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诡秘之主 第一百二十二章 告解(感谢黄金盟忠仆旺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告解(感谢黄金盟忠仆旺财)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3396 2019.06.12 13:45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这个地球有点凶 我家后门通洪荒 诡秘之主 元尊 斗罗大陆 天阿降临

来自-13to.com

    清晨时分,伯克伦德街160号。

    克莱恩起床洗漱完毕,没急着开门出去,先行逆走四步,进入了灰雾之上。

    他旋即具现出“世界”格尔曼.斯帕罗,让这假人虔诚祈祷道:

    “伟大的‘愚者’先生,请转告达尼兹两句话:

    “我需要他提供西拜朗的资料,最好有附带人脉资源。

    “还有,让他最近小心黑夜教会的人。”

    …………

    “黄金梦想号”上,比贝克兰德更早看见太阳的达尼兹正拿着一杯麦芽啤酒,坐在阴影里,躲避着毒辣的光芒。

    再有一刻钟,又要开始上课了,船长说,一位合格的宝藏猎人必须掌握足够的数学知识……哎,这真是让人头痛,可又有点期待,狗屎!达尼兹单手搁在膝盖上,咕噜喝了口啤酒。

    就在这时,他眼前灰雾弥漫,出现了一道俯视着万物的模糊身影,耳畔则回荡起格尔曼.斯帕罗的声音。

    西拜朗的资料?虽然我们有去那里寻找过失落的古代宝藏,认识了几个部落的土著,但也就这样了,更多也说不出来……真是麻烦啊,又要奔波了,格尔曼.斯帕罗怎么这么多事情!达尼兹无声抱怨了一句,随即警惕地左右张望了两眼,害怕那个疯子突然蹿出来。

    吸了口气,想到自己要努力变强,不至于在船长遇到危险时完全帮不上忙,只能可耻地躲在后面,达尼兹又用未拿酒杯的手掌拍打了自己脸庞几下,猛地翻身站起。

    他当即离开阴影位置,找到“铁皮”、“水桶”等同伴,询问想深入了解西拜朗的情况,该请教谁谁谁这件事情,得到了近乎一致的答案:

    “船长艾德雯娜.爱德华兹,或者之前在船上参加过篝火晚会的安德森.胡德。”

    直接请教船长会不会被她怀疑,让她觉得我有秘密,暗中在为别的人效劳……可是,安德森那个家伙又不知道跑去哪里了,狗屎!达尼兹一时陷入为难,忍不住转开思绪,考虑起格尔曼.斯帕罗后面的那句提醒:

    “小心黑夜教会的人!”

    达尼兹并不愚蠢,知道能被疯狂冒险家特意强调的事情不会简单,也就是说,他相信自己接下来大概率会成为黑夜教会重点抓捕的对象,被“红手套”疯狂追逐!

    除了黑夜教会,风暴教会和军方也在针对我,据说各自派出了一整支队伍……达尼兹心头发颤地想着。

    他很快露出了疑惑和苦涩混杂的表情,低声自语道:

    “可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啊……”

    …………

    将搜集西拜朗资料的话语转达给“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后,克莱恩离开灰雾之上,返回到现实世界,与往常没有区别地用起早餐、上家教课程。

    等到午后醒来,他在贴身男仆理查德森的帮助下,换好外出的正装,登上了早就停于门口的马车。

    “去圣赛缪尔大教堂。”克莱恩半靠住厢壁,吩咐了车夫一句。

    ——他考虑到自己还保留着道恩.唐泰斯这个身份,认为最好不要轻易改变之前的人设,所以,去圣赛缪尔教堂的频率不能变低,捐献的款项不能变少。

    而且,这还能有效洗脱一定的嫌疑,毕竟很难有人能想到,之前潜入查尼斯门后的“罪犯”不仅没有逃走,反倒大摇大摆重返了教堂,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感谢罗塞尔大帝,感谢他没有抄袭犯罪心理学,没有指出很多高智商罪犯喜欢回到作案的地方,欣赏自己的杰作和别人无可奈何的表现……克莱恩在心里咕哝了几句,端起理查德森弄好的红茶,轻轻抿了一口。

    湿润好喉咙后,他看了自己的贴身男仆一眼,状似随意地问道:

    “你对东拜朗和西拜朗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坐于旁边的理查德森没问缘由,想了想道:

    “东拜朗更安定,西拜朗更混乱。”

    简单回答完毕,理查德森侧头望向雇主,发现道恩.唐泰斯已半闭上眼睛,摆出一副你继续往下说的样子。

    理查德森挠了挠耳后,斟酌着语言道:

    “还有,贫困,饥饿,以及鞭打,呃,东拜朗和西拜朗原本的那些人曾经都崇拜死神,后来因信仰女神、‘风暴之主’、‘永恒烈阳’等正神有优待,可以获得地位的提升和教堂的保护,出现了大规模的改信。

    “不过,随着改信者的增多,那特殊的地位很快就没有了,处在底层的许多人又偷偷崇拜起死神。

    “这一点,更混乱的西拜朗表现得更明显,死神的后裔总是能得到大量的拥戴……

    “这些都是我,我那位父亲喝醉之后,偶尔提到的。”

    克莱恩安静听着,没有打断贴身男仆的讲述,也没有再追问什么。

    很快,马车抵达了圣赛缪尔教堂外面,克莱恩先在广场上欣赏了一阵白鸽的飞舞,然后才进入大祈祷厅,摘掉帽子,连同手杖,一起交给了贴身男仆理查德森。

    他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于昏暗的环境里望着圣坛,望着点点“星芒”和黑暗圣徽,心里陡然涌出了些不安、尴尬和没底气。

    ——如果他猜测的没有错误,自从接触圣剑,以此立誓,他应该就被女神注视着了,每次进入教堂装模作样祷告,都很有种披着皇帝新衣游街的感觉。

    也不知道女神究竟是个什么态度……教会又处在什么立场……嗯,先试探一下……克莱恩交握起双手,抵于嘴鼻前,看似认真地做起祷告。

    过了七八分钟,他慢悠悠起身,走向奉献箱,拿出50金镑纸币,虔诚地投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拐向了侧面的告解室,推门而入。

    与最古早的忏悔室是个开两扇门的大木箱不同,现代的告解室独立成房,空间较为宽敞,忏悔者与倾听的主教被一面木条制成的挡板分隔,各有座位。

    克莱恩借助微弱的光芒,坐到了那张椅子上,然后听见木条挡板后面的主教嗓音醇厚地开口道:

    “你有什么想说的?女神眷顾着祂每一位信徒。”

    克莱恩遂抬起右手,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道:

    “赞美女神。

    “我要忏悔,前两天军方的人找到我,希望将一批枪支和火炮卖去西拜朗,为那里的混乱添些木炭……”

    他说完之后,挡板后面的主教一时竟没有给予回应,似乎被走私军火这件事情惊到,短暂不知该怎么组织语言了。

    告解室内,顿时出现了尴尬的静默。

    这就吓住了?难道你从来没有遇到过我这么坦率这么直接的忏悔者?要是我说我正谋划一起对半神的谋杀,正躲避着“欲望母树”和“真实造物主”的注视,你还不得跳起来?克莱恩腹诽了几句,继续说道:

    “我年轻的时候确实很享受冒险的生活,从铁、血和火里寻觅财富,但现在我已经厌倦了这样,更希望有宁静的未来。

    “我本来应该拒绝,可我无法战胜内心的贪婪,这是一件足够诱人的生意,而且有助于我在贝克兰德上流社会站稳脚跟。

    “我忏悔,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喧闹和混乱。”

    木条挡板后的主教终于有了回应,嗓音柔和地说道:

    “不要害怕,不要徘徊,一定程度内的贪婪是无需有罪恶感的,只要你不伤害到无辜者,不犯下圣典上记载的罪行。

    “去做吧,遵循自己的内心,做出最想要的选择,只有这样,你才能一步步地真正地认清教义,明白那些话语的真谛。

    “无需为难,记住一句话,无论什么时候,真诚地认错和忏悔都是值得赞扬,值得宽恕的。

    “愿女神庇佑你。”

    “赞美女神!”克莱恩再次于胸前顺时针画出绯红之月。

    他这次前来圣赛缪尔教堂,就是想借忏悔的机会,把自身将要做军火生意的事情告知教会,看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以此窥探女神对自身的态度。

    没有再多说什么,克莱恩缓缓起身,离开告解室,沿着过道,走向了贴身男仆理查德森。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大祈祷厅的角落坐着位女士,她套着带兜帽的黑色长袍,涂着蓝色的眼影和腮红,有种妖异的美感,正是曾经的“通灵者”戴莉.西蒙妮。

    戴莉抬起脑袋,同样注意到了道恩.唐泰斯,表情顿时略有点恍惚,似乎在刚才祷告时已经睡着,进入了梦境。

    克莱恩几乎不可察觉地点了点头,礼貌做出致意,然后接过贴身男仆理查德森递来的帽子和手杖,步伐不快不慢地走出了大祈祷厅。

    戴莉收回目光,低视起前方的椅背,慢慢又闭上了眼睛。

    走出圣赛缪尔教堂,克莱恩立于台阶边缘,停顿了两秒。

    前方的大广场上,白鸽们腾地一下全部飞起,遮蔽了观赏者们的视线。

    …………

    不到两刻钟后,地底的伦纳德就听说之前排查过的道恩.唐泰斯即将成为与官方合作的,走私军火去西拜朗的商人。

    他究竟想做什么?伦纳德又一点点皱起了眉头,完全无法理解那个不死怪物的想法。

    PS:感谢忠仆旺财打赏黄金盟,这实在太破费了,等我旅行回来,调整几天,就加更一章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