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剑叩天门 第859章 深渊出口

第859章 深渊出口

剑叩天门 无头D 2330 2019.10.03 00:42
推荐阅读: 道君 诛仙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传 玄界之门 一念永恒 遮天 星辰变 无疆 屠狗
www.13to.com
塞读网
    对于睚眦的叫嚣,李云生毫不在意。

    在静静地听它说完之后,这才皱着眉开口道:

    “您真的是,传说中祖龙之子,龙族战神睚眦?”

    从他的语气跟神态来看,不像是在一股嘲弄睚眦,而是真的对此很是困惑。

    当然,在睚眦听来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冷冷地盯着李云生没有说话,而是从鼻孔之中喷出两道热气,随后那巨大的龙爪猛地一抬,一杆金色长矛从一堆金银财宝之中飞出,径直飞到它的手。

    随后就见它用力握住那杆金色长矛,那被龙鳞包裹着手臂上,块块肌肉猛地坟起。

    道道紫电从在它手臂周围闪烁,最终将那根金色长矛也包裹其中。

    远看去,那睚眦就像是握着一道闪电那般。

    “砰!”

    一声如同雷鸣般的炸响之后,那根金色长矛化作一道电光射向李云生。

    “啪!”

    这如闪电般的金色长矛,在距离李云生还有十余丈远的距离时,直接被李云生抬手一剑斩断。

    青龙的剑影,横贯整个殿宇,斩断那长矛的同时也斩向了那睚眦。

    那睚眦周身的雷罡化作一块盾牌挡在那剑影之下。

    “砰!”

    不过那雷罡所化的盾牌,连一息时间都没能挡住,直接被这剑影斩碎,巨大的剑影直接劈砍在睚眦的身体上。

    比起那雷罡所化的盾牌,那睚眦的龙族真身还是要强上不少的,在大殿一阵剧烈晃动之中,它居然生生靠身体抗住了李云生这一剑。

    “你,你为何还有如此庞大的真元,为何还能假借天地之力。”

    那睚眦用它那对巨大的龙爪费力地托着李云生那道剑影,一脸的难以置信地道。

    “为什么不能?”

    李云生觉得有些好笑,其实此刻他心里已经明白了这睚眦为什么弱得如此不堪一击了。

    说完,他也没再跟那睚眦废话,将一道灵力自山海图中调运而出,随后两颗麒麟骨同时炸开。

    一股混杂着山海剑意的庞大剑压席卷而下,直接将那睚眦拍到在地,动也动弹不得。

    “可能要让睚眦前辈失望了,隔绝天地灵气,隔绝天地法则,对我的威胁并不是很大。”

    李云生收起青龙,然后一步步走向那睚眦,另一只手抬起,将体内一道真元一点点地转化做了一团火焰凝聚在掌心。

    “修者既可假借天地之力,也可掌控天地之力,只不过是授之于鱼还是授之以渔的问题罢了。”

    他手掌轻轻一握,将那团火焰掐灭。

    看到这一幕,睚眦眸子中第一次闪烁出畏惧的神色。

    “原以为前辈您诱我来到此处,也是无惧灵气、法则被隔绝,却不想您只是仗着有龙族这幅强横的身躯,就敢这么做。”

    李云生有些哭笑不得。

    睚眦闻言也是又气又恼,它虽然有龙族血脉传承的能力,无须假借天地之力施展术法,但天地灵气被隔绝,他也只能靠体内残存的灵力支撑。

    可正常情况下,一个修者不能假借天地之力,不能吸收天地灵气的情况下,怎么也不可能是一个龙族的对手。

    想当初,它们龙族借着这间殿宇,不知道坑杀了多少人类至强修者。

    但他哪里知道,如今十州居然出现了无须假借天地之力便能施展术法的修士,而且这修士体内的元力比它们龙族还要深厚。

    他这显然是自己刨个坑把自己给买了。

    如果是在外面,他自认为不见得不是眼前这位人类修者的对手。

    “老龙我今天认栽,要杀要剐快点。”

    即便到了此种境地,这睚眦说话的语气,依旧保持着龙族的傲慢之气。

    李云生原本已经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却不想结果变成了这样,顿时也变得有些意兴索然。

    “前辈你之前在这里被关了多久?三千年还是五千年?”

    李云生没有回答那睚眦,而是一边打量着这处殿宇,一边问道。

    “记不清了,五六千年……我为何要告诉你?你居然想控制我的神魂!”

    这睚眦刚说着突然反应了过来。

    李云生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转头看向那睚眦淡淡一笑。

    而这很是平常的笑容,却是让那睚眦没来由的脊背发寒。

    比起身体,龙族更加引以为傲的便是它们强大的神魂,也正因如此,没有谁比它们更清楚,神魂被控制的痛苦。

    “在这种地方呆了五六千年,龙族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只不过在这种地方呆了这么久,无论是神魂还是身体抑或是修为,都在不停地衰退吧?”

    李云生又问。

    “若是六千年前的我,你连跟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似是忌惮李云生的神魂之力,睚眦干脆也没再向之前那样嘴硬,虽然语气依旧很强硬,但还是老老实实地主动开口了。

    “我相信前辈有这个实力,要是我被关这么久,只怕都未必能活下来。”

    在将整座殿宇扫视了一圈之后,李云生一边点了点头,一边重新把目光看向那睚眦,然后接着问道:

    “那前辈在这六千年里,有没有寻到过别的出口?”

    “我便知道你想问这个。”

    睚眦闻言冷冷一笑,似乎早就料到李云生会问他这个问题。

    不过面对李云生投来的那道看似平静的目光时,他马上收敛起了自己的笑容,随后继续道:

    “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的确有另外一条路,但具体在哪里,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能告诉你。”

    李云生:“什么条件?”

    “跟我出去,堂堂正正地较量一场!”

    睚眦指着头顶那扇天窗道。

    其实说出这句话,对它这个自视甚高的龙族来说,还是需要一些勇气的,毕竟是它将被人诱骗到了这里,现在打不过别人了,反而又要别人出去再大,面子上终究有些过不去。

    “云生大哥,别答应他!”

    这是虞嫣也醒了。

    “只要我们慢慢找,总能找得到出路!”

    说着她从那座椅上跳了下来。

    “慢慢找?”

    睚眦冷笑了一声,随后道:

    “等你们找到了,我怕敖解忧那丫头他们,早已经死在敖烈手下了。”

    不是我借来来的,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