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穹顶之上 372.我钓个鱼先

372.我钓个鱼先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2799 2019.07.12 02:10
推荐阅读: 全球影帝 我真是良民 从仙侠世界归来 最强医圣 修真归来在都市 校花之贴身高手 全球高武 元气少年 同桌凶猛 老衲要还俗

来自-13to.com

    朵桑嘉措会说一些孩子话,笑容里有真趣,但是当你看他的神情,他的眼神,他能给人一种不同于俗的宁静感和祥和气息。

    这家伙大概确实是真上师。

    现在,这个真上师一身红色僧袍,因为行礼而微微欠身,抬头看着韩青禹,目光平静而真诚。

    他换套路了,找前面三个都是挨打,到韩青禹这里了,变成要换他来打。

    极限三换一么?!

    韩青禹整个人还僵在那里发愣。

    一旁,铁甲咔哒咔哒点了两下头,立掌,认真而虔诚地说:“可以的,上师,你打吧。”

    “随便打吧,打不死就行。”温继飞也立起手掌,一脸慈悲,说:“青子,在这么多居民面前,请尊重一下上师的请求。”

    总之,就剩吴恤还像个人了。

    他们同意了,朵桑嘉措眼中有孩子般的兴奋。

    “那好的,那我来了。”

    他说,说完直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然后左手搭右肩……看样子似乎似乎准备先抡几圈再砸过来。

    “……!”韩青禹当场一个后跳就是十几米。

    朵桑嘉措:“哎哟你还给我助跑距离……”

    “滚…”韩青禹:“不是,是我拒绝。抱歉啊,上师。我身上有伤,还没痊愈。”

    按照朵桑嘉措刚才挨打的反应判断,他的实力至少也在顶级之上,甚至很有可能是超级,韩青禹就算四涡轮状态都不敢随便挨这一拳,何况他舍不得金属块,现在只能开三涡轮。

    “哦,原来是这样。”朵桑嘉措眼的神里有些失落,收起架势行礼,“那是我唐突了。”

    “他骗你的,上师。他伤早就好了。”锈妹说。

    朵桑嘉措:“嗯?”

    这个嗯拖了个激动的尾音,同时就像是一根弹簧,上师整个人弹起来,看向锈妹,锈妹用力点头,看向温继飞,温继飞诚挚点头,看向吴恤……

    吴恤背对韩青禹,保持整体纹丝不动,抿嘴唇低低“嗯”了一声。

    朵桑嘉措再看向韩青禹。

    “青少校你……”

    “我就不。”

    “求求你。”

    “别来这套。”

    “打完我送你一样东西。”

    “别……什么东西啊?!”韩青禹走过去,热情尽量内敛问。

    旁边温继飞和锈妹交换了一下眼神。当然锈妹的眼神温继飞是看不到的,不过他能想到。

    “源能块的话,三五块可不够啊,要是金属块,勉强还行。”韩青禹说。

    朵桑嘉措:“那些东西我也很少的。”

    “那就没得谈了。”韩青禹转身就走。

    “那件东西是一块骨头。”朵桑嘉措在他身后,平淡而信心满满地开口。

    果然,韩青禹站住,转身。

    “什么样的骨头?”

    “与你身上气息一样的骨头。”朵桑嘉措淡淡说:“那东西还是我早年从别人手里……捡来的。”

    “咳,那是我出家之前的事了。嗯,总之不知源自何处,亦不知为何物所生。你要吗?要是实在为难……”

    “大师砍你说的哪里话?其实我也不是贪图一块骨头的人,我主要是喜欢跟人切磋。”

    韩青禹说着跑过来,深呼吸,站好。

    微笑说:“上师您请。”

    同时他在心里想着:要是你个秃驴打完了敢随便拿块牛骨什么的给我,老子今天就拼了开四涡轮砍你。

    “嗯,好。”朵桑嘉措笑起来,退后几步,重新开始抡胳膊。

    “呼呼呼呼……”

    空气剧烈的呼啸。

    居民们全部侧目,就连锈妹和温继飞都有些紧张担心起来。

    “我来了。”

    话音落,但见红衣掠过,朵桑嘉措速度快到极致,助跑出手,“砰!”

    而后,一秒,两秒,三秒。

    在全场的僵直中,朵桑嘉措默默收回拳头,立掌合十,面色肃静说:“果然他妈的我还是只能扛揍,却揍不了人。”

    韩青禹站在原位,纹丝不动,三涡轮巅峰状态缓缓收敛。

    他是准备好了会飞出去的,也不介意当场吐血。

    结果,怎么说呢?倒也不是说上师的攻击力真的无比弱鸡,但是朵桑嘉措这一拳的力量和潮涌,大致也就和贺堂堂差不多。这和他刚才扛揍的表现,有天渊之别。

    “所以这就是他们说的,上师你不适合上战场的原因?”韩青禹问。

    朵桑嘉措点点头,“对的。你说,这他妈的是不是很让我佛郁闷?”

    韩青禹:“嗯。”

    “佛,我错了。”朵桑嘉措仰天认错。

    低头,在一瞬间恢复高僧状态,宁静而祥和,甚至有点儿高深。

    再转头,一点不尴尬地看了看那些高原居民们,说:“你们累了吧,随我回去。”

    “至于四位,鉴于你们的行踪不宜暴露,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请在此稍候,我去把东西取来。”

    朵桑嘉措说完带着高原居民们挥手离开。

    大概二十分钟后,又一个人回来。

    “青少校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见过的那种骨头?”站在韩青禹面前,朵桑嘉措把一件深红色从左手移开。

    永生骨,第四块。大概只有拇指大,但是气息强烈。

    “是的,谢谢上师。”韩青禹连忙道谢,把东西收下,而后抬头看向朵桑嘉措。

    “青少校放心,这事我绝不会跟任何蔚蓝的人提起。以此交换,你出去后也保证不对任何人说我的情况。”

    “好的。”韩青禹果断说。

    “愿你更上层楼。”朵桑嘉措笑了笑,迈步向侧边走了几步,走到锈妹面前,双手把那件深红色僧袍平举起来。

    大家这才看清楚,那原来并不是僧袍,而是一件深红色的大斗篷。

    “沈少尉在外行走多有不便,这件斗篷,原是我寺中金刚上师外出所备,你若不嫌弃,穿穿看。”朵桑嘉措把斗篷往前捧说。

    沈宜秀有些感动,“嗯,谢谢上师。”双手接了。

    她现在身上的甲还不算太厚,人也不会过于高大,大体就是蔚蓝一般全甲战士的样子。

    斗篷穿上还稍大了些,锈妹把帽子也戴起来了。

    掩住铁甲的一身红,在草地转了一圈。

    感觉锈妹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朵桑嘉措站一旁看着,也开心地笑起来,说:“那便不送了。”

    他站在那里,挥了挥手。

    韩青禹四人行礼道别,转身向北,向前方辽阔无际的草原走去。

    云在天上。

    朵桑嘉措在身后立着,看看前方背影,又看看天空和远方……闭目又睁开,自己说:“去吧,且去,我看见是被放逐的利刃,终会斩开天云,以锋芒归来。”

    在他身后,伽依娜的身影气喘吁吁跑上来,站在朵桑嘉措上师身边,兜手喊:“叔叔、姐姐,刘世亨叔叔会回来看我吗?”

    “他会的,你放心。”温继飞大声回应。

    此时,从伽依娜,到温继飞,沿着这个方向划一条线,线的一头一直向北延伸,到接近最北。

    刘世亨裹着大衣,无聊地抬头看了看天。极夜正在到来……

    他有钱,不光在国内有钱,以前满世界去玩开的那些账户也都还在。同时世亨少爷也很小心和谨慎,一路上他都尽力避开人群密集的地方,选择最诡异的路线。

    今天终于联系上了一条船,船要过两天才来,走北冰洋。

    “这他么谁能想得到?!哈哈。”

    刘世亨安心畅想了一下接下来的生活……可惜还要等两天。

    “正好,少爷我还没来过北极呢,先去钓个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