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坐忘长生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追虫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追虫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2267 2019.07.12 04:13
推荐阅读: 道君 诛仙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传 玄界之门 一念永恒 遮天 星辰变 无疆 屠狗
    金角仙蠹是仙根榕的天敌,做为一棵树,即使它本身有灵性,面对天敌也无法做太多事,不过,顺手推舟的事它还是会的。

    树根内部的木质变得极为紧密,柳清欢感觉到了强大的阻力,颇有种寸步难行之感。

    如果说之前就像行走在柔软的水中,现在则像是前面立着一堵堵高墙,想要穿过,要么破挤过去,要么就得把墙打碎或撕开。

    而前方的一虫一瓶显然也受到了影响,速度明显变慢。那金角仙蠹急得吱吱乱叫,头顶的触须连连相碰,再坚硬的木质似乎也顶不住它射出的金光,一个大洞几乎瞬间形成。

    只是它将前路打通了,也等于后面的万木瓶路也通了,还省了不少事,只需专心追击,两者之间的距离倒是因此拉近了不少。

    柳清欢看得一乐,看来这金角仙蠹算不上多聪明,自己先把自己给坑了。

    不过对方很快也意识到自己干了蠢事,触须一阵乱动,愤怒地朝身后射出了好几道金光。

    这一次,万木瓶没选择硬吞,而是灵活的几下窜动,闪躲了开去,不过追击之势总算缓了缓。

    它瓶口一转,便喷薄出一大股青雾,逼得金角仙蠹掉头又跑。

    两者追追逃逃,偶尔“动一下手”,就让树根内部变得千疮百孔,一个个窟窿仿佛通道一般,却正好便宜了柳清欢,几乎不用再使木遁术。

    或许是仙根榕发现将木质变得更紧密起不到太大作用,树根内部的通行突然又变得顺畅起来,且有越来越往上的趋势。

    柳清欢有些诧异,仔细观察,才发觉每到树根分岔之处,除了一条,其他岔根的木质都硬如坚石,比之前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

    他琢磨了下才回过味来,不由暗暗乍舌:仙根榕这是在把他们往地面赶啊!

    而金角仙蠹急于摆脱追击,竟也在按照它的安排走,一路往上飞逃。

    然而它一只蛀蚀树木的蠹虫,在树内或许还能作威作福,一到了地面,实力怕是会大打折扣。

    柳清欢暗叹仙根榕这算计虽然简单,但在此时却颇为实用,然而思绪一转,突然意识到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到了地面,固然金角仙蠹实力会大打折扣,但万木峥嵘甘露瓶作为冥天地谱记灵在册的仙宝,也是绝对不能在人前出现的!

    他脸色一变,连忙掐使法诀,并在灵识中对万木瓶强硬下令:“别追了,给我回来,我们马上就到地面了!”

    正担心对方依然不听令,好在前方飞遁的万木瓶突然晃了晃瓶身,虽然依然没忘记继续追,但速度总算有所减缓。

    那金角仙蠹也精乖得很,见此情形,回头便又是几道金光射来,有一道飞向斜侧,就听得“噗”的一声,树根瞬间破了一个大洞,外面的天光漏了进来。

    不知何时,他们又回到了青藜荒洲,而且还是在界域之墙外的虚空之中,猛烈的风呼啸而来,在灌进这个洞时发出了如同哨音一般的尖鸣!

    柳清欢不由大急,这么大的动静,除非青藜军都是聋子,不然不可能听不到!

    他急遁过去,一把将万木瓶抓住,而在这时,那金角仙蠹也从刚才的意外中醒过神,只见它背上那些绿褐色纹路变深了许多,就连头上的金色触须也跟着改变了颜色,转瞬间便与周围的树根融为一体。

    柳清欢神色一紧,有一种强烈的对方会冲他来的预感,果然下一刻,金角仙蠹就从他头顶上方钻出,背上的甲壳已经完全怒张,口器蠕动,一大股绿液飙出,兜头淋下!

    他连忙一转万木瓶,瓶口喷出一团朦胧光霞,如防护罩一般将自身笼罩住,才不至被浇个透心凉。

    “嗞嗞嗞~”

    散发着焦臭的烟雾袅袅升起,光霞被一层层削去变得越来越薄,而绿液落在脚下,树根也被腐蚀出一个个坑洞,根木化作一滩滩浓稠的脓水,仿佛沼泽里沤了不知多少年的烂泥,散发着腐败的气息。

    柳清欢立刻接收到了来自万木瓶某种微妙的嫌恶感,瓶口冲上,一片青光准确无误地罩住了金角仙蠹!

    “吱~”金角仙蠹拼命划动脚爪,却逃不过从瓶口传出的巨大吸力,挣扎着被拉进了万木瓶中。

    柳清欢心中大定,连忙封住瓶口,就听得一声大吼从外面传来:“里面何许人,给我滚出来!”

    他挑了挑眉,袖子一掩,万木瓶便消失在手中,这才从容不迫地遁到树根外,抬眼一看,十数人手握法器正临阵以待。

    “是你!”为首一位阳实境的青藜军修士认出了他,目露疑色,语气勉强好了一些:“咳,道友为何潜进仙根榕树根之内,还将其打出这么大一个洞?而且,刚刚有极强烈的木气爆发,又是怎么回事?”

    柳清欢抚了抚衣摆,面色如常道:“我奉扫尘前辈之命,进入根系之中查找仙根榕枯萎之因,刚刚有了些发现,却不慎破坏了仙根,抱歉……”

    “什么,你有了发现?”那人打断他的话,急声追问道:“什么发现?”

    其他人一听,有的人面露惊喜,急切地看着他,有的人则转头望向他身后。

    “这个……”柳清欢的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道:“在未禀告扫尘前辈前,此事不亦声张,也不能告诉你们,还请见谅。”

    那青藜军修士显然也明白个中道理,沉吟了下,点头道:“好,我不问,但我准备派人去树根内探看下情况,这个没问题吧?”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便朝旁侧之人使了个眼色,立刻便有几位修士飞向那截树根。

    柳清欢就算想阻止也找不到借口,只得让开了路:“自然没问题,道友若无他事,我现在就要回去找前辈等人,得尽快将发现告知他们。”

    那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他身上,闻言只是挥了挥手,也赶向树根处。

    柳清欢回头看了眼,便往界域之墙上缓缓飞去,同时在心中快速斟酌等会儿要说的话,不由又感到一阵头疼。

    金角仙蠹的事肯定是瞒不住的,但怎么解释他发现金角仙蠹一事却很难,他总不能说自己身上藏有重宝,还把那仙虫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