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大医凌然 第932章 第三方

第932章 第三方

大医凌然 志鸟村 2236 2019.11.08 23:22
推荐阅读: 全球影帝 我真是良民 从仙侠世界归来 最强医圣 修真归来在都市 校花之贴身高手 全球高武 元气少年 同桌凶猛 老衲要还俗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爸,真的要在云医做手术?要不要再看几个地方?咨询一下其他医生。”杜承基搓了搓自己的脸,心情陡然紧张起来。

    做手术是早已决定的事情,到云医来考察,自然也是存着做手术的念头,但是,眼见着父亲做出了手术决定,想想即将出现的种种问题,即将面对的可能的情形,杜承基又觉得仓促。

    杜家东哼的一声,不耐烦的道:“早做什么去了。”

    “我这一天天的,不是跟着您吗?”杜承基倍感委屈。

    杜家东摇摇头:“让你来陪床,你就恨不得一天到晚的躺在床上玩手机,跟着我有什么用?”

    “我……我哪里有一天到晚的玩手机……”杜承基冤的不行,他最近刚刚开始熟悉云华,哪里有空一天到晚的玩手机啊,最多也就是老父清醒的时候,坐在旁边闲刷罢了……

    “基少爷,董事长的检查报告已经送到多家医院看过了。”劳寐雍在旁低声说了一句,算是提醒,现在可不是讨论玩手机的时间。

    杜承基没听明白,皱皱眉,道:“早不是都送过去了?”

    “那是之前的检查报告,这次云医做的检查,自然也要给各方更新一下。”薄院长同样是低声解释,语气却是更有信心一些,这种一口气递送报告给多家医院的本事,也算是君安诊所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了,普通病人看医生,排队挂号到一家三甲医院一名主任就很难得了,弄不好还得买张黄牛票。当然,薄院长的收费,比多张黄牛票又贵多了。

    杜承基于是看向薄院长,自语:“已经送过去了?”

    再看老父的脸色,杜承基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脱口而出:“情况不好?”

    “恩,有两位医生,都表示不适合手术了。病灶增大的速度超过预期,卫星灶的数量也增加了一个。”薄院长低声回答,又道:“另外几位医生表示,如果要做手术,也只能保证R1清除。”

    “R1清除怎么行。”杜承基脱口而出。

    他跟着老爹跑了好几个城市,如今也知道许多医学术语了。所谓R0切除,就是外科切除后,显微镜下无残留,R1切除则是显微镜下有残留,R2为肉眼可见有肿瘤残留。

    要做根治术,或者说,要做外科治疗,R0是生存时间最长的选择,也是病人和医生所追求的。

    如果要求只是R1切除的话,杜家人又何必往来匆匆的考察检查呢?哪里还不能做这个手术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说只能R1切除的医生,等于是在婉拒了。

    但是,他们之所以会婉拒,原因又只能是病情的进展超出预期。

    尽管早就知道,癌症转移以后,可以进展的非常快,杜承基依旧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反是在做病人的杜家东,穿着病号衣,斜斜的躺在病床上,声音稳稳的道:“怕什么,他们不敢做,云医敢做,不正说明云医的水平好吗?”

    这句话,就说的比较言不由衷了。

    杜家东其实也有些后悔,他希望能多方论证,多寻找一些参考意见,再做决定,却没想到会误了时机。

    但是,时机误了就是误了,再懊恼也是无用。杜家东迅速的做出手术决定,也是希望能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杜承基就没有相应的觉悟了,哼哧哼哧的想了一会:“那美国那边的医生呢?他们是怎么建议的。”

    “美国医生原本就对到国内做手术有顾忌,现在条件不太具备,讨论起来就……”薄院长谈论了两句困难,却是帮劳寐雍解围。

    邀请美国医生来做手术,一直是劳寐雍的建议,现在执行不下去,自然就是劳寐雍的锅了。

    不过,薄院长并没有兴趣在杜家东跟前争宠,他是经营诊所的,这一单生意做完,又不需要在杜家人跟前晃悠了。

    因此,薄院长替劳寐雍说了两句话,再缓缓道:“我个人建议,咨询美国的医生可以,远程连线的视频会议也没什么影响,但到了做手术这个环节,就算是选择一名一流的美国医生,也不如选择一名顶级的中国医生?好。反而是欧洲医生,在一些理念上,与中美两国都有比较大的差异……”

    这是薄院长一直以来的观点,认为中国医生都盯着美国医生的做事,以至于两国的医疗认识越来越靠近,反观欧洲,却经常会有一些反美化的浪潮和思潮出现,所以,并不是因为他在美国的人脉弱,竞争困难,利润较少,才推崇欧洲的,而是确确实实的认知上的差异呢。

    杜家东似乎也没有要追究自己家庭医生的判断的意思,或者说,即将做手术的他,也是承担不起更换家庭医生的风险了。

    “给老大打电话,再通知董事局。”杜家东缓缓的说了一句,再摆摆手,周围人就都离开了病房。

    “所以,现在唯一敢做手术的,就是凌然了?”杜承基出了门,转头就问劳寐雍。

    “敢做手术的自然不止是他,但在咱们名单里的,就只有他了。”劳寐雍也不是纯吃干饭的,手术医生的候选列表,始终都是他在更新选择的。

    杜承基知道那张表,不由皱皱眉:“就他一个敢做想,那也太夸张了。”

    “能做胃癌肝转移的外科医生,本来就没有多少。”劳寐雍说着撇撇嘴,道:“现在叫得出名字的医生,都是精英医院里的精英医生,可不像我们当年了。风险太大的手术,你给他们钱,他们都不碰的。”

    “那我爸坚持手术治疗……”

    “基少爷,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推翻既有决定了。”薄院长对这种事有经验,加了一句话,免得讨论遥遥无期。

    杜承基看向薄院长:“我还是想要第三发意见。”

    “您放心吧,您就算是不说,我也会专门请人来考察的。如果不是做手术的话,邀请美国医生之类的,就很简单了,人家估计也愿意来。”薄院长直爽的掏出手机,在账单上多记了一笔,接着,就开始向杜承基做术前说明,劳寐雍亦在旁边听着,几个人之间的气氛,又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