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剑说 第905节-狼缘

第905节-狼缘

都市剑说 华表 2436 2019.10.10 01:13
推荐阅读: 全球影帝 我真是良民 从仙侠世界归来 最强医圣 修真归来在都市 校花之贴身高手 全球高武 元气少年 同桌凶猛 老衲要还俗
13to.com
WWW.13TO.COM
    草原的头狼,又或者是狼王,从来没有定数必须是公狼。

    只要个体战斗力和统御能力足以服众,能够带领狼群获取血食,那么母狼也同样可以登堂入室,成为了狼群中的首领。

    拥有一身灰白色长毛的狼王竟然是一头母狼,确实有些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但是德吉村里的人们却并没有太惊讶,毕竟在松州地区,除了藏族以外,另一个人口众多的民族,羌族依然还保持着女性当家的习惯。

    更有传说,上古时期的女娲便是出自于羌族。

    在松州的地界,女性都能当家作主,话事决断,那么狼群里面冒出一头母狼王便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尼玛!尼玛!”

    小伙子声嘶力竭的喊着。

    自家养的二哈把草原上的狼王给睡了,不啻于穷屌丝睡了女王陛下。

    光这件事儿就足以让他吹上一年的牛逼。

    更何况自己从小抱来养大的狗,早已经养出了感情,怎么可能舍得让狼群拐走。

    哈士奇意识到跟在后面的狼王停下了脚步,它也放慢了步子,回过身来张望,还摇头晃脑的叫了两声,是地地道道的狗吠无疑。

    意外遇到的母狼王颇合它的胃口,自然是非常希望带回来,继续当自己的rou便器。

    头狼们的呼唤让母狼王犹豫不定,既想跟着哈士奇,又舍不得自己的狼群。

    它来回打着转,狼群的嗥叫越来越密集。

    迟疑了一会儿后,狼王慢慢的来到哈士奇面前,舔了舔它的嘴巴,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飞奔而去。

    “嗷呜!”

    狼王发出嗥叫,狼群景从。

    若尔盖草原的狼王一声号令,无有狼敢不从。

    狼王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远方,狼群汇聚,跟着如同潮水般退去。

    哈士奇回到了栅栏里面,冲着草原吐着舌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脖子上的缰绳落在了铲屎官手里,再也跑不掉了,或许早就习惯了。

    狼群在天地间追寻自己的自由自在,狗却依附于人类的生活圈,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方式,因缘际会的来一发,并不会让任何一方改变自己的生活。

    “成了!”

    老猎人潘迪希一拳砸在自己的手掌心。

    狼王的心思已经不在继续攻打德吉村上面,自然不会再在这里多待,率领狼群从容退去。

    德吉村的困局也就这么因为一头贪吃耍浪的哈士奇而解开。

    “走了?”

    看到狼王带着狼群消失在草原的地平线上,小伙子有些傻眼,他还指望着这头二哈能够把狼王拐回来,家里又能多一头看家护院的好狼狗。

    可是骄傲的狼王怎么可能愿意在那么狭小的圈子里虚度狼生,还有更多的同伴需要它。

    “当然是走了,不走还能怎样?”

    日达木副局长避手抢回了小伙子手上的电喇叭。

    危机解除后,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其他的牧民和村民们同样如释重负。

    除了食谱以外,狗和狼的区别还真的不大,都是灰狼亚种。

    狗之所以从灰狼体系中分支出来,根本原因在于食物范围与人类的重叠较小,能够接受残羹剩菜,凡是与人类抢食的,统统都不可能成为宠物。

    没心没肺的哈士奇终于收回了视线,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主人,伸出大舌头,舔了舔铲屎官的手,今天过的好爽,几乎浪到飞起。

    “嗯?”

    小伙子低下脑袋,皱紧眉头,突然暴跳如雷。

    “尼玛,你之前舔了啥?还敢来舔我?去死吧!”

    勇战狼王的哈士奇勇士惨遭铲屎官的毒手,一身狗毛被揉的七零八落,怂得满地打滚,发出求饶的哀鸣。

    实在是不能太过于指望一条二哈能够有多少正经的地方,说这货是狼的亲戚,恐怕连二哈自己都不信。

    看着狼群主动退去,李白从仓库房顶,踩着彩钢瓦一路滑了下来。

    将反曲牛角弓再次丢还给德吉村的头人扎西,说道:“狼群不会回来了吧?”

    “我也想知道啊!”

    扎西头人接住弓,珍惜的抚摸着,明显心不在焉。

    这是一把好弓,配上一个好射手,足足射杀了至少五六十只狼。

    就像宝剑开锋饮血一样,反曲牛角强弓在连续收割了狼命后,足以有资格成为一把在草原上传唱的名弓。

    这把弓的名字应该叫作“天狼弓”,必须当作真正的传家宝,好好收藏起来。

    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简简单单的挂在墙上,如果不是贵客,决不轻易示人。

    “好了,收拾一下,狼群不会再来了。”

    老猎人潘迪希作出了保证。

    对狼的习性,他还是有几分了解。

    狼群可不会那么拖泥带水,既然已经召唤齐了草原上所有的狼,明明占据着这样的优势,该进攻的时候还是会进攻,不会白白浪费当下的机会。

    可是一旦决定退走,那么就不会像之前那样,再次偷偷卷土重来,狼王自然有狼王的骄傲,更何况德吉村内还有它顾忌的哈士奇存在。

    只要二哈还在一天,狼群除非换了狼王,否则就不会再次来找麻烦。

    “嗯?不会再来了?你说的是真的?”

    扎西头人一个激灵,再也顾不得手上的传家宝弓。

    老猎人信誓旦旦地说道:“当然,我打了不知多少年的猎,对狼的脾气不说了若指掌,但也是十之BaJ iu,养好那只哈士奇,开春后,你们村或许会有惊喜。”

    能够和日达木副局长定下那样的计划,自然是有绝对的信心。

    毕竟村子里有几百号人,还有外面的几百头狼,这场战争的结果不论是人胜,还是狼胜,又或是两败俱伤,都不是最好的结果。

    而眼下双方罢手言和,狼群主动退去,实在是再好不过,恐怕连狼群也十分清楚这个结果。

    狼王不退,狼群就不退,搞定了狼王就等于搞定了狼群,哈士奇做到了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现在看来,依然还是做不到。

    “惊喜?什么惊喜!”

    扎西头人喜出望外的哈哈大笑。

    可是他没想到,第二年的四月份,狼群再次围住了德吉村。

    灰白毛的母狼王带着几只活泼可爱的小狼狗来到了栅栏附近,小崽子们颇有狼王和哈士奇的各自特征,二哈也表示十分惊讶,不过很快坦然接受了。

    一家子在栅栏外面戏耍了一会儿,不等小伙子拎来牛肉块讨好,狼王留下了一只最瘦小的小狼狗,带着狼群像旋风一样呼啸而去。

    德吉村从此便与狼群结下了不解之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