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峨眉祖师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世间第四剑?世间第五剑!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世间第四剑?世间第五剑!

峨眉祖师 油炸咸鱼 2829 2019.06.12 16:29
推荐阅读: 道君 诛仙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传 玄界之门 一念永恒 遮天 星辰变 无疆 屠狗

来自-13to.com

    天冥不愿崩溃,而用大道自化出岁月的过往,把那些曾为了突破它而死去的尸骸尽数复活,当世的执念彻底消失,但这并不妨碍天冥之门从过去拉人。

    当世的大圣们是奉天尊之命来阻挡李辟尘的,因为现在的守城人,明显并不想要完成天尊的计划了。

    但这关乎到诸世,所以李辟尘必须向着天尊所预料的地方挥剑。

    “守城人,还请向天冥挥剑!”

    有大圣见到李辟尘剑指天冥,那些岁月骸骨明显是天冥之门施展的力量,它预料到自己将要崩毁,所以才准备扭转这一切,事实上无数未来在此时已经被聚集到一点上,现在的未来尽数崩毁,新世的宙光变化将只取决于守城人的这一剑。

    天冥崩碎,世间第四剑出,这柄剑出来之后,罗天坍毁,黄河逆流,星海熄灭,混沌炸开,宇宙粉灭,因为逆反了世间的规则。

    更是只有荡剑天尊才能制约这柄无主之剑。

    天地改易,重证世间至尊位的机会已经到来,四剑之下众生皆死,宇宙重开,罗天洗净,天冥之门已诞生自主意识,如此放纵,十苦将借天冥而成就桃树,世间堕入桃源,难以解脱,连大圣都会沉沦。

    “请守城人出剑!”

    那些天仙与一些大圣都在开口,他们的眼中掩盖不住的激动与贪婪,这一次的变动比起前五次大劫来说只高而不低微,须得知道,这般罗天之难,要等到多少岁月方能来到一次?

    哪怕如姑射神人这般的最古者也没有经历完全,可想而知这之间跨越了多远的岁月。

    已经无法用数字或者语言来衡量,在这般漫长的时间流中,大劫成为了数字,五次而已,却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多少天仙陨落,有多少大圣寂灭,这时间实在是太长太长了。

    第六次的劫难之所以较为特殊,主要还是因为岁月与光阴会在这一次劫难之中短暂混乱,如此一来,世间所有的既定规则都会崩塌,大圣们甚至可以借助这一次,堂而皇之的把自己的光芒延伸到过去未来,以在瞬间达成最古者的身份!

    在这一次劫难中,浑沦不出,太一不现!

    而执掌世间,即“韶华(当世一瞬)”职权的太极天尊,更是会短暂失去这道权柄,当过去未来现在都不存在了,但是诸大圣居然还存在,那么就是塑造自己过去未来的时候!

    之前的大圣战是为了占据这一次劫难中的“制高点”,真正的亡命厮杀,将会在过去未来任何一片残光剩辉之中爆发!

    “如果不劈天冥,第五世气数未尽,第四剑又怎么可能出来?”

    “不,你错了,如果不斩天冥,第四剑便会强制爆发,这柄剑厉害啊,比起世间三剑来说,这第四剑,其实就是古往今来所有的‘愿望’汇聚而成的,人的希冀成就了第四剑,导致第四剑无法被摧毁,它的锋锐也是世间万灵给予它的,是世间打造了这柄剑,而不是天地,也不是罗天。”

    “荡剑天尊不是可以制约它吗?”

    “那是在天冥被斩断之后,第四剑失去了与世间的联系,自然就不会继续成长,它会愤怒,进而把大愿扭曲,化作重铸罗天的强横剑光。”

    大圣与天仙在窃窃私语,但却清晰的被李辟尘听见。

    回过了头,李辟尘站在峨眉山的巅峰,转过头看向下方,那片天地黑暗且空洞,混混沌沌,但就像是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在映照着世间,更像是有一章无形的脸孔藏在其中,对自己发出最刺耳的嘲笑。

    如果说天冥之门是世间的未来,是一株大树的“叶”,那么在李辟尘此时回头所见到的,那最辽远的尽头,就是世间的“根”吗?

    叶是愿望所汇聚成的,那根又是什么,是世间众生自己吗?

    “不,世间众生应该只是枝干,他们承载着,运输着,思索着那些愿望,并且想要把它们付诸以成现实,可真正操纵世间众生的“根”,从不曾被人见到过。”

    李辟尘眯起眼睛,吞天大圣想要斩断的是根,荡剑天尊想要扼杀的是叶,这无所谓对错,只是目地不同罢了,不论是根还是叶,它们都是概念的体现,引导它们的,终究还是诸位大圣与天尊!

    但我想要得到的,斩断的,既不是叶,也不是根!

    李辟尘低吼一声:“吞天,是时候履行你的约定了,否则无论天上地下,还是宇世尽头,宙光夹缝,我也势必杀你!”

    “天....五仙之天,真是有意,浩瀚而不可近矣,古老诸尊我为第一,天之尽头便是空无之前,如此最近于道,自然为第一!”

    “五仙是逆字所成就,离天越近,岂不正是越发逆天而行?离世间越远?”

    “逆者——无道矣!但逆也在顺之中,无关乎成败,只有对错!但世间我行之事,皆无错!”

    巨阙猛地挥舞起来,就是这一刻,李辟尘身躯化作一道虹光飞向天冥之门!

    诸大圣屏住呼吸,黑暗中的神人们望眼欲穿,当天冥毁灭,帝女就会从黄粱乡中出现,届时神人们便可以争夺天帝夋的女儿,将她化归自身,并且乘着罗天混乱的刹那而完成最终的证道!

    证道并非一定要成天尊,诸人的目标,或者说不少人的目标,乃是跳跃到“道之外”!

    执笔人同样比不过天尊,但他被许多神人至人与圣人都视为“最近道之终极之人”!

    骸骨古帝指挥周遭的“复苏大圣”迎敌,他们从岁月中被拖来,只有战力而没有四维,但仅仅是那副盖世的躯壳也足以让世间众生胆寒,可在此时,巨阙剑闪,不论他们曾经在岁月中究竟有多么辉煌,有多么强大,如今也不过再一次成了那...

    剑!下!亡!魂!

    李辟尘身后剑匣忽然打开,当中飞出三剑,但就在下一瞬间,李辟尘同时动用清静止境!

    止!

    玄古大地,大道之间,一切的岁月与光阴都被停住,韶华也被冻结,李辟尘耳中听到无数的钟响,他的眉心中飞出东皇钟,浩瀚无垠,而此时,这口大钟上却带着一种无双神韵。

    引钟为太上化身,此时东皇钟其实是“太上天帝”!

    天帝离体!

    李辟尘手中三剑剑尖同时与巨阙汇到一处。

    远在天域尽头的荡剑天尊忽然面色一凝!

    藏在黑暗中带着帝女偷摸过来的吞天大圣顿时面色一肃!

    天冥之门内出现剑影,世间大愿汇聚成的第四剑,居然在发出愤怒的咆哮!

    一切只因为李辟尘手中的巨阙剑!

    不过,此时那柄剑,已经不能称呼为巨阙了!

    “清静止境,最近天者,自吞天离去,我花了九百年摸索天的奥秘,最近天之逆行......世间第四剑说白了,只是正好对应的这一劫的颠覆罗天之权柄罢了,那么,第四剑可覆,我为何不可覆之!”

    李辟尘再度开口:“我说了,挡我者死,可不仅仅限于这些鼠辈,还有你,第四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是你们从没有想到,我!才是黄雀!”

    他的手中,剑光汇聚,世间第四剑的权柄,此时竟然一分为二,在与天冥争夺这劫末的最后一柄利刃的归属权!

    “清静至极之道,太古无名之君,眼孕天之烛火,如炬照亮世间!”

    李辟尘两指在剑刃上轻轻一抹。

    巨阙二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天烛”两文!

    同一刹那,荡剑天尊立刻从天域离开,一瞬间降临到玄古大地之上!

     天冥之门摇晃起来,上面门梁崩开豁口,冒出一柄剑尖来,很快便显化全貌,仿佛有什么无形之力一点一点刻印它的剑名,唤作“天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