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惊雷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新的力量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新的力量

惊雷 只爱煞英雄 2719 2019.06.12 16:56
推荐阅读: 民国谍影 至尊特工 绝对荣誉 超凡兵王 惊雷 蝶与谍 后手 暗战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www.13to.com
塞读网
    怀孕了。

    要做爸爸了。

    这是余惊鹊根本就没有想过的问题。

    可是现在,居然是一个宪兵告诉自己的。

    这个宪兵没有说这句话的时候,余惊鹊就已经相信了,是因为余惊鹊自己的判断。

    那就是羽生次郎不可能知道,余惊鹊的上线是雪狐,那么现在这个宪兵说季攸宁和余默笙在陈溪桥这里,那么是正确的。

    自己被抓了,军统这里不会放过季攸宁和余默笙,那么陈溪桥也一定会保护季攸宁和余默笙。

    那么一切就是真的,自己真的要做爸爸了。

    余惊鹊默默的退回到了自己的角落,他没有继续想要自杀,可是余惊鹊的行动,羽生次郎已经知道了。

    但是羽生次郎不知道全部。

    羽生次郎只是知道,余惊鹊将饭菜给摔了。

    这在羽生次郎看来,很正常,那就是余惊鹊知道了饭菜里面有问题,也体会过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那么余惊鹊自然是不会继续吃饭了。

    但是重要吗?

    在羽生次郎看来不重要。

    你不吃饭,你就会饿死。

    看你能坚持几天不吃饭?

    余惊鹊在深夜的牢房里面,再一次体会了今天在审讯室之中,体会过的感受。

    余惊鹊在地上,死命的咬紧牙关,那种痛苦让余惊鹊绝望。

    好不容易撑过来之后,余惊鹊觉得都是度日如年。

    第二天,饭菜又来了。

    这一次看着眼前的饭菜,余惊鹊犹豫之后,端了起来。

    因为余惊鹊不想死了,他不想自杀,更加不想饿死。

    因为他想要见到季攸宁,想要见到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他不想死。

    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

    因为余惊鹊早早就没有了母亲,虽然余默笙对他很好,但是那种缺失的母爱,也是余惊鹊非常向往的。

    所以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缺失了自己的父爱。

    但是如果继续吃饭,烟瘾越来越大,最后能忍住吗?

    自己会不会做一个叛徒?

    不会,余惊鹊觉得自己不会。

    因为现在的余惊鹊,有了一个新的力量。

    他不可能让人说自己的孩子,你父亲是一个叛徒,是一个汉奸,是一个卖国贼。

    余惊鹊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他要让孩子知道,自己是一个英雄,所以余惊鹊觉得,新的力量,可以让自己坚持下来。

    之前余惊鹊怕了。

    实话实说,余惊鹊就是怕了。

    他害怕自己坚持不下来,他害怕自己会认输,他害怕自己会变成一个叛徒。

    所以他想要自我了断,他想要走的干干净净。

    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余惊鹊觉得自己可以坚持下来,因为自己有了新的力量。

    而且退一万步讲,余惊鹊认为,自己现在也不能自我了断。

    自己必须要坚持到了自己的极限。

    哪怕是有一天,自己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是真的一秒钟一分钟也坚持不下去了,余惊鹊还是会选择自杀。

    道理是一样的,余惊鹊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被人说有一个做汉奸的父亲。

    所以他还会自杀。

    但是不是现在。

    在他还能坚持下来的情况下,他为了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他就必须要坚持,因为他不能让孩子没有父爱。

    如果真的坚持到了最后,余惊鹊没有坚持下来,余惊鹊也不会有遗憾,他为了自己的孩子,他真的非常努力的坚持过。

    那种感觉,是让人非常痛苦的。

    余惊鹊为了孩子坚持过,他觉得自己不亏待自己的孩子。

    因为胜利,一片没有战火的土地,对孩子来说,更加重要。

    因为很多战士,就是为了胜利牺牲的,他们可能家里都已经有孩子了,他们为什么还要牺牲呢?

    就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不能让孩子做亡国奴。

    所以余惊鹊不后悔,更加不会遗憾。

    他反而是觉得自己做得对,更加坚定了余惊鹊的想法。

    给孩子留一片净土,不光是自己的孩子,还有更多的孩子。

    现在的余惊鹊,将饭菜吃干净,他不能被饿死,也不能做叛徒。

    所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撑下去。

    如果真的撑不下去,余惊鹊也会走的很开心。

    因为他对得起自己的孩子,他更加愿意用自己的牺牲,给孩子换一片净土。

    而且他知道自己有后了,他为什么不开心呢?

    吃饭不会被饿死。

    但是发作的时候,更加难以忍受。

    羽生次郎会隔一天,不给余惊鹊送饭。

    那么余惊鹊隔一天,就要忍受一次痛苦。

    余惊鹊在痛苦之中,死去活来。

    但是每一次余惊鹊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想要自我了断的时候,余惊鹊都回想起来季攸宁,想起来余默笙,想起来许许多多的人。

    想起来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听过孩子叫自己父亲。

    余惊鹊每一次都在死去中,又活过来。

    然后再一次死去,再一次活过来。

    余惊鹊的额头,烂了一片,那是余惊鹊在烟瘾发作的时候,撞击墙壁留下来的。

    余惊鹊的舌头,也有几个口子,那是余惊鹊在痛苦中,无意识咬烂的。

    余惊鹊的拳头,更是血肉模糊。

    那是在重力打击墙壁的时候,烂掉的。

    余惊鹊现在人不人鬼不鬼,但是余惊鹊坚持下来了。

    是的,余惊鹊真的坚持下来了。

    在如此痛苦之中,余惊鹊没有选择做叛徒,没有开口,他更加没有自杀。

    不开口,不自杀。

    在痛苦中,日复一日,羽生次郎都傻了。

    余惊鹊可以选择不开口,但是他一定会受不了自杀的,为什么不自杀?

    羽生次郎觉得自己看不懂余惊鹊了。

    至于陈溪桥和季攸宁还有余默笙,都知道了余惊鹊现在的遭遇。

    也是宪兵送过去的。

    烟瘾?

    每天都死去活来?

    日复一日?

    不自杀?

    不开口?

    这些消息到了他们的耳朵里面,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余惊鹊为什么不开口?

    那是因为余惊鹊不想做叛徒。

    余惊鹊为什么不自杀?

    那是因为余惊鹊还想要见到他们。

    季攸宁最明白大烟的感受了,她亲眼看到过他的父亲,变得她再也不认识了。

    跪在她面前,就是为了求季攸宁让他抽一口。

    可见大烟的危害是多么的巨大。

    季攸宁明白那种痛苦,明白那种感受。

    可是余惊鹊居然在一遍一遍的折磨自己,却不开口。

    一直都没有流泪的季攸宁,这一刻流泪了。

    她流泪不是因为余惊鹊有了她最痛恨的大烟瘾,这一点季攸宁根本就不在乎,她只是心疼余惊鹊。

    她是心疼余惊鹊承受的痛苦,她也知道余惊鹊为什么在苦苦坚持。

    一瞬间,季攸宁甚至是希望余惊鹊自杀,因为她不想余惊鹊痛苦,因为那种痛苦,季攸宁完全明白。

    季攸宁的泪水,让余默笙和陈溪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是余惊鹊的事迹,组织的同志都知道了,全部都是群情激奋,要去救人。

    是余默笙含泪阻拦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