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医路坦途 532 欧阳哭了

532 欧阳哭了

医路坦途 臧福生 2516 2019.07.17 03:03
推荐阅读: 全球影帝 最强医圣 我真是良民 从仙侠世界归来 修真归来在都市 校花之贴身高手 全球高武 元气少年 同桌凶猛 老衲要还俗
www.13to.com
塞读网
    打开胸腔,翻开肺脏,小姑娘的心脏呈现在张凡的眼前。心胸外科李主任满头的汗,太刺激了,生死之间的游走,太挑战人的神经了,微微颤抖的双手,发亮的眼神,无不说明张凡做到了他所说的。

    “李主任,你来还是我来?”心脏翻出来了,但是张凡对心脏的按摩复苏是真的一点都没经验,这是孩子最后的机会了,要是失去这个机会,真的只能看着她去死了。

    说实话,张凡也没比李主任好到哪里去,开胸的时候虽说全神贯注,但是脑海里的时间线还是不适的挑战着张凡的神经,汗,后脑勺的板寸如同刚洗过澡的样子一样。

    “咕噜!”李主任咽口水的声音特别的明显,他微微颤抖的双手,发颤的嘴唇,张凡明白这是孩子最后的机会,他何尝不懂,心外科干了半辈子的老医生了,他什么事情不知道。

    就在张凡以为李主任不愿或不敢的时候,老李说话了,“我来!”

    铿锵有音,如同脆生生的黄钟大吕一样。医疗不能逞强。但,今天要是老李不出声,再犹豫三秒,张凡就上手了。

    不出声就是反对,张凡没资格强迫人家。但,老李站出来了,虽然术前他不同意开胸。但,真到了关键时刻,他没有自私的装沉默。

    这就是医者的责任,或者是医生这个行业的魅力所在:平日里,他们过着平凡的油盐酱醋茶。

    但,穿上白大褂的那一霎那,他就是谈笑在生死间的英雄。

    但,当他带上听诊器的时候,她就是患者最后的希望,最后的盾牌。

    但,亮起发着寒光的手术刀的时候,他就是阻断死神之手的勇士。

    如果做不到,那么请早点为脱去白大褂而去多花点心思,努力的去进入仕途吧,不要误人误己!

    责任?失败后的责任?说句实话,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手术后去想的事情,术后或许会后悔的砸脑袋,捶胸膛。

    但,在这种时刻,这种分分钟就死人的时刻,脑海里能想事后责任的都不是一般人。

    一般人,还真的没这个头脑!

    医院是一个舞台,大多数的演员们都脱了粉墨或者面具在这个舞台上表演。医院的医生、护士既是演员又是观众。

    行医时间越久的医生,就逾是对这个世界看的越是清楚。有些医生越发的迷失在追求上层人的生活,有些医生逾是越来越过的浑浑噩噩。大多数都被时间的长河给磨的毫无个性。

    但是,也有一些医生,如同老鲁笔中的藤野先生一般,而且还不少。能一个人在边疆医院,把心胸外科顶起来的汉子,就不是一个有多少花花肠子的人。

    随着老李一声有力的我来,只见带着血的大手伸向了小姑娘的心脏,已经看不到多少跳动的心脏。

    十分钟,张凡没用十分钟的时间就进入了胸腔,这就给老李和小女孩创造了大量的有效时间。

    老李的大手轻轻的放在小姑娘的心脏上,随着微弱的心跳,老李的手动了。四指在心脏的尖部慢而有力的向上推。

    一下,两下,三下,随着老李的心脏按摩,孩子的心脏开始有力起来,已经失去温度的四肢开始慢慢的有了体温。

    “快,通道开大!有效!有效!”手术室里张凡大声的喊道,因为心跳微弱的缘故,液体都已经很难输入进孩子的身体了,随着老李的复苏,终于,液体开始进入身体了。

    “快!”

    “快!”手术室里的护士,麻醉师甚至是专家团都开始活动起来了。

    激动,太激动了。张凡第一次在手术台上出现了身体轻微的颤抖,对于这次抢救,张凡真的不抱一点希望。

    开胸,是为了给自己和这个可怜的孩子一个交代,不为其他,就为自己以后不会做梦。做了,失败了,或许张凡会为这次失败加油的去努力,加油的去提高。

    但是,因为害怕,懦弱而不去拼一把,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去死,或许能成为张凡心中的一个结,平时看不出来的结。就如树木身上的疤一样,只会越来越大。

    这个行业,真的很反人类。

    慢慢的,老李的大手用力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慢慢的轻轻的离开了她的小心脏,当心脏再一次出现在张凡面前的时候。

    它是如此的有活力,跳动的如此漂亮、搏动的如此鲜活。

    “成了!”老李看着张凡,眼中满是笑意!

    “成了!”张凡感激的看着老李,不知道为什么,张凡就是想感激老李。

    “关闭?”

    “关闭!”张凡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李主任,你来关吧!”

    这是一种尊敬的表现,手术台上一种尊敬的表现,有始有终!

    “不,我手抖的厉害,拿不住持针器了。嗨!丢人了,丢人了,张院你来。”说着话,老李举起了自己的双手,真的是在颤抖。

    老李也是拼了。就那么几下的心脏按摩,估计李主任是用了全身的劲道去控制双手。就如用千斤之力去夹取一块嫩豆腐一般。

    “好,我来,李主任,您下台子休息休息。看着我和小王缝合吧。”张凡笑了笑,他理解李主任,他懂李主任这时候的心情。

    爽,太爽,然后爽过头了,全身发麻了~!

    “好,哈哈,好!”老李扶着手术台的边缘慢慢的后退、慢慢的退,然后抓着巡回护士坐在了手术台下,也不摘手套,也不离开。就坐在手术台的边上。

    眼里都带着笑意的看着张凡和助手缝合。这时候的老李如同是喝了上百年的纯酿一样,爽!成就感!哪种肾上腺素缓缓划过血管的感觉,太TM满足了。

    随着液体的进入,随着孩子心脏重新的跳动,监护仪器的报警声也从急促变的没有了声音。

    手术室外,欧阳静静的坐在手术室门口的凳子上,他的老伴也来了。他是被欧阳叫来的。一个病退了的小学老师。

    老头慈眉善目,长长的眉毛如同修理过的八字胡一样挂在眼眉之上。温和,看着就是一个很温和的长者,他的长相就能让人想去靠近,而不是欧阳哪种,一看就知道不是好相与的!

    欧阳性如烈火的话,这老头估计就是绝不燃烧的润滑油,老头坐在欧阳身边,轻轻的抚摸着老太太的手。

    也就今天,如果平日里在医院,这个动作估计早就被欧阳翻白眼,抽手而去了!

    “怎么样?”霍的一下,欧阳站了起来,因为急诊中心手术室的护士长出来了。老头轻轻的也站起来了,轻轻的搀扶着欧阳。

    他太知道欧阳了,嘴硬的如同大理石,可胸腔中的那颗心已经经不起一丝一毫关于孩子的撕扯了。

    “院长,孩子活过来了,张院和李主任开胸进行心脏按摩后,孩子……”护士长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

    因为她看到欧阳流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