不饿很犯难。

    大概的情况,他挑着担子走山路,走了很久了,肩膀很酸,想挑个人将来接一点担子,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合适的,那个人却一心只想到林子里摘几个果子吃。

    “是么?”老参谋笑起来,说:“我倒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唯一目击军团总部,军法处。

    李森眯眼适应了一下眼前的灯光。审讯室没有想象中的阴森可怕,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友们的优待,或者是他们也还没适应这突然而来的变化。

    程序上好像出了些差错,李森站在门口,主动解下来身上的源能装置,放在桌上,又从左手臂取了绑在衣袖里面的一柄短刀下来,放到装置旁边,摘下来胸口的两银一铜三枚蔚蓝守护勋章,整齐放在源能装置的金属盒上面……

    最后,他把肩章也摘了,和勋章一样,平整地放在装置上面……做完这些直起身来,李森犹豫了一下。

    “如果可以,我想死在战场上。”

    军法处的老友回头看了看他,没说话。

    …………

    喜朗峰战场营地。

    白色的雪山被层层叠叠的防御部队扎营向外,围住了。黑色的大尖主舰依然停在山顶,那里似乎也建起来了一个营地,这两天开始,不时有各国来的科研人员上山。

    贺堂堂叼着烟坐在1777小队的营地门口看山,人是蔫的,说不上沮丧,但是俩眼睛完全无神的样子。

    刘世亨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皱眉也看了一眼喜朗峰,“啧”,神情语气都有些焦虑……连着擦了好几次火,他都没把烟点上,说:“这特么的,咱们到底什么时候撤下去啊?不是说分批撤离吗?一直也没个准信。”

    “我这几天就没看到有撤离的,除了伤员。”贺堂堂没转头说:“不但没撤,好像还补充了一些人来。我怕这次没准还得打一仗,跟人打……大概雪莲、清白炼狱那类玩意,该来的估计都会来。”

    “真的假的?!”刘世亨一下急起来,他一直就害怕上战场,之前韩青禹、吴恤和锈妹他们几个在,他都慌得不行,何况现在他们不在。

    “那我哪知道真假啊,但是你看这阵仗,可不就是随时备战的样子么?而且从那天早上起,超级们就都没露过脸了……超级防超级,是这个理吧?”

    贺堂堂倒是不怕再打起来,只是青子他们不在,他有点不习惯。

    “堂堂。”刘世亨突然小声喊了他一声,语气听起来事情挺重大的样子。

    “嗯?”贺堂堂转过头看他。

    “你来。”刘世亨拉了贺堂堂起来,小心绕开小队其他人,带他走到营地后面坡下的一处山沟里。

    “到底什么事啊?”终于站下来了,贺堂堂困惑问。

    刘世亨直直看着他,“你能不能把我腿打断?”

    贺堂堂懵一下,“什么?!”

    “帮我把我的腿打断……我自己试了下不去手。”刘世亨神情眼神里裹着巨大的焦虑和恐惧,“我一天都不想再这里待了,真的,帮帮我。”

    “……”贺堂堂一下恼火起来:“你神经病啊?!”

    刘世亨眼神有些尴尬,“我……”

    “我跟你说,我贺堂堂干不出来这种事。”贺堂堂指着自己鼻子说:“你特么的也不许做,不许丢青子和1777的人。”

    “那关我什么事?!”刘世亨突然一下情绪崩了,大声而激烈地道:“青子牛比,能打,关我什么事?!我不能打啊。1777小队想要颜色,又关我什么事?!我一点无所谓啊。老子就想活着,回家而已。哪怕残废,我去守基地呢,只要能活下去……”

    贺堂堂被他突然歇斯底里的样子弄得有点懵。

    “所以,老子跟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明白了吗?现在我不想跟你们混在一起了,行不行?!别特么整天要求我跟你们一样。”

    刘世亨说完转过身,把左脚踩在树干上,而后抽出战刀,翻平。他准备用刀面把自己腿拍断。

    比划了一下……两下。

    “拍吧,拍完我背你回去。就说是对练,我不小心下手太重,给你打的。”贺堂堂在他身后说道。

    刘世亨转头看他,“真的?”

    “真的。我想了一下,理解你。不过我不能帮你,你自己咬咬牙吧。”

    “那,行。”

    刘世亨转回去,抬手又比划了两下,三下……战刀上下扑风,呼,呼。

    贺堂堂站后面看着,憋着笑不出声。

    刘世亨最后一转身,不看贺堂堂,一边把刀收起来,一边说:“算了,我等万一真要打起来了再拍。”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山坡往上走。

    “那是什么啊?!”刘世亨突然站住。

    上午十点的天空,突然黯淡了下去。短暂的阴沉过后,浓重的红彩从天空黑洞一般的某处映出来,笼罩整个喜朗峰顶。

    “梭形飞船……好多。”漫山遍野的人,都站出来了。

    没有大的,一艘都没有。视线中至少数百架梭形飞行器,如鸟群一般涌出来,而后分散开来,落向喜朗峰,也落向周边高原各处。

    刘世亨:“这,不会是因为上次牵引,其实完成了一半吧?然后因为青子,大部队被卡住了,最后出来这些。”

    贺堂堂笑起来,“嗯,简直送菜啊,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