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能看见战斗力 六十六章:羞辱

六十六章:羞辱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2182 2019.12.03 04:01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元尊 这个地球有点凶 诡秘之主 我家后门通洪荒 斗罗大陆 天阿降临
www.13to.com
塞读网
  ??叩问本心是个怎么样的过程?

  对于徐老赢来讲,就是寻觅个安静所在然后发呆的过程。

  詹敬权同孟靶不同,后者是为祸一方的土匪强盗,这样的人杀上十万八万也不会有啥负面的影响,而詹敬权是不一样的。

  徐氏鼓励人人如龙,想要天下大治,但这种事情哪里是人自己就能领悟完成的。

  要激发人们的向上之心,最好的办法从来不是强迫威逼,而是让人看到好处,实实在在的好处。

  一个村落中若是有人能够养猪致富,那么整个村落都会争相效仿,而詹敬权的出现,就是让旦木镇这个滨海渔村里头短视的渔民看见更大更远的世界。

  这样的人就相当于土族中出现的大战神(凶境),真实实力暂且不论,但都能激起一个族群的向上之心。

  詹敬权就是旦木镇的大战神,他的出现,能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里,激发旦木镇人的向武之心。

  徐氏的教养为为他理智权衡了轻重,可自身的感情又让他想要把这个家伙碎尸万段,动摇这两端的砝码就是那个叫甄瓶儿的女子。

  一向用剑多过用脑的徐老赢突然开始心疼自己,圣主的目标不光意味着尊容,还有责任。

  可他如今连处理詹敬权和甄瓶儿都如此纠结,未来当上徐氏圣主,真能够处理好整个元洲的事物嘛。

  “若是王兄在此,盏茶时间便能想出情理两全的办法吧!”

  徐老赢自嘲一笑,想起了老友王禅。

  当世四小圣王排名不分先后,战力也差相似,但徐老赢一直觉得,日后四人中成就最高者,定是王禅无疑。

  不光是因为战力,更因为王禅是最独特的那个,徐老赢见识过这位老友的很多面,睿智博爱的,贪食好色的,尚武刚毅的,智计多端的......

  徐氏老人常说,一人或存两套处事法却能行止通达不至矛盾便是世间一等大智慧。

  可老友王禅有的何止两套处事法,凭借着这些截然不同又互不干扰的处事逻辑,不论在天南徐氏还是都天王巡,都能在短短时间获得难以想象的成就。

  反观自己,十年行走除了结交几位朋友,其他的一事无成。眼下竟被一桩渔村小事卡得进退不能。

  若是要评四小圣王里最名不符实的那个,必然是自己无疑了吧。

  “啪、啪、啪、啪!”

  “清醒点,清醒一点!”

  双手狠狠拍在脸颊,徐老赢将不自觉想要前往青楼的念头打散,给自己鼓劲道:

  “好赖也是元洲徐氏的行走,哪能被这种事情难住,本大爷一定能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或许是时间真的不够充裕,睿智的徐氏行走还未想出办法,詹家的纳星小轿已经抬到甄家的大门前。

  府邸是一家的门脸祖业,正门更是大喜之事,或是迎贵礼宾才会大开,寻常进出都是走的侧门。

  詹敬权下帖纳星甄家虽然捏着鼻子受了,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甄家人都希望能够低调处理。

  这不,三位长老华冠丽服,隐在偏门之后,而兽头大门却紧紧闭合,为的就是体现出詹家的不情不愿,留下一丝尊严。

  可随着穿府过巷引得旦木镇大批围观者的纳星小轿此时却大喇喇地停在甄府门口,分明是要让轿子从正门进,这让甄家的男人如何受得了。

  分列两旁的护卫攥着铁枪脖颈间青筋纵横,眼中几欲喷火,只要甄家长老一声令下,他们便会提枪上前,捍卫主家威严。

  “我说...”

  穿着白玉色长衫,腰间绑着一条似莽似蛟纹带的男子以折扇遮住半脸,惺忪的眸子里尽是不耐:“赶紧将门打开,主人还等着迎甄夫人过门呢,休要耽搁某家的时间!”

  白蛇詹启的话让詹家府院前的护卫更加按捺不住,忍不住颤抖的站姿仿佛随时会把喜事变成丧事。

  站在偏门的三位甄家长老脸色也很不好看,他们没想到詹敬权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留,不光要让甄家主事的夫人做小,更要将甄家的尊严踩在脚下。

  看看那群跟着纳星小轿过来的好事之徒吧,将府院前整个接口都占满,人头甚至蔓延到街区以外,眼中尽是幸灾乐祸与不怕事大的好奇。

  可以想象道,今日甄家若是打开大门迎进小轿,那么明日旦木镇上就会遍穿甄家将詹家纳星当做荣光并开了正门。

  这样的话,甄家在旦木镇上,便再也抬不起头来,而他们这群甄家男人,也将受到千夫所指,变成没鸟的软蛋。

  不对啊,詹家老大强纳甄瓶儿,难道不是想顺势收服甄家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甄家三位掌舵的男人面面相觑,觉得眼前之事,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判断,这情况让人进退两难。

  “或许,这是詹家老大的试探,看我们是否愿意听话。”

  二长老左右看看,朝着甄家大长老低声道:“若是我们不开大门,便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归复...”

  “所以二长老的意思是,若是我们敞开大门,就是向詹敬权表达我们是真心实意的依附,这样他就能重用我们?”

  大长老捻了捻唇边的长须,沉吟道:“既然如此,便让护卫将门打开吧!”

  “二位长老,不可啊!”

  甄鼎听着两位族叔越说越离谱,连忙出声道:“詹家四肖,詹敬权只派了最小的白蛇压轿,还要走正门,这分明就是没有将甄氏放在眼里的表现,如果要追随这位中兴之主,我们必须得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愚蠢!”

  大长老瞪了甄鼎一眼,直接将剩下的话都呛了回去:“白蛇虽是四肖最末,却深得詹敬权荣宠,对方排其压阵,即说明对甄氏的看重。照你的意思,我们该亮亮实力并把詹启赶走,可你要明白,日后我们都得在詹家老大手底下公事,得罪了这位红人,日后会多出几多麻烦?”

  “大长老不要生气,阿鼎也就是没有深想。”

  看到大长老训斥甄鼎,二长老连忙出声劝道:“就让詹启将人接走吧,也好向詹敬权表达甄氏的驯服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