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一品修仙 第七一五章 炎龙洞府,丑鸡不是好人

第七一五章 炎龙洞府,丑鸡不是好人

一品修仙 不放心油条 9452 2019.10.10 00:19
推荐阅读: 道君 诛仙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传 玄界之门 一念永恒 遮天 星辰变 无疆 屠狗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秦阳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实力越强,懂得越多,才越能体会到一些东西的可怕。

    如今只是带着被封印的金猪一起来,秦阳当然没有去打开这里牢房封禁的念头。

    自己什么实力,长处是什么,短处是什么,他都清楚,与人交战的时候,对手是什么境界,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大致情况了解了之后,才能在不计算临场发挥的情况下,大概判断一下是不是对手。

    纯粹以境界来判断大致战力还行,以此来断生死,误差着实有点太大了。

    参考了一下第七层里的水晶封禁,就算特别想知道一点光亮都没有的牢房封禁里,到底是什么,身体和手却还是老老实实的表示放弃。

    走出了地牢,关上了大门,勉励了尽忠职守的恶门灵两句。

    秦阳开始在脑海中构建出幽灵号的立体结构,绕着地牢所在的地方,绕了一圈之后,在脑海中的立体结构图里,标记出地牢所占据的地方。

    地牢的两边不跟幽灵号的最外层接触,最下方也不跟幽灵号的底部接触,甚至没坐落在龙骨上。

    看起来是在幽灵号的底部,整体却像是一个方块,悬在幽灵号内部,占据的真实空间,也不过是一间小舱房的大小。

    再研究一下整个立体阵群,距离完全了解整体,还有很远的距离,他却能看的出来,整个幽灵号里,这座阵群组成的超级大阵里,防护最强的地方,便是地牢所占据的地方。

    大日烘炉所在地方,乍一看防护是最强的,跟地牢所在好好对比了一下,才发现连大日烘炉都要为地牢让道。

    甚至于,大日烘炉提供的强大力量,在正常情况下,消耗最大的,就是地牢,地牢里的镇压力量,也会随着吸收的力量,不断的增强。

    而这种镇压,跟地牢里的封禁,却没有多大关系。

    甚至于,幽灵号被毁了,那座地牢都未必会被毁掉。

    地牢不是幽灵号的从属,反倒是幽灵号,更像是地牢的从属。

    秦阳越是能看明白,越觉得这里面的水很深,幽灵号其实只是一座可以移动,谁也不知道的牢笼么?

    原本他以为,对于幽灵号来说,五指岛就是最大的辛密,只有极少数大势力知道的辛密。

    可如今看来,幽灵号上的人,都不知道有关地牢的辛密,秦阳越看越觉得,这是用一个辛密,去掩盖另外一个辛密。

    一般情况下,会这么做的,必然是后者的牵扯更大,影响更大,更需要被掩盖。

    一想到是比五指岛还要麻烦的事,秦阳就一阵头大。

    烦死了,一天天的,哪那么多事,是灵石拿在手里不舒服了,还是大家都不想修仙了?整天搞这些幺蛾子。

    本来前面的事告一段落了,他是打算找个地方宅着,好好的参悟白玉神门,最好能平平静静的个二三百年,先好好沉淀一下,一鼓作气,将白玉神门推开。

    就算没那么久,退而求其次,起码也要在念海重开之前,别出什么幺蛾子,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提升实力。

    练出来新体质也好,练练剑,增强战力也好,就算是熬熬宝汤,这不也是正事。

    总有人来给找麻烦,这次别把人逼急了,逼急了他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只要被封禁在地牢里的,没有道君实力,他都有办法解决。

    死人不用多说,超度入殓下葬上香一条龙。

    活着的?

    以为活着的就没办法了?

    之前认大哥是白认的?

    逼急了,他就去找到噬魂兽,甭管里面是什么鬼东西,统统都当成礼物,送给噬魂兽当口粮!

    他可是让人一直关注着噬魂兽动向的,事实上,就算他不说,幽灵号的船员,一个个都比他还要关注。

    那头噬魂兽可是才重生没几年,接下来万年,可都是还在海中游走的,幽灵号常年在海上,谁也不想碰到那位大佬。

    按照船员的记载,噬魂兽近期可是在死海出现过的,考虑到大佬的慢性子,现在肯定还在死海飘着。

    秦阳回到船长室,心底暗暗发狠,他现在就想安生些年,有点时间来慢慢做自己的事,谁来找茬,那就别怪他把事情做绝了,这次就不掀桌子了,他连椅子都一把火烧了。

    默念静心咒,开始翻腾幽灵号的记载,无论多久的,甭管是航海日志,还是有些不正常的人,写的日记,都翻出来,分化出数十个分身,让分身都跟着一起扫。

    ……

    幽灵号外面,王百强也算是彻底忘记了之前的事情,看着这艘幽灵号,眼睛里都在发光。

    以王百强的水平,很快就发现,幽灵号本身是一个个小阵法,组成了超级阵群,但更确切点说,幽灵号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超级大阵,那些小阵法有损坏,却也不会影响到整体。

    这个是怎么做到的,他也弄不明白,如今忙着修复外壳阵法损失,更多的是顺势研究一下。

    燃寿妖女冉小染,穿的很清凉,趴在船沿,眼巴巴的看着王百强,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可惜搔首弄姿是给瞎子看了。

    折腾了几天,天天在王百强面前晃悠,王百强都没看她一眼,有时候贴的近了,还嫌弃她挡视线。

    “呵,别看了,该你去干活,就赶紧去,这位前辈,是船长的朋友,不想死了就别多想。”

    温雨伯实在看不下去了,过来说了两句。

    冉小染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多好的高手啊,可惜不太正常。

    跟着温雨伯进入船舱的时候,温雨伯才低声补了一句。

    “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专门问过船长了,船长说了,他不会拦着你,只要你有本事,但丑话说在前面,这种高手,哪怕不针对你,你也会死的很难看,到时候死了可别抱怨。”

    “嗯?”冉小染有些疑惑,跟着便一脸恍然,暗道,原来不是性子不正常,而是根本不是正常修士,她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带人再去好好查查之前洞府出世的事,若只是意外,船长应该不会这么不高兴。”

    “好。”一听这话,冉小染立刻收起了杂念,带着人离开幽灵号。

    十几天之后,秦阳走出了船舱,埋首故纸堆,结果也没太大收获,只是确认了一下,幽灵盗最初只有一艘船,那就是幽灵号,大致出现的时间,就在左手坠落的那段时间,具体是之前还是之后,无从确定。

    还可以确定的是,那时候的幽灵船长,实力很强,残缺的日志上,提到的有些异族,秦阳曾经在五指岛上见过,就是那些化作永眠天灯的雕像,不确定的地方,只是不知道那些雕像到底是不是日志上提到的人而已。

    但现在,秦阳大概可以确定,当年的小七被拐到大荒,再到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都不是意外。

    当年大嬴神朝的人,想要利用小七,当做对付他们争夺权力的筹码,而海族那边,秦阳觉得想的有点简单了。

    那时候他以为是海族内斗,但现在看来,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对付还想针对的,也不是他秦阳,而是幽灵号。

    五指岛内,大批化作雕像的强者里,异族数量特别多,海中生灵就占了这些异族的大半。

    再加上幽灵号的地牢里,被关押到死,关押到现在还没死的,还有被彻底封禁的。

    这一系列事情,最直接指向的,便是在很久之前,五指岛的惨烈死战。

    秦阳能想到的,可能性最大的,自然是海族里的一些种族,想要从地牢里救出来谁。

    在几十年前,就被人惦记上,甚至已经开始行动了。

    这些年没什么动静,很有可能是因为幽灵号基本一直都在东海,以幽灵号和秦阳在东海的地位,不说号令东海,可人缘那是绝对一等一的好,一声吆喝,喊来百八十个高手助阵,绝对轻而易举。

    再加上海龙号也一直在东海,那边才是一水的顶尖高手,因为小七被拐走的事,小七不愿意回无尽之海,鲛皇也没勉强,除了一支海族人数不太多的海族大军之外,还派了一队强者来当保镖。

    幽灵号这边有什么事,这些都是可以一嗓子吆喝过来帮忙的。

    秦阳这边刚出来,温雨伯便送来了最新情报。

    “船长,有关上次洞府出世的所有情报,都在这里。”

    秦阳接过玉简,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

    东海有什么洞府出世,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要说洞府的隐蔽性,东海绝对甩大荒几条街,大荒的很多强者,都喜欢来东海开辟个洞府,安安静静的闭关。

    要说区别,也只是出世的洞府强弱,还有洞府当年的主人是谁,有多强。

    一般点的洞府,实力稍稍强点的,都懒得去浪费时间。

    这次幽灵号之所以凑热闹,也是因为出世的洞府,正好就在附近,不用人来报信都可以感应到动静了。

    “炎龙洞府……”秦阳喃喃自语。

    炎龙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族的名字。

    名字有些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仗着海中生灵基本都是水行之属,骤然出了个火行之属的,还正好有点龙族血脉,就叫了这个名字。

    说直白点,这一族就是生活在岩浆里的,海底火山比较活跃的地方,是他们最喜欢的聚居地。

    不过能在那种高压高热的地方生存,炎龙一族的确是天生比绝大部分种族都要强,族人不多,却高手众多。

    只是听说这个名字,秦阳就知道,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第一,炎龙一族,根本不在东海范围活跃,而是在东海以东,那片广袤无边的无尽之海,他们生存的环境,需要有火山,没有火山的时候,他们也会引动地脉,让海底慢慢的出现新的活火山。

    如此天生就跟其他的海族过不去,他们生活的地带,其他的海族根本没法长期生存。

    火毒对于海族来说,那可是天生就排斥的剧毒。

    第二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

    炎龙跟鲛人是世仇,跟海龙号上的那些强者,关系也特别恶劣。

    之前听老龟讲故事,当年海妖仙子的年代,跟海妖仙子交战的海族,便是以炎龙为首的。

    那个时候,战局最关键的一次事件,便是大佬橘猫一口吞了海底火山,炎龙一族连生活的地盘都没了,只能退走无尽之海。

    上次回来的时候,听说橘猫吃撑了,还在沉睡,也是因为小七在海中遭遇到海狼群袭击,那里正好也有活火山。

    橘猫大佬暴怒之下,将海狼群吃灭族了,顺带着,还把火山吞了,哪想到那火山之下,不但有一条火煞地脉,还有一条灵石矿脉,于是乎,橘猫吃撑了,去沉睡消食,到现在还没醒。

    秦阳琢磨着这些事,越想越不对劲。

    越琢磨越觉得,这就是个坑,无声无息的,一点一点的挖坑呢。

    要说炎龙一族,最怂的是谁,绝对是高冷的大橘。

    惹急了,大橘把他们老巢都被端了,那一座座火山,对于炎龙一族,不只是生活的地方,也是生存的地方,不确切点说,那就是炎龙一族的血泉。

    挖个坑,让大橘暂时盒饭,他们最忌惮的大佬没了,想干什么,肯定也会顺利不少。

    当年怎么看都是意外事件,后来也没人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因为大橘沉睡之后,后面也没出什么事,比较警惕的人,也会把那件事当成单独的意外事件。

    牵扯到这么多,秦阳还是决定,亲自去那个炎龙洞府里看看。

    只要发现点问题,立刻执行烧桌子计划。

    要么去死海,给噬魂兽送礼。

    要么就回到大嬴神朝,请嫁衣帮忙,解开地牢里的封印之后,出来一个打死一个。

    他个人还是比较倾向前者,后者的话,就需要带着幽灵号进入大荒,幽灵号进入大荒,会发生什么,他也不清楚,反正肯定不是好事。

    请嫁衣出来也不太靠谱,嫁衣新登基没多久,离开离都,可能会带来的连锁反应,说不定会是个大麻烦。

    她现在还只是裹挟登基时的威势,强行压着而已,对大嬴整体的掌控,还没那么强。

    出了甲板,准备离开,就见甲板上,金猪和黑狗,各自趴在一边,相互对峙着,另一边,黑皮抱着个木桶,暴风吸入里面的玉稻,看起来大半桶玉稻,却一直不见少。

    “金猪,跟我走。”

    金猪抖了抖一身金毛,慢吞吞的走到秦阳身边,目光却还在打量着黑狗和黑皮。

    飞在半途,金猪回头再看了一眼,等到看不到幽灵号的时候,金猪开口道。

    “有那条黑狗和那个饭桶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没人能把你的幽灵号怎么样。”

    “你说黑皮是狍鸮血脉,影帝是什么血脉?”

    金猪嘿嘿一笑,摇了摇头。

    “大佬你要是把黑狗炖了,我就告诉你,不然的话,我不能说,说出口就会对事情做出改变,还是不好的改变,那我还不如留个善缘好了,他看完不顺眼,也不至于打死我。

    我现在被封印,要是说出口,我怕被他打死。”

    金猪不愿意说,秦阳也不勉强了,他还是觉得黑影在的时候好,有啥就说啥,百无禁忌,哪像这个长的跟头猪一样,实则满肚子心眼的家伙。

    反正金猪既然这么说了,那起码幽灵号是有人守护的,起码还算是安全。

    一路飞驰,按照情报上说的路线,赶到了炎龙洞府的地方。

    在半空中都能看到,海面之下,隐有火光浮现,附近十数里的海面上,漂浮着大片大片的海鱼,全部翻了肚皮,降落到海面上的时候,还能嗅到一股带着浓烈腥味的鱼汤味道。

    海面之下,气泡翻滚,这里就像是沸腾了一样。

    秦阳收起金猪,一头扎进海中。

    这里还不算多深,往下三千丈就到底了,岩浆在海底缓缓的流淌着,如同一颗赤红色的树,在海底开枝散叶。

    海水吸收了岩浆的热量,那些流淌的岩浆也没有凝固下来。

    这些岩浆的源头,就是洞府入口的地方。

    也正因为这个,探索洞府的人,都走完了,实力走够深入其中的,这会儿也懒得再去探索了。

    秦阳冲进岩浆里,入眼所见的一切,都仿佛在燃烧,恐怖的热量,源源不断的渗透到他的体内。

    单纯用力量来算的话,这里的力量,可比吸收灵气快多了。

    眼睛一眨,开启了瞳术,跨过岩浆的阻碍,看到洞府内的一切。

    地方很大,却很简陋,除了原本的框架之外,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可能是被焚毁在岩浆里了。

    顺着岩浆流动的方向逆流而上,一路深入到洞府的最深处,就见前方有一方不过数百张大的池子,那些岩浆,正是从这里源源不断的溢出来的。

    他想要找原本的痕迹,也都已经找不到了,所有的东西都被岩浆毁了。

    站在池子边,秦阳沉思了一下,一跃而下,跳到池子内部,一路顺着向下游走。

    下方越来越深,压力也越来越大,下潜了三千丈之后,才终于到这口岩浆井的井底,下方是一望无际的岩浆海。

    他施展瞳术,目力催发到极致,能看到二三十里,却也看不到这片岩浆海到底有多深多大。

    同时,到了这里之后,还能察觉到一股煞气,地煞火脉的气息,还有一丝跟他在幽灵号的损伤上触碰到的气息很像,却弱得多的气息。

    那种力量,会让他心中浮现出一种燥热的感觉。

    地煞火脉跟火煞地脉,还是有本质区别的,火煞地脉,是正常地脉,以地脉为主,火煞依存;地煞火脉,却是纯粹的火脉,煞气依存。

    两者都是炎龙最喜欢生活的地方,但后者更少见点,炎龙也更喜欢一点。

    静静的悬浮在岩浆海里,源源不断渗透到他体内的力量,来不及炼化的,都被灌入到海眼里暂存起来,等着以后炼化。

    秦阳细细感应良久,什么都没感应到,开启思字诀,所有正常情况下,都察觉不到的细节,都疯狂的贯入脑海里,三息之后,终于捕捉到一丝不太一样的感觉。

    果断的顺着那一丝一闪而逝的感应,一路追踪了过去。

    潜行了足足一千多里,才终于发现了别的东西。

    一条像是石头组成的身体,通体散发着红光的独角巨蛇,跟岩浆海融为一体,顺着岩浆流,游荡在岩浆海里。

    秦阳飘在那里一动不动,半点真元也没有使用,周身气息完全收敛,纯粹靠着肉身强行当着岩浆灼烧侵蚀,任由岩浆里的热量,源源不断的灌入体内。

    等了一炷香的时间,那条独角巨蛇,慢慢的游走,消失在岩浆海里。

    “还真是炎龙一族,看来那个所谓的炎龙洞府,根本不是以前有炎龙在东海建造的,而是他们从这片岩浆还里,向上钻透了海底的地壳,从内而外新建立的。”

    炎龙一族的眼睛,本熊瞎子差不多,可是他们对力量的感知却特别敏锐,秦阳没催动真元,全靠肉身,一路追着游了过去。

    就这么慢吞吞的吊着,追了四五天之后,秦阳终于察觉到一处岩浆海的出口。

    顺着游了上去,依然是一座海底活火山。

    岩浆汇聚成河流,流淌下来,再汇聚成一座座岩浆湖,一条条体长数千丈的炎龙,正在岩浆湖里泡澡。

    大致推测了一下距离,这里大概算是东海和南海之间的白浪海了,难怪没人发现他们。

    收敛了全部气息,纯靠肉身,行走在海底,距离那些炎龙不是太远,这些睁眼瞎也没一个能发现秦阳。

    秦阳慢吞吞的顺着感应,在海底行走了三个时辰,来到前方一座山峦前,静静的看着石壁上的入口。

    百丈高的入口,内部被掏空,制成了一座简陋的大殿。

    空旷的大殿最深处,一座栩栩如生,怎么看都不是炎龙手艺的黑色石雕,静静的立在那里。

    石雕是一个人族女人,长发披肩,桃心刘海,脸颊不大,五官看起来也很是精致,乍一看不是很漂亮很惊艳,可是看着却很舒服,越看越漂亮。

    再加上她双手揣在袖中,莫名的又多了一种端庄典雅的气质。

    秦阳仰头看着这个女人雕像,心里特别别扭,她明明面带一丝微笑,可越看越觉得,她似乎是在哀伤,悲痛到不能自已。

    那双望着前方的眼睛里,慢慢的浮现出一种空洞的绝望,生无可恋。

    秦阳的情绪,都开始慢慢的跟着一起发酵,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走上前一步。

    瞬间,秦阳毫不犹豫的运转狂暴,所有的情绪火焰,都如同被一盆冰水浇下,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他忍不住后退一步,脑后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可以确定,这座雕像上,没有任何特殊的力量,雕像本身的材质,也是对灵气特别不敏感,天生坚硬异常的石材。

    只靠纯粹的技艺,就能牵动他的心神,雕刻出这座雕像的人,绝对是个艺近乎道的大佬。

    那些炎龙,再过十万年也不可能有这种技艺。

    保持着狂暴状态,意识理智而冰冷,如今再看着石雕,也只是愈发觉得石雕的制作者技艺高超,却不会被牵动心神。

    走上前,开始细细打量这座石雕,全方位无死角。

    甚至还在雕像前敲了敲,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暗格,等到他绕到雕像后面,才看到了后面还雕刻着符文。

    看符文的类型,大致是人族数万年前流行的,对方以符文做字,应该是个大佬。

    默默的翻译这行字,翻译到一半,秦阳的手微微一顿,瞳孔骤然一缩。

    其中有一个词,翻译过来,是仿若玄冰的意思。

    而结合前后文,这个词是一个名字。

    若冰。

    秦阳全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这个女人,就是若冰?

    这才是她本来的样子么?

    秦阳可不觉得黑袍女人叫若冰,而这里这个也叫若冰,是种巧合,天下不存在这种巧合。

    绕了一圈,他才忽然发现,之前觉得不太靠谱的猜测,竟然是真的。

    海族里有人在针对幽灵号,还想潜入幽灵号打开地牢,而另一边,丑格兽那边也查到了幽灵号,在牵扯到他身上。

    他现在百分之百确定,两边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

    甚至几十年前,也不是被牵扯到海族的事情里,而是他本身就是目标之一。

    如今,这些炎龙,或者说,炎龙一伙,似乎觉得时机成熟,也可能是他们已经确定了什么,开始搞事情了。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秦阳想到外面的那些睁眼瞎炎龙,眼神闪烁了一下,他缓缓的伸出手,触碰到黑石雕的底座,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才缓缓的放出一丝真元试探一下。

    真元也没什么反应,他立刻以真元覆盖整座石雕,直接将其拾取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取出一个备用的封印金属盒,将石雕放在里面,收入海眼之中。

    在他动用真元的一瞬间,那些在岩浆湖里泡澡的炎龙,齐刷刷的抬起了头,愤怒的嘶吼声,响彻海底。

    秦阳冲出洞穴,就见一条炎龙,嘶声怒喝。

    “秦阳!竟然是你!”

    “哈哈哈,原来认识我,看来你们惦记我不是一天两天了。”秦阳大笑一声,看着数十条冲来的炎龙,还有被他们裹挟着,倒卷而上的岩浆湖。

    “来,一起上吧,别浪费时间。”

    为首的炎龙,昂着头,细细感应周围,发现除了秦阳之外,还真没别人,立刻大笑了起来。

    “不知道你如何潜入这里的,不过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为首的炎龙,身长七千丈,按境界算,对应人族的法相境界,但这种异类,肉身强横,气脉绵长,天生神通更是完全不用修行,就能发挥出十二成的威力,纯战力的话,在人族法相修士之中,也算是偏上的。

    而剩下的那数十条炎龙,最弱应该都有神门境界。

    眼看炎龙们围了上来,没急着击杀,似乎还怕秦阳跑了,先以岩浆湖,将周围完全封锁。

    秦阳眼睛一闭一睁,绿毛虫和无毛黑鸟,便凭空出现在他身旁。

    “秦阳?”绿毛虫看到这么多没见过的生灵,吓了一跳,如同一座山一样的庞大身躯,靠近向着秦阳靠了靠,直接把秦阳压在了身子下面。

    无毛黑鸟似乎也扛过了危险期,意识还未清醒,迷迷糊糊的。

    “秦阳,我……上次没完的天劫又来了!”

    “没事,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堆足够强的家伙帮你分担,你自己小心点,好好利用天劫淬体,别死了就行。”

    绿毛虫的六只大眼睛里满是感动,连忙将身体缩成一团。

    “秦阳你真是个好人,跟丑鸡说的完全不一样。”

    秦阳的眼睛微微一眯,点了点头。

    “那是当然,日久见人心,我好不好,你自己去看,千万别相信别人的话,大荒可比神树那残酷多了,遍地都是坏人,像我这种天生心地善良,急公好义,还能不被人打死的好人,真不多见了。”

    一边说着,秦阳一边将丑鸡拉了出来。

    “秦有德,不是说他们渡劫的么?你拉我出来干嘛?”

    丑鸡一出来就开始嚷嚷。

    秦阳指了指瘫在地上的五毛黑鸟。

    “上次在五指岛,是运气好,进入了不算是大荒世界的缓冲地带,这次可不一样,要一次将天劫扛过去,不然的话,下次肯定会更加凶猛,你小弟要渡劫,你不能不管吧?他万一被劈死了,你不管?”

    “天劫这种事,全靠自身,再说了,外来者想要适应大荒世界,都要走这一步,我可帮不了他。”丑鸡不以为然,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这种事,秦阳可不应该找它出来。

    “这可是你说的,你不管!”秦阳丢下一句话,拎起无毛黑鸟的一只脚。

    “轰隆!”

    一声轰鸣炸响,只见一道如同长河一般的雷霆,破开了海水,一路势如破竹,轰开了岩浆阻碍,向着下方劈了下来。

    秦阳举起还迷糊着的无毛黑鸟,大喝一声。

    “黑鸟,只要扛过了这次雷劫,你肯定就能彻底适应大荒世界了,现在我可是在帮你。”

    迷迷糊糊的无毛黑鸟,抬了抬眼皮,第一时间看到的便是一条粗大的雷霆,拐了个弯,向着它这边追来。

    秦阳左手握着无毛黑鸟,一手握着化血魔刀,一步跨出,便出现在一个炎龙身侧。

    正在这时,雷霆落下,炎龙被奔雷笼罩在内,连同秦阳也一同被笼罩。

    秦阳周身闪耀着雷霆,握着的魔刀,大笑着穿梭在海底。

    那些几乎纯靠感知来辨别所有东西的炎龙,就跟炸了窝的泥鳅一样。

    在劫雷的笼罩之下,任何低于劫雷太多的力量波动,都像是白日里的星辰一样,被完全掩盖。

    他们开始还能察觉到劫雷劈向哪里,可是等到劫雷铺盖海床,他们就什么都感应不到了,所有的感应都被劫雷强行霸占。

    海底鸡飞狗跳,秦阳握着无毛黑鸟,不断的穿梭。

    远处,丑鸡被劈的跟杀鸡一样,秦阳手中握着的魔刀,也开始不断的冒黑烟,魔头缩在魔刀里,惨叫连连。

    “主子,跟我没关系,我什么都没做,是丑鸡说你坏话,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别废话,劫雷可是好东西,你以后想在这种相对安全的情况下挨劈都很难……”

    远处,缩成一团不断挨劈的绿毛虫,眨巴着六只眼睛,看了一眼忙前忙后的秦阳,再看了一眼乱窜的丑鸡,缩着脑袋,默默念叨了一句。

    “丑鸡不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