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一品修仙 第七四四章 着急报仇的越雉,前有狼后有虎

第七四四章 着急报仇的越雉,前有狼后有虎

一品修仙 不放心油条 4745 2019.11.09 00:19
推荐阅读: 道君 诛仙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传 玄界之门 一念永恒 遮天 星辰变 无疆 屠狗
        秦阳拿出记载白鬼吹的牛逼的小本本,再次大致翻了一遍,的确没提到这卷竹简,甚至都没提到三身道君怎么完蛋的。

    上面零零散散记载的东西不少,不少都是乱七八糟的,秦阳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比如有一条,白鬼自吹自擂,说他当年登神桥,偶遇三位封号道君交手,他被迫卷入其中,最后觉得没意思,打伤了其中一位,轻松遁走。

    这记载是湮灭记忆之前记下来的,秦阳对自己的习惯,自然是非常了解的。

    若是自己知道,自然不可能记载的这么没头没尾。

    神桥是什么?哪三位封号道君?

    至于白鬼说的打伤其中一位,觉得没意思才轻松遁走,这种吹牛逼的话,听听就行了,但以他对白鬼的了解,这个事本身,十有八九是真的。

    如今再看,秦阳估摸着,当时白鬼根本没细说,而自己为了多套取点情报,为了不引起白鬼的警觉,对白鬼有些抗拒的问题,应该也不会去问。

    还有白鬼当年为什么差点被砍死的真相,白鬼似乎也不想说,至于看热闹不嫌事大,跟着闹腾,所以发生了甲砍乙,却死了丙这种事,听他扯淡吧。

    总不至于是当年柴刀光头巨佬,砍死黑影的时候,一不小心泄露了点力量,把白鬼也顺手砍死了吧。

    扯淡吧,那等巨佬,说削你左眼的眼睫毛,就不会砍在你右边眉毛上。

    从石门上的背影看,若他猜的没错,是白鬼斩落的记忆落在了石门上,那当年光头巨佬,压根就没正眼看白鬼,就像是看也没看,随便丢过来一点力量。

    不像是专门为了砍死他,更像是驱赶苍蝇似的,随意挥了下手。

    秦阳觉得,这么想的话,倒是挺符合那位柴刀光头巨佬,在他心中的形象。

    毕竟怎么看,白鬼跟巅峰时期的黑影,差的也不是一点半点。

    哪怕白鬼也远不是巅峰时期了。

    但,搞的谁不是一样。

    不吹不黑,哪怕黑影没力量,只能嘴炮的时候,也比白鬼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起码黑影不是个精神不正常的变态。

    翻来翻去,也没找到想要的东西,秦阳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丢丢遗憾。

    早知道不应该那么快弄死白鬼,应该再多聊聊。

    但这个念头,也就是事后得陇望蜀的装装逼。

    真要是再来一遍,秦阳还是会尽快的弄死白鬼。

    没弄清楚更深层次的真相,秦阳有些遗憾。

    想到又得到一门一字诀,哪怕典籍本身有残缺,那也是一字诀。

    算算除了惧字诀,他还有哀字诀、忧字诀、思字诀。

    再加上疑似拥有一字诀力量的削弱版十二魔剑。

    手里法门着实不少了,估计整个大荒,手握一字诀典籍最多的人就是他了。

    可找不到门槛在哪,入不了门,学不会,谁有什么办法。

    唯一学会的思字诀,估摸着还是因为他想的太多,衍生出加速思维的辅助神通。

    按理说,入门了之后,再想孕生出思字诀的第二个神通,会比从零开始容易点,但到现在也没头绪。

    这个念头一升起,秦阳立刻将其止住,没什么好想的,这个又不是看天赋的法门。

    人家封号道君都学不会,他学不会也没什么丢人的。

    再瞅了一眼大殿里的棺材,秦阳还是没把棺材打开,阴悖葬估计还没完成……

    收起大殿,秦阳琢磨着,是不是去离都一趟,都回来了,人却不去露个面,不太好吧。

    再说,又要去蹭大嬴皇室的资料库。

    ……

    浮屠魔教,越雉一脉的主殿里,所有越雉一脉的人,无论是高手还是弟子,统统都汇聚到这里,他们默默运转法门,观想越雉。

    灵香的烟火气,在大殿之上盘旋,慢慢的凝聚成一个圆球的形状,形状越来越凝实之后,立刻能看的出来这是一颗蛋。

    透过烟气,能看到蛋中有一个雏鸟正在慢慢的凝聚成型。

    大殿中心的神像之下,越雉的命脉符召被供奉在那里。

    魔教驻地封禁,众多高手镇守在越雉一脉,为的就是杜绝任何意外情况出现。

    这次他们最低目标已经完成,起码本源损失的越雉,已经重新恢复,那只被狰狞吞噬掉的翅膀,也重新长了出来。

    现在只需要让越雉重新现世,越雉就能跟以前一样,可以慢慢的变强,不会有什么致命破绽,也不会影响到越雉一脉的其他人修行观想。

    随着烟气汇聚而成的形状,慢慢的变得逼真,新任的越雉脉主走上前,点燃了一支紫金色的线香。

    泛着星辉的袅袅轻烟,似是汩汩细流,源源不断的涌入到上方的蛋形烟气里,而这些泛着星辉的烟气,在蛋内凝聚出越雉诸脉,以命脉符召内的命脉,重新点燃血肉生机。

    越雉脉主抬头仰望着上方的烟气虚像,喃喃自语。

    “当年葬海大人留下的凝神香,可不多了啊,这种东西,大荒可没人能炼制出来。”

    随着越雉脉主的话落下,蛋形烟气里,凝聚出来的雏鸟形象,艰难的睁开一只眼睛,那只眼睛吸收那些泛着星辉的烟气,飞速的凝实,短短十几个呼吸,便彻底凝聚出一颗漆黑的鸟目。

    在凝聚出一只眼睛之后,越雉便急不可耐的传递信息,那只眼睛里,倒映出来一幅幅画面,同时信息也同步传给了越雉脉主。

    画面是越雉的第一视角,它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着,脑袋都是歪的,眼睛则死死的盯着前方一个看起来妖异之极,气息也极为怪异,不知道是什么怪物化形的妖怪。

    那妖怪桀骜不驯,极为自大,看起来笑呵呵的,实则心如冰铁,做事果决之极。

    总共就跟它说了三句话。

    “我帮你拿回符召,从此之后……”

    “我很忙……”

    “正事要紧,杀了吧。”

    死亡来临的比越雉想的快的多,远远超出它的预料,它原本还以为对方抓走它,要么是为了得到情报,要么是为了让它追随。

    哪想到对方会这么玩。

    所以,临死最后一个画面,越雉想到了那妖怪说的“正事”,它拼尽全力,看到了那妖怪的背影,看到了妖怪走向了哪里。

    只是传递完这点信息之后,越雉凝聚出的那只眼睛,轰然爆开,重新化作烟气。

    现在它可以慢慢的等待了,等着重新苏醒的那一天。

    越雉脉主得到了信息,第一时间将这些信息,传递给了浮屠魔教的其他高手。

    传递来的信息很短,却是最关键的信息。

    是谁出手坏了他们的大事,谁掳走了越雉,到底想要干什么。

    幕后主使的身型、样貌、气息都已经有了,甚至性情也大体上能推测出一些。

    这种妖怪,最是桀骜不驯,我行我素,比之魔道修士还要肆无忌惮的多。

    “这个地方,我知道在哪。”一位一身邪气的光头,沉着脸说道。

    他丢出一本书,书本自动翻开,翻到其中一页,上面有一副插画,就是一座像是从中间劈开的山峦。

    “这地方在黑林海,是一块上古地府碎片的入口,当年魔佛一脉,曾经有高手进去过,陨落在了里面,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浮屠魔教一众高手,对这件事各抒己见。

    有人说那妖怪是专门引他们去这个地方的。

    也有人说那妖怪是太过自负不屑与多想。

    那个地方,肯定是藏着什么秘密总没错,那个妖怪大概率在那个地方,也没错。

    反正杀也好,抓也好,终归是要出手的,赶早不赶晚。

    也有人说,那妖怪明显是对命脉符召很是了解,而大荒在浮屠魔教之前,根本没有命脉符召的详细记载,甚至连这个名字都没有。

    命脉符召最核心的秘密,就算是在浮屠魔教,也没几个人知道,这妖怪也必须要处理掉。

    “你去吧。”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入到众人耳中。

    邪门光头行了一礼。

    “谨遵脉主吩咐。”

    邪气光头转身离去,其余众人也没什么意见,反正这个时候,魔佛一脉的高手去,最适合。

    ……

    真实镜像碎片里,白凛依然没死,只是状态有些不太好。

    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仿佛在针对他。

    这个碎片的规则本身也好,那个执伞黑袍人也好,还有冥灵神木这的众多大鬼也罢,都没一个好东西。

    最后被逼的不行了,白凛拧断了自己的颈椎,让脑袋挂在后背上,嘴巴长的大大的,舌头如同化作灯芯,幽蓝色的火焰,喷薄而出。

    直接燃烧神魂,将自己化作一个不死不活的永眠天灯,靠着氪命,硬生生的闯了过去。

    只是走过这点路程,付出的代价,比之之前那么多天加起来还要大。

    越过了界限,白凛翻转到冥灵神木的另一边,将自己卡在了界限的中间。

    趁着日夜轮转的一瞬间,他一只手伸了出去,那只手上无数符文浮现,将其虚化,慢慢的那只手,仿若变得无穷大。

    仿若那只手跨越了维度,上升到另外一个层次。

    那里有一面镜面破碎的古镜,那只虚化的手,轻轻的在破碎的镜面上,摘下来一块很小的镜面碎片。

    白凛的眼神空洞,意识仿若消失。

    等到他的意识恢复过来,他那虚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块巴掌大的镜面碎片,碎片的形状像是一个不规则的菱形。

    本身也如同那只虚化的手一般,如梦似幻,似真似假。

    白凛赶紧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镜子底座,将那块碎片放了上去。

    碎片融入到底座里,从不规则的形状,慢慢的化作了圆形,化作一面气息极为古朴的铜镜。

    白凛将铜镜直接塞进了自己的脑袋里,趁着白天降临,跳下冥灵神木,顺着上方的世界,头也不会的一路狂奔。

    整个真实倒影世界,随之开始了变化,倒影之中,出现了空洞,阴雷在其中咆哮,寒雾无声无息的出现。

    “叮……”

    伴随着铃铛声,执伞黑袍人,从寒雾之中出现。

    执伞黑袍人脚踏寒雾,轻轻转动了一下手中油纸伞,伴随着铃铛声叮叮当当的响起,正在疯狂逃遁的白凛,身形一顿,身体如同化作幻影。

    一个跟他一样的神魂虚影,开始跟他的身体脱节。

    白凛的神魂低吼一声,神魂瞬间被扯了回去,他的体内,一头巨鲨的神魂被撕扯了出来,落入到执伞黑袍人的伞中。

    白凛面色惨白,眼珠子乱颤。

    “什么鬼地方啊,这家伙现在怎么这么强了,竟然能直接扯出的我神魂,他怎么发现的?”

    白凛吓的够呛,这下连多看一眼都不敢了,反正只要被攻击,就用神魂去挡枪。

    一个个神魂不断的从白凛身上飞出,落入到执伞黑袍人的伞中。

    半天的时间过去,白凛看到出口的时候,立刻闷头,硬扛着进攻,冲了出去。

    一口鲜血喷出,整个后背都变得血肉模糊,可白凛回头却看到,后方的世界,渐行渐远。

    他冲出了裂缝,瘫坐在地上,身上的伤势开始急速恢复。

    他咧着嘴笑了笑,拿出那面古朴的铜镜。

    “一片碎片,应该就已经够用了。”

    他的一只手握着铜镜,手慢慢的虚化,奇异的力量,化作无数符文涌入铜镜里。

    慢慢的,铜镜的表面,似是水波流转,慢慢的倒映出一副画面。

    漆黑的世界里,一个小胖子的背影浮现了,他正行走在这片黑暗的环境里。

    忽然,那小胖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嘿的一声冷笑,拿出一块不知道什么东西,直接糊在了自己脸上。

    等到铜镜映出正面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张五官都看不清楚的脸。

    白凛心中一惊。

    可是不等他在做什么,那小胖子仔细检查自己身上,似乎是觉得有人在追踪他,检查了一圈,似是什么都没查出来,那小胖子直接拿出一把剑,毫不犹豫抹脖子,再捅穿了自己的心脏,就地自杀。

    瞬间,铜镜上的所有画面都没了。

    白凛呆呆的看着铜镜,整个人都傻了。

    他自誉狠角色,揪出自己的神魂力量,都能面不改色。

    但是何曾见过这等二愣子狠角色,他是真的自愧不如。

    发现所有的手段都没用之后,敏锐的察觉到,还有一个办法可以直接断开窥视,这家伙竟然直接自杀了。

    正当白凛还在发愣的时候,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一个一身黑袍,满身邪气的赤脚光头,面带微笑的走来。

    “我魔慈悲,施主,你受伤了,让贫僧帮帮你,早日解脱病痛困苦。”

    话音落下,就见那邪气光头的手掌,迎风见长,化作一只巨大的金刚巨掌,迎头向着白凛的脑门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