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医路坦途 630 死地

630 死地

医路坦途 臧福生 2467 2019.07.14 03:03
推荐阅读: 全球影帝 我真是良民 从仙侠世界归来 最强医圣 修真归来在都市 校花之贴身高手 元气少年 全球高武 老衲要还俗 同桌凶猛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外科有句话,当遇到大出血的病人,医生一定要处变不惊、沉着镇定,千万不能惊慌失措。但,这里有个但是,一个是孕妇出血,一个是幼儿出血。

    这两个情况,太特殊了。不管你医生是否镇定,不管你医生是否处变不惊,明明已经好转的时候,或许下一秒,就会忽然出现机体大崩溃,分秒之间,患者出现了死亡。

    孕妇的出意外,是因为原本孕期的时候所有的器官都在代偿,这么说把,一个马上临产的孕妇,她的心脏血排出量比未怀孕之前多百分之三十。

    这已经是器官代偿的极限了,出现意外,各个器官已经没办法代偿了。也就是说,器官已经没储备量,没后备军了。

    而幼儿,因为器官还未发育完善,想代偿也代偿不了,所以往往会出现各种突发性的意外。这种突然性的意外,医生根本没办法预防。

    “院长,您先让手术室做好准备把。一旦有机会,有手术的机会……”张凡不忍心让欧阳的心再被撕裂一次,所以直接把欧阳支出去了。

    人心换人心,张凡也不想让老太太再受伤。

    欧阳擎着泪水,点了点头,干巴巴如同鸡爪的手捏了捏张凡小胳膊后,拿着电话走了出去。随着一道道的电话出去,医院开始联动。

    各科室的主力开始赶往急诊科。特别是儿科的医生,有点资格的都来了。

    抢救,特别是出血抢救,最好的办法就是抢救纠正休克的同时,做手术止血,可现在孩子目前体表的血算是止住了,但孩子微弱的心脏,如同挂在悬崖边的鸟蛋一样,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

    随着心内、儿科、儿重的主任进入,任丽接替了张凡的抢救主导位置,现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一个出血的问题了。

    心脏、肾脏、肝脏、胃肠道、电解质都已经悬在线上了,说个不好听的话,现在的抢救就是如同是普通人再买彩票一样,谁都没把握。

    “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欧阳忽然好想老了许多一样,她不再是钢铁公司,她不再是哪个站在车顶上挥斥坚定的指挥者,而是一个老妇人。

    “嗯,院长,您去联系联系孩子的家长吧,等会说不定需要孩子家长授权的。”张凡站在专家团的边上,想再次的把欧阳支出去。

    “孩子的家长已经来不了了,全力施救吧,出了问题我负责。”

    “嗯?”

    “伤人者举报孩子妈妈和她的姘头不仅吸毒,还贩毒,伤人者原本就是个吸毒者。警察已经落实了情况。”

    “哎!”张凡没有在说话,而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畜生不如的东西,孩子是无辜的啊,太可怜了。”欧阳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孩子的面部如同趴着一个蜈蚣一样,那是五官科的医生在缝合,从左脸蛋划过到了右边的嘴唇下。

    “主任,孩子不行了,出现室颤了。”

    “快,准备电复律。”任丽铁青着脸说道。就在她发出命令的那一霎,心内的一个男医生,拿着除颤仪准备除颤。

    除颤仪是怎样的呢,其实就是像熨衣服的两个熨斗,连着仪器。这个仪器,瞬间能产生适量的电流,然后通过这个电流纠正室颤。

    用这个仪器的时候,患者不能有连接大地或者有金属连接物,不然孩子就变导体了,巨大的电流直接能把人电死,而且也不能有人和孩子接触。

    而室颤是什么呢,也简单的很。就是心脏开始乱跳了。心脏的跳动是有节律性的,蹦跶蹦跶的,血液能也如同小孩吮吸乳(a)头,一下一下的,顺畅的流到全身。

    可当心脏乱跳的时候,血液就发生了漩涡,这个漩涡很可怕的,它能消耗掉心脏的搏动能量,让血液打不出去。

    就如老汽车发车的时候出现车体发生乱动一样,这种乱动就如同是心脏的室颤。

    而且一旦出现室颤,如果不能立刻纠正,大脑立马就会缺氧,然后大脑就会给心脏发指令:给老子跳快一点,老子都快憋死了。

    然后心脏加速乱跳,就这样跳几下,心脏就会就出现心衰,一衰而死,跑不掉的。

    当出现室颤的时候,而没有除颤仪等相关抢救设备,可以照着心尖部拳击,一个手垫着心脏,一个手击打垫在心脏上方的手背。不过这种事情,不专业的人根本玩不来。

    “嘭!嘭!嘭!”孩子如同布娃娃一样在床上被除颤仪给打的整个身体都腾空了。

    随着除颤仪的纠正,专家团、张凡还有院长欧阳的眼睛死死盯着心电监护,只要心电图还是乱线,孩子估计就没机会了。

    而且这时候,孩子马上就进入了死亡三联征了(低体温、酸中毒、凝血功能障碍)。心脏要是再不复律,抢救只能宣布失败了。

    嘭!嘭!嘭!随着除颤仪的结束,监护仪的心电图终于正常了。在场的人全部舒了一口气,儿科主任的汗都下来了,这时候大家紧张到大口呼吸都不敢。

    什么是命悬一刻,这就是命悬一刻。全力施为,都未必有效,人的生命在这种时刻不如风中的蒲公英。

    “血气分析出来了没有?快,电话催化验室。”任丽大声的催促着,她也着急了,这个时候小孩子到底有没有酸中毒,谁都不敢说。

    一条一条的检查最快速度的通过电脑传到了急诊中心,血液PH已经下降了,现在这种情况,电解质几乎都是在临界值上的,但是这种情况血容量补不起来,什么都没用。

    心律刚刚恢复,可是这个时候监护仪,直接开始报警了,心率几乎没了!心脏有两个词,心率,这个通俗的就是说心脏跳动的次数,而心律,则是心脏是不是规规矩矩的跳动。

    律乱了不行,率没了也不行。“快肾上腺素直接推,不行直接心尖部注射!”任丽着急了。

    专家组的成员每一个不紧张的,这种时刻,大家的肾上腺素都是彪起的,而欧阳也紧张了,老太太死死的抓着张凡的胳膊。

    她也是心内科的专家,她怎么会不知道现在危险的程度呢。

    一波接着一波,市医院的医生们组队在和死神拔河。可是,现在死神已经占在上风头了。

    “李主任,开胸!”张凡一看,内科的治疗已经到头了,孩子或许就在分秒之间死亡,现在只能靠外科医生动刀了,他对心胸外科的主任说了一句。

    行与不行,张凡也没把握。

    “院长……”对李主任交代完后,张凡转头看了一眼欧阳,欧阳懂张凡的意思。

    “开吧,死了是她的命不好,活了算老天开眼可怜她。所有责任我签字负责!”老太太这个时候反而镇定了,静静的看着张凡说道。

    “开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