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祭炼山河 第1372章 摆脱疯女人

第1372章 摆脱疯女人

祭炼山河 食堂包子 5593 2019.11.08 21:46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这个地球有点凶 我家后门通洪荒 元尊 诡秘之主 斗罗大陆 天阿降临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我叫夭桃,关于名字是怎么来的,之前已经有过介绍,所以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作为一个魂种分身,想要完美隐藏自己的存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尤其隐瞒的对象是桃园时。
    我足够谨慎小心,也足够幸运,所以才安稳活到了今日,终于拿到相对的自由。
    当然,这世上一切都需要付出代价,我当然也不例外。不过只要能自由的活着、呼吸,这都是不必在意的小事,我想你们也会同意这点。
    这一次公然现身,不再隐藏自己,一来是我已做好准备,二来本体的状态也已不允许我继续隐藏。
    魂种分身终归就只是分身,即便拥有了很高权限的自由,可一旦本体出现意外,也会跟随着殒落。
    桃园本该是我第一次公开出手的地方,可计划终归赶不上变化,路途中遇上了一群自称来自西荒的人。说实话他们实力很强,真圣竟足足有七位,常规交手肯定打不过。
    但我是夭桃,当然不会轻易就被打败,另外他们这些人,实力显受收到了限制。用了一些底牌跟小手段,当场打死两个,顺势抓住对方重要人物,将他们控制在手。
    原本是想着,借这些人的手攻破桃园,可当我看到园主的第一眼,就知道绝对不能现在动手。我察觉到了他的虚弱与枯朽,同样也感受到了,他眼神中流露的决绝。
    如果强攻桃园寻找本体,园主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拉她一起下地狱——对此,我很确定。
    不甘心肯定是存在的,毕竟准备了那么久,还未来得及动手,就被生生的打断。
    但我还是选择退走了。
    没把握挡住园主同归于尽是关键,另一条就是他状态已经很糟,坚持不了太久,只要等到他殒落,自然就没人能再阻拦。
    离开桃园暂时失去目标,我突然有些茫然,不知道接下来去哪里。鬼使神差又或是本着无聊也是无聊,不如见识一下的心态,我来到了界零之地。
    意外总是突如其然,半皇阶到底是个什么鬼,直到现在我也没能弄清楚,但其强大却是毋庸置疑。
    虽说强行逼退对方,可李四季也逃走了,没错就是我之前说的,抓到的那位西荒重要人物。
    算下来肯定是吃了亏,尤其是被那位半皇阶给盯住,直觉告诉我以后会有大麻烦。
    可我是夭桃,一个从不吃亏的女人,报复心重是一点,另一点就是运气比较好。
    这点之前也说过。
    事情到这一步,归根究底都是因为,突然降临的那位半皇所致,面对他的话报复显然是不用想了,至少未来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内,即便再见也都得扭头就逃。
    那就只能从运气方面找些补偿了。
    原本我认为,作为主宰殒落之地,我的收获将在于此,可现在我已经不再这么想。
    因为命运已经给了我补偿,它指引我见到了秦宇——一个肯定跟桃女有亲密关系,我也已经看上,必定要把他夺到手的男人。
    第一眼的确心头悸动,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与冲动,但我夭桃不是个花痴,不会心动就紧贴上去,想要做我的男人,至少不能轻易就被打死。
    三次出手皆倾尽全力,我决意是要杀他,最终却没能伤他半点,反而被算计挨了一拳。有实力、够聪明,而且能让我心动,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不争?
    唔……好吧,的确还是有一点不服气,你桃女凭什么就能拥有一切,我夭桃就是要跟你争!
    ……
    凌霄、宣纸、周雷、阮静四个收到秦宇传信后,就一直在等待,好不容易他终于到了,身边居然还带着个女人。
    远远的没看清时,三个男人内心多少有些感叹,心想九先生就是九先生,做着这么危险的事情,居然都还能有女人缘,不服都不行。
    说为啥知道是女人缘?呵呵,就那一股子男女之间的酸臭味,浓郁至极扑面而来,隔着几百里都能清楚的闻到,除非他们是瞎了,才会看不到发生在眼前的事。
    但很快他们就不这么想了。
    凌霄还好些内心比较克制自持,阮静则是觉得自己现在最弱不该费心思乱想太多,倒是周雷这个表面憨厚内心实则灵活至极的小子,翻滚出了最多的粉红念头,此时一下子碎成了渣,而且还有些压抑不住的内心慌乱。
    桃女!
    虽说桃园嫡女一向深居浅出,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但以他们的身份当然都认得。
    原本以为是九先生走桃花运,哪想到是正位来查岗,这反差未免太大了些,没看到周雷现在正满脸难受的剧烈咳嗽,整张脸涨得通红,模样看着颇有几分狼狈。
    宣纸瞪了他一眼,大概猜到几分原因,心想果然老话说的没错,貌似忠厚老实的男人往往最不可靠!
    上前一步,她敛衽行礼,“宣纸拜见九先生,拜见桃女……姑姑!”
    好吧,称呼时顿了一下,实在是有些别扭。
    以圣道圈的辈分来算,称桃女一句师姐便可,但她又是世人皆知的九先生的未婚道侣。
    当着九先生的面称呼桃女师姐,那就有些失礼了,作为能与真圣平起平坐的巅峰强者,理应得到尊重。
    “拜见九先生,拜见桃女姑姑!”凌霄、周雷、阮静有样学样。
    秦宇听的直皱眉,可不等他说什么,夭桃就满脸笑容点头,“乖了,都起来吧,这是给你们的见面礼。”
    说着随手一挥,四团灵光飞出去,各自落到一人面前。里面包裹着的是一团近似水银的东西,呈液态不断涌动着,像是有自己的生命。
    宣纸瞪大眼露出惊喜,“千重沙银!”一把拿到手中,连连行礼,“多谢桃女姑姑!”
    听到宝物名字,凌霄、阮静、周雷脸上同时露出惊喜,心想不愧是桃园嫡女、九先生的未婚道侣,出手当真大方的很。
    千重沙银是一种,炼化吸收之后,能够极大提升肉身强度,抵御苦海侵袭的宝物。在圣道者眼中都是珍贵无比,对他们几个即将跨入苦海,成就圣道的修行者而言,自然更是不可或缺的宝物。
    夭桃笑容更加灿烂,“这没什么,等你们日后突破圣道,我和秦宇会再送礼物的。”
    秦宇嘴角抽搐一下,看着她眼神古怪,心想你连谁是谁都不认识,在这送什么见面礼?还说什么突破圣道再一起送礼物,我跟你很熟吗?
    原本是想告诉凌霄四人,眼前的不是桃女,可嘴唇动了动,秦宇最终放下这个念头。说了还要多做解释,可具体什么情况,他自己都还不清楚,拿什么去跟别人说?
    难道要讲,我今天才遇到的这个,跟桃女一模一样的女人,然后就被硬粘上了甩都甩不掉,只能带着她一起来这里,继续接下来的计划。
    且不说这事情太稀奇古怪,也会让对面四人认为,他未免有些太不靠谱。如此重要的事情,一旦泄露出去,用膝盖想也知道,肯定会有绝大的麻烦……居然带着个根本就不熟悉的女人,肯定是疯了!
    深吸口气,秦宇沉声道:“好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该进行计划下一步了。”
    余光扫了一眼夭桃,这女人摆出一副乖乖听的模样,内心抽搐了一下秦宇继续道:“不出意外,神秘族群与黑暗世界之间,很快就将爆发大战,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给他们再浇上一瓢滚油,让火焰彻底燃烧起来。”
    “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不久前我感应到了,一股突然降临界零之地的强大气息,尽管距离无比遥远,但其强大与恐怖是秦某此生仅见!我怀疑这道气息,很可能是神秘族群或黑暗世界,召唤降临的强者,就比如之前的永夜之眼,却远比它更加恐怖!”
    “虽说很快那道气息就消失无踪,很可能已经离开,但我没有绝对把握。所以接下来可能会有很大风险,如果一旦遭遇不可承受力量碾压,你我即刻就逃,哪怕放弃计划也无所谓,听懂了吗?”
    凌霄四人脸色微变,能让九先生如此郑重提醒,满脸满眼都是忌惮,他所提及的那道强大气息,必然强悍到骇人境地。
    “是,九先生。”四人沉声称是,也明白此时秦宇话里的深意。
    不可承受的力量碾压……当然是指超出极限,碰触就会死亡,也就说秦宇会自己逃,不可能顾及他们,一旦真的降临凶险,能否继续活下去,就只能看自己的运气。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先小人后君子的做法,比一味的给出承诺更加让人安心。
    见四人眉眼间细微表情变化,秦宇便知道他们懂了,心想跟聪明人说法就是省力,正准备详细说一下计划,突然被夭桃打断,她举手示意自己有话说。
    说好的做个聋哑人呢?果然女人的话,天生就是用来骗男人的,一个字都不能信!
    秦宇是想要无视她的,可凌霄四人正看着,真这么做了肯定就得解释,相较之下那会更加麻烦。
    吸一口气,秦宇道:“你想说什么?”
    夭桃眨眨眼,“我现在可以说话了吗?”
    之前没让你说,你也说的很流畅啊,礼物送出去不止,还提前又给人预约了一份。
    秦宇忍住,沉声道:“说!”
    对面,四个年轻人微微瞪大眼睛,心想原来九先生在桃女面前,也是如此的强势啊。
    啧啧,果然修为是男人胆,堂堂桃园嫡女何等贵重的身份,不也是被压在下面。
    实在令人羡慕!
    当然,羡慕的是男人,宣纸则面露复杂,心想男人都是一个样,有点本事就张狂,居然连九先生都不能免俗。
    不过仔细想想,如果能找到一个,跟九先生一样强大的人做夫君,就算被这么压着,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
    嗯……我在想什么,我居然真的想了一下,跟桃女对换一下身份的可能……死了要死了,宣纸你给我冷静点,九先生可不是随随便,就能让你犯花痴的人。
    就在这时,暗暗告诫自己的宣纸,突然感觉一丝冷意自心底升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抬头就看到,桃女正温柔的看着她,见她看来还笑着点了点头,简直温柔极了尽显大家端庄。
    桃女真美啊,而且她好温柔……不过刚才的冷意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错觉?
    夭桃心想,幸亏你个小丫头知道进退,懂得不该惦记的就别瞎惦记,否则我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花儿盛开片片皆红。
    念头转了一个圈儿,夭桃吐了吐舌头,对秦宇道:“凶什么啊,人家也是想表现的更听话点,讨你的喜欢……别瞪眼,我现在就说,秦宇你刚才提到的,那个突然降临的强大气息,是不是在我跟你见面前不久?”
    秦宇点头,内心满是烦躁,他现在真觉得,夭桃这女人简直是烦透了……呃,不对,她为什么这样说,难道夭桃知道点什么?
    迎着秦宇的眼神,夭桃点点头面露骄傲,“没错,他被我赶走了,已退出界零之地。”
    听到这话,秦宇第一个念头是,夭桃在吹牛。
    她是挺强的,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所谓“重瞳者”的身份,掌握着不少稀奇古怪的手段,绝对不容小觑。
    可要说夭桃能够,凭借一击之力赶走之前那道气息的主人,秦宇一个字都不相信。
    好吧,说瞧不起夭桃也没错,实在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太大。别人一根手指,说不定就能碾碎你,你说自己把人赶走了,你这么能咋不上天呢?
    秦宇没说话,可表情已经表明态度,夭桃跺脚瞪眼,“真的真的,我没有骗你!”
    说着双手抱住秦宇的头,猛地用力向下一拉,跟她额头碰在一起,“你自己看!”
    对面,凌霄、宣纸、周雷、阮静四人嘴角抽搐,心想这算什么?把狗栓在面前,然后拿刀子扎心吗?而且还是这么突如其来,一下就给个透心凉的那种。
    两位好歹注意下场合,以你们的身份在四个小辈面前,而且还都是单身状态,这么做真的合适吗?
    秦宇挣扎了一下没成功,然后就不动了,因为他居然真的看到了,夭桃记忆里的画面。
    那一族半皇!
    自身受到严重制约情况下,随手两击轰杀五位西荒真圣,其实力之恐怖超乎想象。
    还有夭桃,这女人的实力,显然比他预料中更强,居然能够召唤出那座,不知究竟是何物的时钟虚影,强行将那一族半皇逼退。
    深吸口气,接着缓缓吐出,秦宇道:“松手吧,我已经看完了。”
    夭桃嘴巴凑到他耳边,“时钟虚影是时间之道修炼到一定境界,所延伸出的神通之一,能够强行将锁定者身上的时间流速加快或者放缓,最强时甚至可以逆转时间。”
    说完松开手,秦宇微微皱眉看了她一眼,不理会对面四人古怪、僵硬脸色,道:“威胁解除,之前提到的那位神秘强者,如今已退出界零之地,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能麻痹大意。”
    略微停顿,秦宇声音越发低沉,“进入到界零之地后,你们对黑暗世界及神秘族群的力量,应该有了一份清楚的认知。你我如今做的事情,一个不小心,就将迎来粉身碎骨的结局。”
    凌霄四人躬身行礼,“九先生放心便是。”
    秦宇抬手,“好了,我要的不是这句话,你们心里记住就好。开始说正事吧,之前耽搁了一阵……”眼神扫了一眼夭桃,“时间紧张,我就长话短说,你们听就行。”
    当下,将如今西荒与那一族的情况,及对彼此态度说了一遍。
    具体怎么做到的这些,秦宇并未说太清楚,却丝毫都不妨碍,眼前四人对他投来敬畏、震动的眼神。通天剑修算是很冷静了,可如今内心里面,也是阵阵波涛汹涌。
    凭一己之力,搅动两大阵营风云,挑起彼此争斗与仇恨,将一切掌控在鼓掌之中。
    事情说来容易,可真正想要做到却是艰难万分,抛开修为本身不提,九先生这份翻云覆雨的手段,便足够令他们感到由衷敬畏。
    夭桃双眼异彩涟涟,紧盯着秦宇,看那模样恨不能现在就钻进他怀里,强大、聪明又有足够的手段,真是越了解闪光点越多!
    被盯的头皮发麻,秦宇瞪来一眼,警告她稍稍收敛些,却没想到夭桃根本不怕,抛了个媚眼过来,同时轻轻舔了下嘴角。
    一阵被口水呛到的咳嗽声,凌霄四人躬身低头,脸上涨得通红,看样子难受极了。
    秦宇脸色铁青,一定要给夭桃一些教训,否则再这么下去,她肯定越来越嚣张。
    可心底里却又不得不承认,顶着现在这副面庞的桃女,他很难真的做到无动于衷,只是强压内心波动,不流露出来罢了。
    “哼!”重重冷哼一声,秦宇转身就走,“出发,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路上也能说!”
    夭桃笑着挥手,“走了走了,都赶紧跟上,你们一个个也都出身不俗,怎么还这么稚嫩,对这点事都感到惊奇?所谓人生百态经历,总得都尝试了才行啊,这方面的修炼也得抓紧。”
    这都什么跟什么!
    咻——
    秦宇冲天而起,脑海里念头越发坚定——甩掉夭桃,一定要尽快摆脱这个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