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凤云归 第108章 琉璃离开了

第108章 琉璃离开了

凤云归 钱包君 2272 2019.06.12 12:35
推荐阅读: 唐门毒宗 乘鸾 花娇 神医凰后 极品夫妻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裙上之臣 药门仙医 绣华 金陵春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怕他干什么,他扰了我们的好事,该是他怕才是!”

    “呃~o(╯□╰)o”

    凌苏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云战会如此厚颜无耻,这种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平淡中带着点气闷,说的是那么的理直气壮。

    就好像琉璃这事办错了一样。

    “就为这事儿让我停下?”

    “啊呃~~嗯!”

    凌苏整张小脸都皱在一起了,心中更是乱糟糟的,可云战却给了她一个怂货的表情,之后理都不理她,继续朝着凌绣坊走。

    也不管这一路上多少的百姓议论,还有多少不可思议的目光。

    凌苏想,她突发其想的,让云战抱她出来,其实就是想看看云战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她搞暧昧。

    相信很快金云公主那边便会得到消息了吧,不知道她能忍到何时再动手,不过,凌苏还是高估了金云公主。

    她哪里还会忍着不动手,宗人府大牢的事情,本就让金云公主对凌苏更加恨之入骨,再听到这样的消息,呵呵,她能忍住那才是见鬼了呢。

    终于,在云战平稳的步伐下,凌苏看到了凌绣坊的在牌子,走到凌绣坊的门前,云战停了下来。

    凌苏将埋在云战心口处的头抬起,露出美丽的小脸,她看着凌绣坊的隔壁,那里正有一些工人在忙着。

    再看看四周,已经有很多百姓被云战吸引过来,有的还是跟了他们一路的。

    “放我下来!”

    凌苏淡淡的说道。

    云战这次没有再坚持抱着凌苏,而是将她放了下来,凌苏脚刚一落地,便听到周围百姓轻声地议论声。

    大致就是在惊呼,原来东云国太子殿下怀里抱着的是凌绣坊的老板,也是怡情院的老板。

    虽然他们没有大声说出对凌苏的不屑与嘲讽,但是,小声的议论,凌苏还是听到了。

    凌苏轻勾了勾唇角,对他们的议论枉若未闻,云战同样对那些议论声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一副看客的态度。

    凌苏被放下来后,看了一眼凌绣坊,之后身体一转,朝着隔壁走过去,云战眯了眯冷眸,随即跟上。

    走进已经装修一半的休闲吧内,凌苏并没有看到她想看到的人,找了一圈,只在里面看到了徐铁,凌苏心一跳,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徐铁?琉璃呢?”

    凌苏走上前,,叫住正在指挥着工人们干活的徐铁问道。

    “凌小姐!”

    徐铁刚刚忙着也没注意,这会儿听到凌苏的声音,连忙恭敬地对着凌苏躬下身子一拱手。

    “你家公子呢?”

    “呃~~公子他······”

    徐铁有些吱唔,眼神也有些闪躲。

    “我问你话呢!”

    凌苏见徐铁的样子,心中顿时焦急起来,抓着徐铁的手臂,大声喊了一声。

    “公子说,凌小姐这边现在并不需要他,他也正好有事,便离开皇城一段时间,等过段时间,他的事情办完了,也许还能再回来!”

    “你家公子这么说的?”

    “嗯!”

    凌苏松开抓着徐铁的手,本就苍白的小脸,此时更是露出悲伤之情。

    难怪她没有看到琉璃,休闲吧里的事情,之前可是琉璃亲力亲为的,她该想到的,该想到的······

    凌苏往后退了两步,正好撞到跟过来的云战身上。

    云战抬手扶住凌苏的双肩,却被凌苏反手一把给推开,她回过头狠狠地瞪着云战,眼中竟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这让云战眼神一顿,刚刚进来的他正好听到徐铁的话,想来,凌苏把琉璃离开的事情怪到他的头上了。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他并不觉得他做了什么错事,反倒是琉璃,因为他跟凌苏的事情而离开,真是莫名其妙。

    而让云战觉得更加不可理解的却是,凌苏竟然把这个事情怪到他头上。

    凌苏也不管云战会觉得如何的冤枉,她现在只知道,自从遇到云战开始,她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还被云战盯上。

    现在,琉璃又因此离她而去,这让她怎么能释怀。

    “明天我让秦成找人来帮你把这里弄好,让他跟秦成交接一下!”

    “云战!”

    瞪着云战的凌苏,见他居然还能这么平静又淡然的干涉自己的事情,真的是气极了,所以,她特大声的吼了一声云战的名字。

    “你今日让我带你来这里,不就是要让全皇城的人都知道,你背后有我吗?现在因为你的知己走了,你便要放弃自己对我出卖着色相换来的机会吗?”

    云战淡淡地勾起嘲讽的唇角,吐出的话让凌苏的心一痛,而对于云战说的话,她又无力反驳。

    因为她之前的确算是出卖着自己的色相,才骗得云战抱着她一路走到了凌绣坊,可这话从云战的口中说出,怎么都让人扭曲着其中的含义。

    尤其徐铁,凌苏的余光正好扫到徐铁带着些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

    “凌小姐,我家公子一直待你尽数心力,这便是你给他的回报吗?难怪公子会离开,恕徐铁不敢苟同凌小姐的做法,就此告辞!凌小姐好自为之!”

    徐铁正色的说道,没了刚刚对凌苏的恭敬,反而是厌恶的说完便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凌苏就越过凌苏离开了。

    见徐铁离开,凌苏进来之前那种无所谓的态度也没有了,她头一次这么后悔自己为什么当日没有拒绝云战,为什么今日又让云战抱着自己像个马戏团的小丑一样,供人观看。

    凌苏自嘲的笑了一声,怪云战吗?没什么可怪的,云战对自己,又或者说对任何一个女人也不可能动心的。

    这是她本就知道的,所以,也不可能因为哪个女人而放弃他的冰冷与理智。

    而自己呢,自认为理智对待感情的事情,到头来,还是迷了心智,伤了身边最亲近的人,而让最该远离的人看了笑话。

    云战皱着眉头看着凌苏颓废的样子,非常不爽,琉璃对她来说就这么重要吗?只离开一段时间,就让她如此伤心。

    他哪里知道,凌苏只是对自己最近为了所谓的不嫁到东云太子府而做出的荒谬举动感到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