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大清贵人 第二四三章、秀女军训(下)

第二四三章、秀女军训(下)

大清贵人 尤妮丝 2398 2019.06.12 14:34
推荐阅读: 唐门毒宗 乘鸾 花娇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裙上之臣 神医凰后 绣华 医手遮香 邪王追妻 极品夫妻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汉军旗秀女们又练习了半个时辰的走路,终于被获准可以休息一刻钟——其实也不完全是休息,还得补妆呢。

    年思窈一回到屋子里,立刻瘫软在了小榻上,小脸一片赤红,大口喘着气,嘴上忍不住抱怨:“这秦嬷嬷也太严厉了!整日这般辛苦,不知要熬多久。”

    年思窈忧愁地叹了口气。

    一个小宫女已经取了妆粉上前给年格格补妆。

    海氏则坐在桌前,飞快取出了胭脂水粉,忙对着镜子给自己擦粉,她一边擦粉一边道:“留宫学规矩,都是这样。稍微忍耐些吧。”

    “唉……”年思窈漂亮的脸蛋上哀愁不已,“天这么热,外头日头又那么大。怕是要晒黑了。”

    抚摸着自己的脸蛋,年思窈万分心疼。

    给年氏补妆的小宫女忙笑着恭维:“年格格皮肤白得跟牛乳似的,一点都没有变黑。”

    听了这话,年氏心中甚是自得,她娇笑道:“你这丫头,倒是嘴甜。”

    小宫女笑了笑,低下头,只要嘴甜些,年格格出手便更加大方,不就是几句好听的话么!

    小宫女又连忙到了一杯温水给年氏,“年格格喝点水润润喉吧。”

    年氏一举一动的确优雅,连喝水的样子十分养眼,她手作兰花托起茶盏,另一只手在前面遮挡,哪怕已经非常渴,但还是小口小口的喝着。

    海氏不禁有些羡慕,这年氏到底带了多少银票进宫?花起钱来,大手大脚,一点也不见心疼!他阿玛虽是管钱粮,但素来谨慎,不怎么敢捞油水,她家中兄弟姊妹众多,开销也极大,幸亏有皇上赐养廉银,还不至于太拮据,此番参选,阿玛也只给了她一千两银子而已。

    这些钱主要要留着来打赏嬷嬷,虽然绰绰有余,她总不能全花光了。若是有幸选为嫔妃,以后还得指着这些钱打赏宫人呢。

    海氏忽的道:“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咱们赶紧出去吧?”

    只见年思窈从袖中掏出了一只金灿灿的小巧玲珑的怀表,扫了一眼,淡淡到:“一刻钟才过了一半呢,不急呢。”

    海氏忍不住多瞧了几眼那怀表,这可是稀罕东西!海氏道:“这怀表虽小,走得却极准。”

    小宫女更是一脸大开眼界的表情,虽说这几日年格格总拿出来看时间,但不管看了多少次,都让这小宫女觉得贵重,“这怀表听说是西洋传进来的,如今大清也能造,不过依然金贵得很。宫里也只有几位娘娘才有。”

    年思窈露出了自得微笑,“这不算什么,是二哥哥送给我把玩的。”

    海氏笑着打趣:“年格格可真是有福气,我虽有七个哥哥,但加起来还不及年学士一个呢!”

    年思窈莞尔一笑,“二哥从小就疼我,见不得我受一丁点委屈。”说着,年思窈叹了口气,可是入了宫,却要在汇芳馆受这等辛苦和委屈。

    小宫女忽的冒出来一句,“我听人说,贤妃娘娘也有这么一块金怀表,上头镶满了宝石,而且特别小巧,只有鸽卵那么大!”——而年格格这块已经有巴掌大了。

    小宫女面带艳羡,年思窈却脸色有些难看,怎么又是贤妃!年思窈攥紧了手中金灿灿的怀表,她这块虽然金贵,但上头并没有镶嵌宝石,也没有鸽卵那么小……

    咬了咬嘴唇,年思窈飞快将怀表收了起来,对海氏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赶紧出去吧。”

    海氏也看出年氏的不忿,心中忍不住腹诽,人家可是贤妃娘娘、六阿哥生母!人家的好东西当然比你一个秀女好得多!一个尚未册封的秀女,还妄想跟贤妃一较高下,真是不知自己几斤几两。

    但还是嘴上却道:“年格格你这般天姿国色,日后定能得皇上宠爱,到时候,什么珍宝没有?”

    听了这等露骨的恭维,年思窈脸颊微微泛红,娇嗔道:“怎么又说这等羞人的话了?!”

    海氏心里狠狠呸了一声,这年氏可不就喜欢这种露骨的恭维?整日心比天高,还动不动就发春!

    满蒙的秀女此刻也获准得到了一刻钟的休息时间,屋子里一个个一边补妆一边说说笑笑。

    许嬷嬷特意选了个宫女专门伺候姚格格,那宫女道:“姚格格,奴才伺候你傅粉吧?”

    刚打开了一盒宫粉的姚六娘小圆脸上带着笑容道:“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你们做宫女的,整日忙活活的,也怪辛苦的,你歇会儿吧。”

    宫女没有坚持,心道,这姚家格格虽然仪态不及世家大族的格格优雅贵气,但为人却是极为和气的。

    坐在一旁补妆的佟佳淑离扫了一眼姚六娘手上的宫粉,笑着道:“贤妃娘娘可真疼你,又是赐首饰又是赐宫粉的,还指派了宫女专门伺候你。”

    其实佟佳淑离身边也站着一个小宫女,正勤快地倒水匀黛粉,这黛粉是描眉用的,用的时候需要加水搅匀才能画眉,太浓太稀都不行,十分繁琐。

    姚六娘看得有些疑惑,“佟姐姐不是有两颗螺子黛吗?今儿怎么不用了。”——螺子黛蘸水即可描眉,比这些黛粉方便多了。

    佟佳淑离接过小宫女调好的青黛,笑着说:“欧阳修有词云:浅螺黛,淡燕脂,闲妆取次宜。说得是这螺子黛但上色浅,因此用来画远山黛是最合适的。远山黛清淡缥缈,虽然很好看,但是不一会儿就被汗水化没了,还是画浓一点眉毛好些。”

    姚六娘点了点,她看着镜中自己的眉毛,依然青黑,但佟格格一早画的远山眉已经快没了。

    看着佟家格格悉心画就的柳叶眉,姚六娘笑着说:“其实佟姐姐画柳叶眉也好看。”——反正她总觉得那远山眉怪怪的,画得淡不说,后头半边更是淡得几乎没有。这样画眉跟不画有区别吗?

    自然是有区别的!远山黛,远若山边云黛,若有若无,飘忽清盈,因此别有一股清幽淡雅,很适合那些有书卷气息的女子。

    佟家格格笑了笑,却不反驳,她柔声道:“咱们赶紧出去吧,若是迟了,嬷嬷要训人呢。”

    姚六娘吐了吐小舌头,“张嬷嬷的确好吓人呢!”

    佟家格格抿嘴笑着,张嬷嬷只是看着严厉,其实从未为难过她们这些高门贵女,还有姚格格这种有后台的,即使姚格格的礼数有些不足之处,张嬷嬷也都是装作没看见。

    哪怕御前的嬷嬷,而已不敢为难贤妃娘娘的妹妹。

    这姚六娘只怕十有八九是要指婚哪个宗室子弟的,只不过贤妃母族不显,姚六娘应该会指婚个辅国公或者镇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