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秘巫之主 第五百九十六章 马丁·西姆斯

第五百九十六章 马丁·西姆斯

秘巫之主 真愚老人 4518 2019.05.17 02:18
推荐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 撞鬼就超神 盗墓笔记 捡了一片荒野 深夜书屋 以魔法纪年 低维游戏 泰坦与龙之王 恐慌世界 万界疯人院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疯狂的教宗!”

    这便是所有窥视者脑海中同时浮现的一道念头。谁都没有想到,查尔斯一世会如此疯狂,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阻止拉斐尔回归神国。为此他甚至可以失去自我。

    此时此刻,超凡世界的“大人物们”又一次想起黑暗纪旧大陆的那位差点成为“查尔斯一世”的疯骑士,二者对比起来,众人竟都倾向于认定眼前这位更加的疯狂。

    在现实世界,最残酷的刑罚选项有很多。

    但在超凡世界,或许公认最残酷的惩罚,便是此时查尔斯一世正在做的。

    他正在从肉体到灵魂一切层面,抹去他自己的存在。

    “诸多成神途径中,这是其中最轻松的一条,也是几乎没有超凡者会选择的一条。”

    “成为神性容纳体之后,他与真正的‘神’毫无区别,只是祂没有灵魂,也没有自我意志,有的只是最后遗留的‘命令’,或是‘神性之源’灌输的意志。”

    “也就是说,查尔斯一世已经彻底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尊真正的,无法抵御的‘光明之神’。”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看着已变成纯粹“光明神祗”的查尔斯一世,他所过之处,不论阻挡他的是什么异象、困难,都被一剑一剑斩去。

    唐奇看着祂,圣荆棘触手顶端的眼球,浑浊漆黑的血泪不断滴落。

    剧烈的痛苦顺着荆棘,反馈到唐奇体内,他强忍着头颅要炸开的风险,继续施放自己的特殊能力,试图窥探出此刻的查尔斯一世身上,是否还有着“弱点”存在。

    但随着血泪不断淌出,同样的信息碎片接连不断在他脑海中爆开。

    无法解析!

    无法解析!

    “没有弱点?”

    图书塔第四层,虽然已有所预想,但此刻接收到结果,依旧无法掩饰脸上的惊愕。

    唐奇回想过往的诸多战绩,剔除类似梅瑟市那一截被封印许久“邪神之肠”的存在,之后涉及神灵,并被他打败的,从不朽伯爵和初代女巫开始,还有莱克特、古玛雅遗迹内的母神瑟尔曦这些。

    毫无疑问,这些敌人都触摸到了“神”的境界。

    但也无一例外的,祂们都有着致命弱点,且被唐奇掌握,这便是他能获得“邪神克星”称号的原因。

    同样的事件,若是换了别的超凡者。没有唐奇那种洞悉一切的“特殊能力”,冷静的处理方式和一些急智,纵然拥有比他参与事件时更加强大的实力,也不可能击败这一尊尊恐怖的邪神。

    掌握弱点,凡人亦可击败神!

    这,同样是超凡世界的铁律之一。

    但这句话中的“陷阱”便在于,凡人能掌握神的致命弱点么?即便能掌握,能抓住时机利用么?

    答案很清晰,不能。

    目前为止,整个神秘侧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唐奇,他以作弊的形式做到了。

    但这个时候,他的“作弊器”失效了。

    他目中的查尔斯一世,没有显露出任何弱点给他。

    唐奇几乎可以预想出来,若是他此刻出手,结局不会比“圣先知”好。

    拥有那种级别真言术的先知,都死在查尔斯一世的剑下。

    唐奇如今作为“最弱的神”,就算动用虚无之书,能扛得住那已成为“神”,且握着“罪罚之剑”的查尔斯一世的一记斩杀么?不用怀疑,唐奇自认挡不住。

    不止他挡不住,此刻荆棘通天塔上,圣先知留下的诸多布置,也都无法抵挡那一道释放出无穷圣光的人影。

    “凡事,必有代价。”

    大人物们心底纷纷如此道时,查尔斯一世的身后。

    整个光明教会,虔诚的信徒们似也没想到,教宗大人为了“主”可以做出如此奉献。

    古堡内还留存部分的大军,迦太市的总部,以及旧大陆的总部,透过天地门户传递的吟唱蓦地停顿了刹那。

    气氛,竟变得悲恸。

    一息之后,教会中,完全信仰“光明”的信徒们,同时低垂下头颅,向那完全化作“圣光”的查尔斯一世表达敬意,旋即他们开始新的吟唱,一道道粗壮、通天的“圣光之柱”冲入云霄。

    起源星各处的夜幕之上,大小不一的“豁口”出现,每一道豁口,都通向“神秘”之中的光明国度。

    光明的信徒们,也疯魔了。

    他们纷纷开始奉献自我,以灵魂为媒介进行“福音吟唱”,复制着查尔斯一世初始的动作,他们在加速“光明之主”的苏醒,可以预见,光明之主的苏醒时间,必然不会再是“光明节”。

    或许,祂很快就要醒转。

    同一时刻,荆棘通天塔。

    失去“自我”的查尔斯一世开始执行最后的命令,他在冲向拉斐尔时。

    他身上披着的华丽法衣倏然崩解,化作一道金色锁链,他头上代表着“无上光明权柄”的重冠扭曲着化作一副镣铐,他双手戴着的红手套以及上方的宝石戒指,化作一颗颗沾染血迹的长钉……

    这些物事,同时出现在通天塔之上,锁链自动捆缚拉斐尔的躯体,镣铐束缚祂的双手,长钉刺入祂的胸膛和膝盖。

    拉斐尔,顷刻被束缚在原地。

    但祂的脸上,毫无痛苦之色,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又要陷入迷茫、思考之中。

    距祂很近,持着十字剑的查尔斯一世,正一步步攀爬通天塔,即将如同斩下圣先知头颅般,将拉斐尔的头颅也斩下。

    大量圣荆棘的阻止,毫无作用。

    有人能阻止查尔斯一世么?

    或许……没有。

    观战的大人物们,脑海自问自答。

    谁都能意识到,奉献出自我的查尔斯一世,成为“神性容纳体”之后,他此刻就像是一尊在人间行走的“主”,他的血肉躯体和灵魂,都被光明之主的神性力量所替代。

    灵潮复苏之后,即便是拥有深厚底蕴的天才,至多也便修行到“传奇级”的地步,甚至还必须借助奇物才可以。

    而诸如“圣裁骑士”、“不死元勋”这种老古董,他们之中,或许有不少“半神级”的存在。

    可这些,依旧影响不了什么。

    神灵以下的任何存在,出现在查尔斯一世的面前,都扛不住一剑。

    有“缺陷”的神,也扛不住祂一剑。

    “这一场内战的结局即将诞生,圣先知、圣忏悔者等‘荆棘’的追随者们多年的谋划,依旧抵不过‘光明之主’的绝对力量……疯狂的查尔斯一世即将屠神,一切荣耀,归于光明?”

    众人都以为,惊悚的结局即将诞生。

    图书塔第四层,唐奇半只脚已跨入身前洞开的魔法门户,他的身前,虚无之书上,每一朵“混沌蘑菇”都在颤抖着,充斥着可怕污染的孢子疯狂喷薄。

    不过也便是这一刻,谁也没想到的“异变”,出现在了拉斐尔的身侧。

    圣荆棘形成的通天塔之巅,环绕着那通往腐烂荆棘国度的门户,仿佛永恒的黑夜星空之中。

    灿烂的星光,亮起。

    一道一道,它们瞬息连成一幅图案,如同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好似一只特殊山羊的“星座”。

    旋即,一道身影从虚无化为真实。

    “詹森!”

    图书塔,唐奇的脚步停下。

    尽管此时的密凰市最强猎魔人,已经不再是人类的形态,但那张脸,那熟悉的神色,任何认识他的人都不会认错。

    已经数星期未见的詹森,此刻以特殊身躯从星空中走出,他的上半身依旧还有人类的痕迹,但也无法掩饰那毛茸茸的下巴,一头蓬松卷发,以及那无比明显的羊角。

    而下半身,则已完全是羊的形态。

    提罗斯魔怪!

    显然,现在出现的才是詹森的“本体”。

    这年轻无比的猎魔人出现在拉斐尔的身侧,好奇、不可思议的目光落在拉斐尔身上,显然仍旧忍不住怀疑,自己这弱不禁风、脆弱不堪的“好友”,竟然会是一位“主宰级”神灵的转世。

    而现在,他不得不为了好友挺身而出。

    想到这里,詹森的脸上转而浮现出无所畏惧之色。

    他转身,看向已经很接近的“查尔斯一世”,恐怖的圣光映入他的提罗斯之眸中,没有提前预防的詹森毫无意外发出一道痛苦的“羊叫”,血泪流淌下来之时。

    詹森摸索着抓住胸前挂着的一样物事,那是一件仿佛永恒散发着光辉,由圣橡树、荆棘与星光琴弦组成的“竖琴”。

    当众人的目光落上去时,脑海中同时响起难以置信的琴声。

    包括唐奇在内,仿佛看到,在那美妙无比的琴声中,大地上的生灵陷入安眠,奔腾的河流因此静止,咆哮的汪洋恢复平静……天上的群星,同时投来灿烂无比的星辉。

    “提罗斯魔怪一族拥有的圣物‘星之竖琴’,在久远的神话传说中,这是一件可以接引星辰之光降临的神器。”

    唐奇脑海浮现出对应信息时,通天塔之巅,群星的光辉在琴声中投射过来,而后尽数汇聚在詹森身上,柔和、磅礴的星光,在所有人注视之下,开始改造詹森的躯体。

    不,詹森的肉体在这一刻,只是一具“容器”。

    那无比灿烂的星辉中,一道苍老但无比坚定的声音,此刻传来。

    “不身体力行之道,即是魔道。”

    伴随着这一道告诫,原本已萎靡的圣荆棘通天塔又一次暴走。

    沐浴着星光,圣荆棘疯狂生长,它们环绕着重新化作人形,但形象大变的詹森,如同麻布衣袍,但附着尖刺的“荆棘之衣”披上,一顶环绕着尖刺的冠冕缓缓落在他的头顶。

    荆棘广场,一具残破、腐烂的躯体,两颗几乎破碎的头颅靠在一起,第二腐首与路德维希,二者几乎失去了所有力量,因为挨了那可怕的一剑,他们只能无力的看着那通天塔上的画面。

    直到这一刻,那“熟悉”的声音响起,不管是第二腐首还是路德维希,都兴奋的抬起头颅,尤其是前者,腐烂的眼球中,希望与愤怒的神色同时出现,而后他便亲眼看着。

    就在二人“尸体”身侧,原本已化作齑粉的“忏悔之剑”一点一点重新汇聚,在无比灿烂的光芒,以及第二腐首已成习惯的“西姆斯你这个老东西”的大骂中,忏悔之剑化作一道光,穿过天地门户,投向那一位苍老,但挺拔着身躯的身影。

    詹森,消失了。

    此刻站在拉斐尔身侧的,是身披着荆棘之衣,戴着荆棘冠冕,手持着忏悔之剑的老人。

    他的躯体苍老,且被荆棘之衣刺的鲜血淋漓,但那挺拔身躯之中,仿佛有着让人无法置信的伟力,他有着一张仿佛永远在笑着的慈祥脸庞,他的眼眸中有着任天地崩塌也无法动摇的坚定意志。

    他的身后,星辉涌动。

    轰!轰!轰!

    新的变故在所有人心底掀起巨大波澜,除了提前知悉一些真相的唐奇,谁也没有想到,在“圣先知”之后,又一位黑暗纪闪耀神秘的“圣者”降临,而且是被誉为最强圣者的忏悔者,马丁·西姆斯。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那一道,原本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身影。

    “所以,圣忏悔者真的没有死,他只是化作了星辰?”

    “神秘侧的猜想是对的,马丁·西姆斯是十二圣徒中最强的一位,他早已脱离‘半神级’的层次,他触摸到了神灵的规则,他能将自己高举入星空,使自己变成一颗星辰。”

    “他一直在注视着起源星,以一颗星辰的形态?”

    当这些猜测,同时在窥视者们脑海浮现时。

    唐奇控制的那一颗,无力再支撑的“眼球”,在枯萎消失之前,捕捉到了最后一道信息碎片验证了这一点。

    “马丁·西姆斯在灵潮断绝之前,将自己升上天空,化作一颗星辰,他避开了灵潮,保留了所有力量……只等詹森接引,他自己就是最后的守护者。”

    图书塔第四层,明悟这些时。

    唐奇与其他窥视者一起,看着那持着“忏悔之剑”的老人,先对着拉斐尔微微躬身,却并没有解开祂身上的“束缚”,而是笑着,迎向已碾碎圣荆棘登上通天塔之巅的查尔斯一世。

    二者,皆没有开口,径直化作两道纯粹的光,开始了惊天动地的碰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