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能看见战斗力 六百一十三章:八八年初春的约战

六百一十三章:八八年初春的约战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2179 2019.07.12 04:00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这个地球有点凶 我家后门通洪荒 诡秘之主 元尊 斗罗大陆 天阿降临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徐翦无言以对,如果说徐来的第一条是臆测的话,那么第二条便是切实的证据。手机端 https://

  虽然云冀堪比武宗的战力在他看来并不惊艳,但只要想到这是云氏在破灭后颠沛流离中所诞生的强者。

  他就仿佛能看到一个强压着心中滔天恨意,一心只想变强的少年身影。

  而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却不是云氏的继任家主,如果说云秀是云冀姑母辈的还算罢了,可她偏偏是云冀的胞妹,按照这个逻辑,只能是像徐来讲得那样,云氏的其余族人,发现了云秀的更优秀之处,不然他们为什么会将仙云飍魄这样代表家主传承的重任的神器,交给云秀呢。

  原本叙话至此,徐翦应该支持徐来的判断,但他偏偏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因为手中这份密卷,印着督天王巡风部的鉴章,经历徐潇事件后,整个徐氏上层对于这种外界的信息,信任程度都是大大降低。

  “徐来,这份情报是从哪儿来得?”

  “安氏上代行走,安元希。”

  并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徐来直接将信息的来历道出:“但我不会被这情报影响判断,这只是王巡一家之言,关于云秀的修为也只是猜测,所以,要找到云秀,查明这件事的真相!”

  孩子,你已经被安元希影响判断了。

  心中轻叹一声,徐翦将摊开的密卷合上,淡淡道:“如果你找到云秀,发现徐潇确实是在魅惑之瞳的影响下做出自裁的决定,你会怎么做?”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即便真是如此,云秀报得,又何尝不是杀父之仇呢。”

  徐翦轻拍徐来的肩膀,认真道:“并非只有我们的性命才宝贵,我们的亲情才难舍,众生皆苦,有何分别。”

  ……

  龙西泊马城

  以唐罗如今的实力,放到西贺都算有数的强者,恐吓三个名世家级别的强者,这个伙计只能算是轻松。

  杀过圣子,碰过王弗灵法身,灭过燕云宗师的他更是很难对什么许家宗师产生敬畏。

  所以在进入驿馆后,也没走什么流程,直接将三个使臣拉出来打了一顿。

  对方引以为豪的绝技连破开不灭战体的天赐银甲都做不到,而唐罗随意一拳一脚,便能打得他们罡气溃散,内腑震荡。

  “带着盟书滚回去,并替我转告三位家主。”

  俯视着呕血倒地的三名使臣,银色巨人淡淡道:“想来朝昌发展,龙西联盟举双手欢迎;但想要学别人趁火打劫,对不起,凭你们还不够格!”

  “呸。”

  啐出口中的血水,许家的使者寒声道:“仗着三分天赋便如此目中无人,希望对面宗师时天骄还能有这样的傲气!”

  “唔,这样吧。”

  唐罗摊手淡淡道:“你带个战帖回去递给那位宗师,明年初春,我将登门拜访切磋,到时你可一定要到啊,顺便看看我面对你家宗师,是不是跟面对你一般傲气。”

  “呵,这话我一定带到!”

  将汹涌气血压下,徐家使者强忍着站起身形,扭身便走。

  而另外两家使者也冷笑两声,相互搀扶站了起来,毕竟在这两人看来,这张战帖,就等于是在找死!

  如今离初春不过小半年,这点儿时间,他们等得起!

  看着三名使者踉踉跄跄地御空离去,唐罗摸着下巴,心中暗忖:嘛,这样就算是拖住了吧...

  ……

  兰山城风媒属

  “糊涂啊,我是让你去稳住他们三家,你怎么和许家那位宗师约战了!”

  唐枫痛心疾首道:“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让你去了!”

  “哎呀,这能有多大事嘛。”

  唐罗摆摆手,神色如常,语气轻松:“对于脑筋简单的武者来说,他们可不会觉得退让是种克制,只会觉得这是虚弱的表现。如果有一点儿委婉,他们回头就能纠结兵力率队压境,到时候波及龙江怎么办。”

  “那你也不能约战许家那位宗师啊,还是在南暨这样的地方,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你确定压不住地头蛇的是强龙?怕是龙幼崽吧!”

  唐罗笑道:“我已经看出来,这三家里头最强的就是这个许家,而许家的倚仗是什么,不就是那位老宗师呢,拉出来揍一顿,三家就都老实儿了,连带龙江一带势力都能低调不少,从源头上安稳住这个动荡的局势,一石...好几鸟!”

  “说得轻松,要是打输了呢!”

  唐枫没好气道:“你是客场作战对抗一个宗师,南暨这群人可阴得很,他们要是用点什么手段让你分心,战败是小,你要是有点什么损伤,那才是大损失呢。”

  “所以定了明年初春嘛。”

  唐罗摆摆手:“到时就算族里调不出什么人手给我,我这儿也能有几员强横战力同行,要说灭掉许家或许有些困难,但想走这群人怕是拦不住。”

  “嗯?将星馆能够称作战力的,不是只有杜沙先生一人嘛,难道?”

  “毒灵体、石心王,还有带着神器的云氏宗家血脉,我们要是放开了手脚,能将南暨闹个天翻地覆你信不信。”

  唐罗笑道:“安心啦,既然我敢去,就肯定没有问题!”

  “唉,希望如此。”

  唐枫叹了口气道:“我已经布置了任务,让手下的人抓紧时间收集许家那位宗师的资料,还有南暨各方势力的分布,希望到时候能对你有所帮助。”

  “这就足够了。”

  唐罗颔首道:“其他还有什么事儿么?”

  “已经没有了,你在泊马城三拳两脚就把三位武宗打得重伤呕血,哪里还有人敢出来触霉头。”

  唐枫感叹道:“你一现身,龙江四周蠢蠢欲动的势力都收敛不少,估摸着你离开龙西之前,他们都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

  “唔...我有这么吓人?”

  “何止吓人,就凭你在朝昌对阵燕云宗师,又逼走王裳两个战绩,已有好事者尊你为龙西联盟盗火宗师之下的头号强者。”

  说道这儿,唐枫又感叹道:“而且,你今年,才二十二岁啊!”

  我能看见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