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第八百一十五章 哎呦……

第八百一十五章 哎呦……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3589 2019.10.10 01:31
推荐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 撞鬼就超神 盗墓笔记 捡了一片荒野 深夜书屋 以魔法纪年 低维游戏 泰坦与龙之王 恐慌世界 万界疯人院
www.13to.com
塞读网
    在将一只靠近斯普劳特教授的劣魔击飞后,挡在斯普劳特教授身前的那个傲罗小队长汉纳福德又替自己的队员用铁甲咒抵挡住被控制的马人教授射来的利箭,接着他一个不慎躲闪不及,被一个早就找准机会的狡诈倒钩魔砍中了肩膀,虽然身上穿着的制服可以对这种直接物理攻击提供优良保护,避免了断臂的危险,但随着倒钩魔阴险地拔出砍刀的动作,在锯齿钩的作用下,本来的那个小伤口处的血肉翻滚模糊,当即鲜血直流。

    见到自己的队长受伤,另外两个傲罗连忙向他靠近,之前施放超强铁甲咒的那个傲罗顶替了他的位置,想要对倒钩魔们进行报复性攻击,但随即发现这些如果是一对一能被他们轻易解决的东西又退回了劣魔群中,利用这些完全没有灵智的下属保护起自己;另外一个傲罗则开始尝试用魔杖指着自己队长的伤口,可是他平时因为立即起效的治愈魔法和随身携带的可以帮助伤口快速愈合的魔药,在倒钩魔用砍刀造成的伤害面前效果有限,看样子还得重复多次才能让它完好如初,他们不得不暂时放弃了治疗回到战斗中——被倒钩魔的大砍刀击中所造成的是一个持久的伤口,这伤口不能被自然治愈而且会抵抗治愈魔法。

    这时,斯普劳特教授施展的“活化植物”总算开始起效,那些店铺里的观赏植物们快速蔓延至战场,纠缠捆绑住了那些笨拙的劣魔,随即便收缩得越来越紧。即便劣魔们撕碎了一些藤蔓,可是已经纠缠住它们的藤蔓依然会在它们的身上不断生长,那速度非常快,劣魔们根本没有办法摆脱它们的纠缠。

    斯普劳特教授之前洒下的那些种子从地里钻出、这些藤蔓类植物疯狂地生长,它们粗壮的茎秆枝叶交错,盘根错节般聚拢交织成了一个巨大的植物怪物,不仅有着许多长长的触手,还有着巨大的爪子——这种蔓生怪看起来就像是成堆的腐烂蔬菜,疙疙瘩瘩,张牙舞爪。

    脊背布满着黑色骨刺的地狱犬咆哮着扑向倒钩魔,它们的双眼闪耀着红色的光芒,有着两根尖锐的黑色犄角从它的脸颊刺出的大嘴巴张大,咬住了倒钩魔的小腿,任由倒钩魔怎样挣扎都无法甩脱,倒钩魔举起手中的大砍刀,一刀狠狠地劈向地狱犬的头颅,可是在靠近地狱犬的时候,刀却被蔓生怪的爪子抓住了。

    倒钩魔暴虐地大吼,可是在蔓生怪这种强力生物面前,它毫无抵抗力,它想要挪开身体,却因为被地狱犬拖住了脚步而动弹不得。

    蔓生怪两只像手臂的巨大肢体上有无数的扭动着的小藤蔓枝条,它们一起紧紧地勒住了倒钩魔,不断收紧仿佛就像把它吞噬一般,倒钩魔惨叫连连,在被蔓生怪抱入怀中之前它就被蔓生怪的触肢缠绕成了肉泥,最后被搅进了蔓生怪粗壮的身体中,和蔓生怪融为一体,成为了蔓生怪的一部分。

    欲魔看见蔓生怪出现后,也收起了刚才在战场上似乎在玩乐一般的放松姿态,她控制马人纠缠住弗立维,接着红色的羽翼张开,艳丽的红唇微启,红色的瞳孔凝视那些缠住了劣魔的活化植物,她用手指指向目标点,一颗豌豆大小的炽热小球从指尖飞出,接着它带着低声的轰鸣绽放为一个巨大火球在劣魔群里爆发,那些活化植物连同卷在其中的劣魔们一口吞噬,就连无惧火焰的倒钩魔也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而那些蔓生怪也被欲魔放出的火球术波及,虽然没有像由盆栽活化的植物那么脆弱,但也开始燃烧,只是因为根结粗壮,一时之间火势蔓延得并不快。

    而在欲魔被这些蔓生怪牵扯了精力开始施法的时候,弗立维教授趁机为费伦泽施展反咒解除了被控制的状态,但刚恢复意识的费伦泽蓝宝石般的眼睛还有些迷茫,他的腹肋处剧烈地欺负着,汗水淋漓。

    “费伦泽飞来。”弗立维教授独具特色的嗓音响起,费伦泽便越过了地上那一团团恶心的劣魔,飞向弗立维教授,它白金色的头发和项背上浓密的银鬃马毛被风吹得飘了起来,一簇簇的,马尾也被吹得不受控制地飘在身后。

    “抱歉,弗立维教授,我……”记忆起刚自己做了什么回过神来的费伦泽很是惭愧,但道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弗立维教授摆手了。

    “没什么费伦泽,那个欲魔的迷惑范围有限,你的射程比她远多了,再退后一些射箭帮忙。”弗立维教授随手向着身后一指,没了顾及的他迫不及待就想使用强力魔咒解决麻烦,他的学生还在等待着他的救援。

    “有便携式沼泽都扔出去!”看到蔓生怪身上的火焰,本来因为睡懒觉没来霍格莫德村,发生事情才赶过来的爱德华·布朗看到眼前的场景眼珠一转,对身边的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喊道。

    去年韦斯莱双胞胎兄弟在告别霍格沃茨进行的那场恶作剧中,在塔楼东侧六楼的走廊激活了一个便携式沼泽,整个走廊都被恼人的泥泞沼泽所淹没,费尔奇试了各种办法清除沼泽都无济于事,最后这位管理员只得用平底船载同学们渡过沼泽,之后弗立维教授在学期结束清除沼泽的时候,特意在窗户下面留了一小块,因为他觉得“那是一小块了不起的魔法”。

    为此,这个便携式沼泽也成了韦斯莱魔法把戏坊中最受欢迎的商品之一。

    几个格兰芬多熊孩子迫不及待地将自己购买的一个便携式沼泽扔到了一个根部冒火的蔓生怪附近,沼泽落到地面迅速变大,将蔓生怪都扩容在内,蔓生怪轰地一声倒在地上,在沼泽的烂泥中打了个滚,身上的火焰便熄灭了,接着浑身覆盖了天然防火泥的它有些笨拙滴再度翻身爬起,扑向了下一个在欲魔命令下被迫抵挡在她身前的倒钩魔。

    刚才被控制的费伦泽似乎为了报复,一直在远处对着欲魔不断射击,箭矢都能精准的利用残存劣魔和倒钩魔的缝隙之间穿过去,让欲魔不得不施展保护魔咒避免被击中,但她也没有机会施展其他进攻魔咒了,只要等步伐缓慢的蔓生怪赶过去,落败看来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教授们都干得不错。”

    听到恍惚的声音,拜尔燃烧的黄眼睛收回视线盯着在他旁边也仿佛看戏看得入迷般的卢娜,他语气中带了几分无奈,催促提醒道:“时间看来不多了,我想我们最好快一点。”

    听了拜尔的催促,也回过神的卢娜点点头,她开始用双手像找钥匙一样摸了摸自己的几个口袋,最后扭头四处看了看,最后把视线聚焦在了拜尔那条了结了不知道多少人性命的尾巴上,“尾巴,借我用下。”

    刚才因被派普抱起而现在滚落在地上的金妮,知道疯姑娘和艾伦关系有多好,在古代魔法课上也知道她提前在艾伦那学到了一些常人难以触及的魔法,但是赫敏和学校教授们都在这个魔鬼面前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她想制止卢娜现在这种在魔鬼面前也疯言疯语的行为,疯姑娘平日怪里怪气、对同学们发疯倒没什么大碍,但眼前这只大魔鬼可不会有心思陪她玩闹。

    沉默的拜尔端着两只冰淇淋,保持着手臂不动,眼神变得有些警戒但最终还是顺从地把自己的尾巴递到了卢娜的面前——在这种情况下,他尾巴上的那三个骷髅头,看起来都显得有些呆滞。

    在他们周围的巫师虽然身体不能行动,但是每一个人都在关注着他们的对话,当听到拜尔的要求以及卢娜的回应,拉文克劳院长内心焦躁,这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无能为力的绝望感,眼前的欲魔实在难缠,好不容易就快要将她打败胜利在望了,但是那个魔鬼看样子显然是在催促卢娜,不想再给她时间了。

    “这是魔鬼喜欢玩的把戏,在绝望中给你希望,却又在最后关头将这个希望粉碎。”费伦泽心急欲焚,他认为是自己被控制后才让时间耽搁了这么久,他已经放弃了对欲魔的攻击改为向拜尔抛射,但不具备魔力的箭矢对这只魔鬼来说毫无威慑。

    在来支援的路上,他已经听秋?张描述过这魔鬼尾巴的厉害,卢娜定然是没有看到刚刚魔鬼尾巴的威力,竟然这样贸贸然地要求对方的尾巴,如果被上面的尖刺擦破一点皮,那她岂不是必死无疑。

    三把扫帚酒吧里,罗斯默塔夫人和女服务员谢丽尔透过窗悄悄地观察着相距不算太远的魔鬼和卢娜。

    “她要尾巴做什么?”罗斯默塔夫人惊讶地屏息问道。

    “太可惜了,教授们差一点就能成功…”三把扫帚酒馆的服务员谢丽尔一副备受震动的模样,她的双臂都搭在了窗台上,目光里隐隐又晶莹闪动,“太浪漫了,她愿意为了艾伦?哈里斯教授,代替格兰杰小姐去死。这样,他就永远也不会忘记她了。”

    “不!洛夫古德小姐!快停下!”弗立维叫声的嗓音比平时还要尖锐,而斯普劳特教授红着眼徒劳地指挥自己召唤出来的蔓生怪把最后一只倒钩魔吞噬。

    卢娜恍惚的目光聚焦在了拜尔的尾巴上,她用左手食指轻轻戳向那带毒的尾巴尖,瞬间,一滴红色的血珠从她细嫩的指尖上冒出,周围传来难以抑制的惊呼声,巫师们看到了卢娜这种在他们眼中近乎于送死的动作,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但随即,这些巫师又立刻将这些惊讶死死地克制住,压抑在喉咙里。

    “哎呦……”卢娜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地哀嚎,摇晃着倒在了地上,这有些平淡的哀嚎声并没有像其他傲罗被尾巴此种的傲罗那样发出尖锐的嚎叫,但同样转瞬即止。

    远处已经走到三把扫帚酒吧门口,关注着事态发展的谢丽尔靠在门框上,手捂住了嘴,免得自己惊呼出声,她和在场不少小巫师和教授们一样抽泣起来:“这小女巫恐怕在劫难逃了,艾伦·哈里斯教授知道了得多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