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我真不会推理 第52章 (三更)

第52章 (三更)

我真不会推理 文若不成 2222 2019.05.27 15:58
推荐阅读: 极品捉鬼系统 为死者代言 女鬼请留步 寻尸人 恶魔交易所 罪无可赦 我真不会推理 阴阳鬼术 青诡纪事 鬼咒
        听了这话,林坤神情不变。

    他在幻境中特意做了这么久的表演,就是为了不让对方认出自己的身份。

    因为他在很久之前,就破过一次对方的梦境,心底早就知道方法。

    一开始,林坤就可以直接离开幻境,但那样肯定有很大可能性被对方认出来。

    故而,他只能冒着风险,一直表演。

    要知道,这个行为极其危险。

    一旦拖延的时间过长,被这家伙找到了他失去意识的身体,那真是神仙也难救。

    直到在幻境当中,对方开始急匆匆的想套话时,林坤就已经意识,梦主应该快找到他的身体了。

    所以他才迅速的自杀,离开幻境,并且从住所逃离。

    “你的意思是我比那个人还厉害?”林坤笑着反问道。

    “我只是觉得你跟他很像。”男人一脸认真道。

    “我跟那家伙可不是同一种人。”林坤摇了摇头,“而且不是说,那家伙早就死了吗?”

    男人沉默片刻,继续道:“我说过,你的梦境是由你都潜意识和记忆组成,你在梦境中一些看到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我刻意布置的,比如说……零。”

    “零怎么了?”林坤反问道。

    “你肯定认识零,所以才会在梦境中出现那样的场景。”男人眼神不断闪烁着,神情带着几分怪异,“而且在梦境当中,你居然和零如此亲昵,她还对你如此尊敬,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他顿了顿,“哪怕我并不认识零,也听说过她的大名以及那冷酷至极的性格,从没听说过她有这样的一面。”

    “我当然认识零。”林坤坦然道,“不过你都知道是在梦境当中,出现什么样的事情都不足为奇吧?”

    “真正奇怪的地方,不在于零对于你的态度,毕竟是在梦中,出现幻想中的场景不足为奇。”男人眼底渐渐多了几分凝重,“让我不解的地方在于……你的反应!”

    他死死盯着林坤,“面对那样的零,你的反应实在是太过于淡然,甚至透着一股子习以为常的感觉。

    就好像,那个大名鼎鼎、杀人如麻、冷若冰霜的零,在你面前本该是这样的反应一样!”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林坤撇了撇嘴,似乎是懒得再争辩下去。

    “我只是好奇……你跟零到底是什么关系?”男人紧绷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浅笑,一副打听八卦的模样,“要说是爱人的话,看上去也不像。

    反倒是更像主人与仆从的关系,我还真没听说,主神空间里有你这号人物。”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林坤反问道,“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告诉我之后,说不定我就不会杀你了。”男人用一只手托住下巴,淡淡道。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林坤神情不变,又问道。

    “是你的不自信,给了我自信。”男人不疾不徐道,“你在从梦境中脱身之后,居然直接逃跑。

    假如你对自身实力足够自信的话,应该在原地等我到来,而不是慌忙逃窜。”

    他摊手道,“很明显,你的实力应该不算太强,甚至有可能都没迈入顶级轮回者的行列,不然也不会这么怕我。”

    “那你觉得我现在在怕你?”林坤仿佛被逗笑了一般摇了摇头。

    “虽然从你脸上看不出半点害怕,但我还是感觉你挺怕我的,不然也不会逃的如此匆忙。”男人平淡的分析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与零应该是同一团队,你负责提供智谋与布局,属于团队当中的智者,而零则是武力担当。”

    “既然是这样,你还敢来找我麻烦?”林坤神色自若道。

    “为什么不敢。”男人嘴里上扬,“我可从没说过我怕零,就算我杀了你,她也奈何不了我。”

    “既然你都说我是智者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逃到这里来?”林坤似笑非笑的说着,“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大摇大摆的吃东西?”

    男人微微一顿,陷入沉默。

    “你有没有想过,我这很有可能是请君入瓮?”林坤继续说着,“而且你都说了,我跟零是同一个团队,遇到这种情况,我会不联系她吗?”

    他顿了顿,“就算不是同一个团队,我跟她的关系,你刚刚在梦境中已经看到了。

    假如我联系她,毫无疑问,她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男人神色微微变换,沉默片刻之后,一脸释然的笑道:“果然不愧是智者,三言两语就想骗到我。要不是我在赌斗中被你骗过一次,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被你唬住。”

    他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你的话术,不可能再对我起到半点作用。”

    他顿了顿,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零现在应该在某个任务世界里,不然你遇到这种事,应该早就联系对方,前来帮忙。

    对方无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在主神空间里,估计早就来与你回合了。”

    他看了一眼四周,“可现在都没有看到她,很明显,我的推测没有出错,她现在绝对在某个任务世界里,短时间内无法脱身。

    至于你说的请君入瓮,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因为哪怕零在这里,你将我引到这里来,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你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布局的时间,也无法在这里留住我。”

    他脸上带着几分自信,“而你之所以没有逃离这座城市,一是因为零回归现实世界的地点,很有可能就在这座城市里。

    你必须待在这座城市里,一旦零从任务世界里回来,第一时间就可以支援到你。

    二是因为你抱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念头,以为我会离开这座城市寻找你。

    当然,你心底还抱着几分侥幸,认为我短时间内不可能找到你,便大摇大摆的跑来这里吃宵夜。

    在你心底,一定对自己的决策十分满意甚至是自傲吧?”

    “我说的对吗?”男人挑衅似得冲林坤挑了挑眉,“智者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