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凌天战尊 第3718章 匡天正

第3718章 匡天正

凌天战尊 风轻扬 3362 2019.11.08 21:57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这个地球有点凶 我家后门通洪荒 元尊 诡秘之主 斗罗大陆 天阿降临
13to.com
WWW.13TO.COM
        “陈贺连。”

    因为楚寒在和杜千军相认的时候,介绍过身边那个同为天龙宗弟子的红衣青年,所以楚寒也是知道对方的名字。

    “这件事,我马上联系你师伯祖……我想,你师伯祖现在也正因为这事而愤怒、急躁。”

    杜战话音落下以后,便发出了一道传讯,给他那身在天龙宗的师兄。

    杜战的这个师兄,昔日也是万魔宗弟子,而且是万魔宗内的天之骄子,还没去天龙宗,便已声名在外,后来进了天龙宗,虽然表现没再像过去一般耀眼,但却还是成为了天龙宗的内宗长老。

    要知道,即便在天龙宗,想要成为内宗长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也需要有一身中位神皇的修为。

    杜战的这个师兄,名为‘匡天正’,是一个和杜战一般,鹤发童颜的老人,但他的身材却不像杜战一般高大魁梧,身材中等的他,显得更加的内敛。

    “陈贺连?”

    而匡天正在收到自己远在万魔宗的师弟杜战的传讯的时候,也有些愕然,万万没想到在自己查不出多少线索的情况下,是他的这位师弟给他提供了大量的有价值的线索。

    “师兄,我这孙儿虽然调皮,但在大事上还是有分寸的,我相信他的话。”

    一番话传讯说完后,杜战又补充了一句,而这自然也是为了让他的师兄匡天正更加信服。

    之所以这般多此一举,是因为他这师兄没亲自接触过他的孙儿,但他却在日常的跟他这师兄的传讯联系中,没少吐槽自己的这个孙儿的顽皮和不靠谱。

    “你小子这么谨慎的一个人,都亲自传讯过来了,自然是消息不会错。”

    匡天正传讯笑道。

    不过,下一瞬,他的声音,却又是陡然一变,“我这边目前查到的线索,是楚寒最后一次离开天龙宗,跟陈贺连在一起。”

    “不过……”

    “陈贺连,跟楚寒一样,都殒落了。而且,论具体时间,陈贺连还是死在楚寒的前面。”

    “这是我刚查到的结果,而线索也在这里断了。”

    “现在,你给我的线索,无意识又将我查到的原本断掉的线索连上了。”

    匡天正传讯沉声说道。

    而听到匡天正这话,杜战自然也是脸色一变,而他眼前的杜千军看到他这脸色,忍不住一怔,“祖父,怎么了?”

    杜战看了杜千军一眼,“刚从你师伯祖那边确认……陈贺连,也死了。而且,是死在楚寒的前面。”

    杜千军闻言,一时也是彻底懵了。

    陈贺连也死了?

    这,跟他想象中的,猜测中的,完全不一样!

    在他的想象猜测中,肯定是楚寒和陈贺连两人在杀死那两个雾隐宗弟子以后,因为利益分配不均,所以陈贺连出手偷袭杀死了楚寒,然后将一切据为己有。

    而现在,他的祖父却告诉他,陈贺连也死了,而且死在楚寒之前。

    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他们在杀死那两个雾隐宗弟子以后,自己也遇到了危险,死在了那一处神……遗迹之中?”

    杜千军一脸骇然。

    然而,听到杜千军这话,杜战却微微皱起眉头,随后问杜千军,“和你口中那个雾隐宗弟子在一起的上位神灵之境的雾隐宗弟子,叫什么名字,你可知道?”

    他总觉得,那个上位神灵有些古怪。

    因为,前不久,他刚听说雾隐宗出现了一个非常妖孽的上位神灵,而且以上位神灵修为,就通过了雾隐宗的核心弟子考验,成为了雾隐宗万年来的第一个神灵级核心弟子。

    “不知道。”

    杜千军摇头,“只听那吴一山称呼他为‘段师弟’,应该是姓‘段’,具体的名字,吴一山没说,他也没提过。”

    “祖父,你不会是以为他有能力配合吴一山杀死楚寒和陈贺连吧?不可能的!一个小小的上位神灵而已,我一人一招就能将之杀死!”

    说到后来,杜千军一脸的不屑。

    “雾隐宗前不久诞生的那个神灵之境的核心弟子,也是雾隐宗万年来第一个神灵之境的核心弟子……他就姓段,名为‘段凌天’!”

    杜战看向杜千军,沉声说道:“那个段凌天,据说领悟了空间法则的两种三奥义融合,并且因为运气好,掌握了天地四道之一的兵器之道中的剑道的雏形。”

    “这等实力,胜过一般下位神王。”

    杜战此话一出,杜千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祖父,你的意思是……那吴一山身边的段姓青年,可能就是雾隐宗那个万年来第一个神灵之境的核心弟子?”

    “有这个可能,毕竟都姓段。”

    杜战说道。

    杜千军目光闪烁了一下,“就算他的实力,真如祖父你所说的一般……他的实力,也最多就和我相当。在这种情况,他和吴一山联手,恐怕也最多勉强和楚寒两人战成平手。”

    “你忽略了一个问题。”

    杜战沉声说道:“别忘了,就算是你,知道那是一个上位神灵的时候,都极其看不起他……楚寒和他身边的那个陈贺连看不起他,也很正常。”

    “小看对方,即便出手,肯定也不可能拼尽全力……一个不慎,可能就会被对方抓住机会,将之反杀!”

    杜战活了一大把年纪,自然知道,有的时候,一场生死对决,看的不完全是实力,还有一定的不稳定因素……比如,对方真实实力很强,你不了解,从而轻视他,最后被他击败,乃至杀死。

    他这一生,这样的场面虽然见过不多,但也不是没见过,有一次,一个大意之人被对手反败为胜,击败杀死,而另一次,大意之人虽然及时反应过来没死,却也被人击败了。

    所以,他很清楚,在生死对决之时,一个大意,也许就能断送性命。

    杜战的话,让得杜千军沉默了。

    他仔细一想,如果是他对上那吴一山身边的段姓青年,他肯定会因为轻视对方,而不将对方放在心上……如果对方也抓住了这个机会,开始故意示弱,关键时刻再全力出手,他也很可能中招!

    想到这里,杜千军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继而喃喃说道:“难怪那吴一山不带下位神王一起去,反而带了这么一个上位神灵……原来,是为了让我们麻痹大意!”

    “卑鄙!”

    杜千军破口大骂。

    “没什么卑鄙的。”

    杜战摇了摇头,“这不算什么卑鄙,不过是策略而已。如果我是那吴一山,我有这么一个人可以用,我也不会错过。”

    “一个上位神灵,一个下位神王,同样的实力……前者的作用,可比后者大多了。”

    杜战眼中精光一闪,说道。

    “祖父,那你的意思是……是那吴一山和他的同伴,杀死了楚寒和陈贺连?”

    杜千军问道。

    “有这个可能。”

    杜战点头,“但,也不一定。只要没人亲眼看到,谁都不敢说楚寒和陈贺连就是死在他们的手里……不说他们两人加起来实力也就和楚寒两人相当,就算比楚寒他们强,乃至碾压他们,也不一定。”

    “毕竟,你也说了,那是一处遗迹……遗迹之中,往往存在一些杀阵,他们也可能是被杀阵杀死了。”

    杜战说道。

    “祖父,这些你是不是也该跟师伯祖说一下?楚寒可是师伯祖门下最小的弟子,你也说他是师伯祖最疼爱的弟子,他的死,师伯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杜千军看向杜战。

    “我跟你师伯祖说了。”

    杜战点头,“你师伯祖说,等他将手里的紧急事情忙完,便回万魔宗来……到时候,他要亲自上雾隐宗去确认,那两个雾隐宗弟子是否也死在了那一处遗迹之中。”

    “如果死了,倒也罢了,也算是给楚寒陪葬了。”

    “如果没死,他会想办法确认,是否那两人杀的楚寒……”

    “如果是,那两人,一个也跑不掉!”

    杜战说道。

    “师伯祖要回来?”

    杜千军瞳孔一缩,面露惊色,万万没想到那位师伯祖,竟然为了门下弟子楚寒,要回万魔宗来……要知道,他那位师伯祖,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回万魔宗了。

    至少,自他出生以来,那位师伯祖便没再回来过。

    倒是他的祖父,在他出生以后,独自一人去天龙宗找那位师伯祖叙旧过几次。

    “嗯。”

    杜战点头,“你师伯祖让我提前查一下那两人在雾隐宗的真实身份……毕竟,你遇到的那个段姓雾隐宗弟子,也不一定就是雾隐宗那个新晋的核心弟子段凌天。”

    “至于那个吴一山……也可能只是化名。”

    “你随我去一趟宗主那边,这件事,便让宗主去查吧。”

    杜战说着,便带着杜千军离开了自己的修炼之地,去了万魔宗宗主的修炼之地。

    没多久,万魔宗宗主便召集了一些人,下了一系列命令。

    万魔宗和雾隐宗是多年的死对头,在雾隐宗,万魔宗安插了不少人,现在便可以通过那些人,确认杜千军遇到的那两个雾隐宗弟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