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先砍一刀 第一百四十七章 魔狼道士

第一百四十七章 魔狼道士

先砍一刀 面目全黑 2535 2019.07.12 04:24
推荐阅读: 道君 诛仙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传 玄界之门 一念永恒 遮天 星辰变 无疆 屠狗
www.13to.com
塞读网
    狼背上的道士发出嚎叫,魔狼跟着一同发出嚎叫。叫声刺耳,叫得墙上的众将士心头发寒。

    随后,魔狼冲锋起来,前方挡路的魔兵魔将连忙让开的道路。

    每跑一步,魔狼们的肌肉就膨胀一分,当这群魔狼靠近第二道防线的墙时,整个已经壮了一圈。

    砰砰砰砰……

    坚实的地面印出了脚印,满地的沙子高高扬起,一共十五头魔狼整齐划一的跳向了墙上的阁楼。

    阁楼中的将士们纷纷射出了手中的箭,没有弓箭的,则举起了刀枪,对准了跳来的魔狼。

    噗噗噗噗……

    血花绽放,血滴在半空中如雨点般洒下。

    魔兵魔将们扬起头,痴痴呆呆的看着从头顶越过的魔狼,看着这十五头魔狼一头撞向了迎面飞来的箭矢,然后毫无意外的被箭矢穿透皮肉。

    两头魔狼比较倒霉,一个被射中眼睛,一个被射中鼻头,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一头撞在了墙上,墙体一颤,咔嚓的骨裂声让人毛骨悚然,一个扭断了脖子,一个撞得头破血流,向下落入了壕沟之中。

    砰!

    沉闷的声音让人忍不住眼角抽搐。

    而剩下的,无一例外的撞向了阁楼,面对迎面刺来的长枪,他们在半空中微微调整身姿,然后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不断有枪杆折断,木屑飞舞之中,四头撞在了阁楼的护栏上,而剩下的冲了进去,和里面的将士撞成一团。

    撞在护栏上的四头魔狼其中一个还在半空的时候就死了,撞在护栏上时发出啪叽一声,接着,紧贴着墙壁,向下滑落,在墙上留下了一条血色痕迹。

    剩下的三头都撞破了护栏,不过这时候他们也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头晕目眩,分不清东南西北。

    其中两个还没爬起来就被乱刀砍死,而剩下了一个刚刚勉强站起,就被两杆枪戳中身躯推了下去。

    哗啦一声,一个士兵和魔狼抱在一起,从墙的内侧滚落下来。

    藏在墙下面的将士们蜂拥而至,有的拖住士兵,有的端着枪对准魔狼。

    魔狼咆哮,张牙舞爪,然而落单的它紧跟着就被乱枪戳死。

    刚才和魔狼抱在一起的那个士兵被拖了出来,只可惜整个上半身一片模糊,已经没了气息。

    阁楼中,已经乱成了一片。

    鬼哭一枪戳死一头魔狼,然后却被其他士兵挡住去路。

    面对这种情况,阁楼太窄了。

    “弓箭,弓箭……”鬼哭放声大叫,很快一支箭一张弓递到了他的手中,他将枪扔给身旁之人,弯弓如满月就是一箭穿过人群,将一头肆虐的魔狼射翻。

    然后,目光透过人群与魔狼,看向了那个诡异的道士。

    道士冲鬼哭咧嘴一笑,然后放声嚎叫,伴随着他的嚎叫,魔狼又有变化,它们长出了手指,肩膀变宽,一把捡起地上的武器或者夺来武器,收缩在了一起。

    看样子,是打算把自己当做一颗钉子,死死的钉在此处。有了他们这颗钉子,底下的魔兵魔将们想要上来,就不那么难了。

    “不好!”鬼哭心中大叫不妙,从身边之人拿过一支箭,又射出一箭,却被一个魔狼用盾牌挡住。羽箭插在盾牌上,箭尾颤动,那个道士躲在魔狼身后,放肆大笑。

    “蹲下!”大公子的声音在此时是如此洪亮,听到大公子声音的将士们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蹲下。

    鬼哭眼前一亮,抛下弓箭踩着前方之人的肩膀就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枪!”

    身后传来叫声,鬼哭耳朵一动,听到了身后的破空声,也没回头,抬手就接住了枪。

    躲在魔狼身后的道士脸色大变,又叫来两头魔狼,三头魔狼举着盾牌将整个阁楼堵得严严实实。

    “死!”

    冲到近前,鬼窟双脚还未落地就一枪刺出。

    噗!

    无论是盾牌还是魔狼都纸糊的一般,被一枪穿透。

    这个道士只看到一道红光从一头魔狼的背后透出,然后这道红光红光就无比精准的击中了他的胸膛,顿时眼前一片鲜红,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

    鬼哭用力的抽出了枪,道士捂住了胸口,还想自救,却听到砰的一声,胸口炸开!

    道士身亡,直挺挺的向后倒下,一块牌子从他衣服里甩了出来,落在地上叮当作响。

    这群魔狼瞬间被打回原形,尖叫着从阁楼上跳了下去。

    鬼哭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牌子,脸上一下子变得阴沉万分。

    天师府,铁牌!

    轰!

    身后一声巨响,鬼哭回过头,就看到阁楼的屋顶被掀飞了出去。

    一个穿着道袍,青面獠牙,骨头外露,俨然已经骨包肉的道士砸穿屋顶后落在了阁楼中,提着一面巨斧挥舞之间就把两个蜀军将士腰斩。

    他一路向前横冲直撞,一时间无人可挡,而他的目标正是大公子。大公子连连后退,但很快就发现自己身后全是人,已经退无可退。

    巨斧当头,大公子挺起手中的枪打算临死前刺对方一枪。而大公子身后的五丈外,鬼哭奋力掷出大枪,红缨处的铃铛叮叮作响,从一众蜀军将士的头顶飞过。

    夺!

    大公子手中一顿,只感觉自己一枪刺在了厚实的盾牌上,只刺进了半寸又停住了。

    劲风吹过面颊了,大公子瞪大着眼睛看着已经将自己的视野劈成两半的巨斧,心中绝望。

    身边的蜀军将士没能力救他,而有能力救他的鬼哭,却还在五丈开外,这么短的时间内也冲不过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右侧视野突然出现一道黑影。

    叮!

    火花四溅!

    巨斧从大公子的左侧过去了,一斧劈碎了旁边的护栏。

    而大公子的眼珠子却向右侧看去,这才看清是一杆枪,这杆枪被高高弹起,正在朝后面飞去。

    脸上露出苦笑,大公子用力的拔出了卡在眼前这个骨包肉道士身上的长枪,然后再刺,一击刺向这个道士的面门。

    道士却狞笑着收回了斧头,任由大公子一枪在他脸上留下一条血痕,重新抡起一斧劈下,这一斧当真快如闪电,大公子只来得及一侧头,就被一斧劈进了肩膀。

    “看来我会死得很惨。”大公子心中想着,他已经想象出自己被一分为二的惨状了。

    背后一痛,鬼哭从后面一枪穿透了大公子的胸膛,枪尖点在了斧柄上,斧柄折断,而斧头力尽,卡在了大公子的肩膀上。

    大公子跪在了地上,鬼哭从他体内抽出大枪的同时一枪挑掉了卡在他肩膀上的斧头。

    斧头打着旋儿飞了出去,正中骨包肉道士的脑门。

    大公子被人拖到了一旁,他低下头来看着伤口黑血喷涌,觉得万分奇妙。

    鬼哭的那一枪,让他的伤势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现在虽然还站不起来,却也没了性命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