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凰妃凶猛 142:期限

142:期限

凰妃凶猛 朵颜涯 2359 2019.06.12 12:59
推荐阅读: 唐门毒宗 乘鸾 花娇 神医凰后 极品夫妻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裙上之臣 药门仙医 绣华 金陵春

来自-13to.com

    这特么的---

    这还不算,这个萧止什么情况?他,他居然亲她---

    天哪---

    柳云歌的脸刷的就红了,一直到萧止起身,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萧止的脸,这会儿的柳云歌看上去有些傻。

    而还没有品尝够的萧止,极其舍不得的起了身,看着柳云歌那水润的樱桃小口,还想在吃两口,可是,他还是忍住了,这丫头还太小,在等等,等等---

    如今看着柳云歌傻傻的模样,萧止不由得一阵心软的摸了摸她的头发,难得的温声哄道:“阿蔓---”

    这话一落下,柳云歌回过神儿来,迅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萧止。

    而萧止觉得可能自己太孟浪吓到了她,语调不由得又软了软,“阿蔓,我已经跟你母亲提过亲了,不过考虑到你年纪还小,这事儿还不宜声张。”

    柳云歌闻言把脸一侧不去看他,特么的,说来说去还是个妾,要是正妻又怎会是这样的待遇?

    萧止看她这样,不由得叹了口气道:“阿蔓,你自己也清楚,以你这样的身份,侧妃之位已经不低了。”

    柳云歌闻言,心中气难平的道:“我就知道---”

    可说完这话之后,柳云歌又直直的看向萧止道:“可是我不愿意。”

    萧止听完这话,是真的有些恼怒了,直直的盯着柳云歌道:“阿蔓--”

    柳云歌也不惧,直接迎头而上看着他,冷声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得寸进尺?”

    “我知道,以我这样的身份,能给你当侧妃,确实是许多人求都求不来的。”

    “可是,萧止,我不愿意,我柳云歌宁愿终身不嫁,也不会给人当妾---”

    “你--”

    这下萧止真是怒了,直直的盯着柳云歌道:“阿蔓你是个聪明的女子,你觉得说这些有用吗?”

    “我---”

    柳云歌气的别过头去,她自然知道没有用,可是,没有用她也要说。

    她父母家人都在大周,如果能嫁给萧止,就会受萧止庇护,而且,家里人对于她成为侧妃乐见其成,显然虽有不甘,可是,事已至此。

    如果自己坚决不嫁,也不是不可以,家人也许会支持,可是,萧止能答应吗?

    他不是普通男子,他是有阶级有特权的人,而且,这个世界也不流行你情我愿。

    萧止见她这样,不由得心下一软道:“阿蔓,正妃不是那么好当的。”

    柳云歌当然知道,正妃不是那么好当的。

    作为萧止的正妃,必须有强大的家世,薛家女虽然被很多人看不起,可是,薛家因为有薛家女,确实地位稳固,而且,姻亲遍布大周,人脉之广不下王家在大周的势力。

    而且,有薛王妃这边为纽带,定下婚事,水到渠成。

    可是,没有了薛家女,在给如今的萧止选妃,那必须是功勋之后,而且身份地位只能更好,不会差,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女子,又能差到哪里去?

    正妃身上肩负着的责任,没有相等的身份撑腰,很难在那个圈子里混,而且正妃所带来的资源也要为王府所用,柳云歌有什么???

    她只有一个不靠谱的爹,在她没来之前,人人喊打,一点实权都没有,给一个侧妃的位置,都已经很是开恩了。

    萧止见她低头不语,继续温和的道:“你以侧妃进门,有我护着你,定会生活无忧,你---”

    还没等说完,柳云歌直接抬起头,眼神坚定的道:“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无忧。”

    这小萧止真的有点生气了,他这都是为了她好,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你当王府里的女人那么好对付吗?不仅是王府里的女人,待他大婚之后,还要面对整个皇室,没有足够的身份地位,她那是寸步难行。

    他虽然可以护着她,可是,后宫是女人的地盘,他总有相护不及的时候,做一个生活无忧的女子不好吗?

    有他的宠爱,没有人敢辱没了她,又不用承担宗妇的责任,而且,他并未想过娶什么正妃。

    娶柳云歌一个侧妃在后院,也不要求她出去应酬,这样不好吗?

    他自然不能理解柳云歌的想法,于是有些温怒的道:“阿蔓--,这男婚女嫁由不得你。”

    柳云歌抬起头看着萧止坚定的道:“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

    “我柳云歌的男人,自然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我知道你的为难之处,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之后,我若家世依然不显,我若依然没有跟你比肩的能力,我就心甘情愿的与你为妾。”

    萧止看着如此倔强的柳云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丫头真是贪心不小,居然---

    柳云歌见萧止皱眉不语,不由得伸出手,拽住了萧止的衣袖道:“怎么?三年你都等不了吗?”

    柳云歌其实也知道,让萧止三年不娶妻,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儿,从和瑞亲王府的宴会就能看出一二来,王爷着急了,毕竟,萧止年岁不小了。

    柳云歌见萧止依然不动,不由得又拽了拽他的衣袖,略有些撒娇的道:“就三年,好不好?”

    “不然我不甘心--萧止---”

    萧止见她如此,哪里还有刚才那般的倔强和不饶人,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萧止???嗯?”

    “你到是叫的顺口,没大没小的。”

    柳云歌闻言嘿嘿一笑,一把抱住了萧止的胳膊道:“那我叫你什么?萧世子?”

    “还是叫你的字?”

    萧止闻言,不由得摇了摇头,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眼神里全是温柔之色,却板着脸道:“只许无人的时候叫。”

    柳云歌一听,眼睛刷的就亮了,“萧止?伯渊???”

    “我觉得还是叫你萧止顺口---”

    而萧止觉得,这样叫也挺顺耳的,虽然,这于理不合,一般名字都是长辈来叫或者自称的,直呼其名,实在是不敬,可是,这名字从柳云歌嘴里说出来,到觉得亲近了几分。

    而柳云歌目的达到,自然十分高兴,两个人又逛了一会儿,随后一起骑着马回了大部队。

    至于争取来的三年???

    呵呵,什么三年,三年之后大周还在不在都不一定了。

    她不过是给自己一个期限,一个是否能跟萧止走一辈子的期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