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坐忘长生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摊牌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摊牌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2658 2019.12.03 04:13
推荐阅读: 道君 诛仙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传 玄界之门 一念永恒 遮天 星辰变 无疆 屠狗
www.13to.com
塞读网
        洪离面露犹疑,但见柳清欢十分淡定的样子,想了想笑道:“也对,人人都知我性情暴烈,一言不合就动手,到时我就看你眼色行事吧。”

    柳清欢点了点头:“走吧,该去见他们了,事情早了早好。”

    他回过头去,目光扫向祭台另一边的万斛界诸人,那些人倒是乖觉,等候多时也没一人来催他。

    缓步走到众人面前,柳清欢微微倾了倾身,拱手道:“让各位久等。”

    华松子当先迎了上来,道:“青霖道友客气了,来参加这场浩大的祭典本就是我等应做之事,何来久等之说。”

    他神色肃然,正色道:“对于这次浮屠魔宗、阴阳宗侵扰你们云梦泽,并造成大量无辜修士死难,你们文始派与少阳派亦遭受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仙盟深表遗憾与愤慨!”

    “仙盟对此有推卸不掉的失职,亦已向二大魔宗表示谴责,会严厉追究此二宗的责任,绝不姑息每一个企图破坏当年回归协议的作乱之人!”

    柳清欢沉默地听完他这一段话,末了却道:“浮屠、阴阳二宗可曾来人了?”

    华松子神色一紧,朝身后看了眼,道:“自然是来了的……石二殿主,断冥道友,还请两位上前来。”

    人群中响起微小的波动,纷纷向二侧让开,很快便先走出一位中年男子,只见他左袖空荡,仅存右臂,阴沉着脸不说话。

    又有一位马脸老者站起,未语倒先冷哼一声,阴郁的气息汹涌而出,在其头顶上方聚煞成虎,红光一闪,滚滚魔气中出现两只眼睛,凶意毕露!

    “吼~!”

    “不可!”

    华松子惊叫道,连忙抬手阻止,然而却迟了一步,那已凝聚成形的煞虎在空中一跃,矫健而又暴戾,张着血盆大口就朝柳清欢咬去!

    “有什么可说的!这等小门小派,也配和我浮屠魔宗谈?哼,我宗众多门人亦丧命于此,就先拿你的命来偿还一二再说!”

    面对突如其来的发难,柳清欢的脸色丝毫未变,只满头墨发在骤然激荡的气流中飞扬起凛然意味。

    他微微一抬手,便见一道锐芒从其手中飞出,如月色之冰冷,如水银泄地般寒凉。

    剑气如雪,锋锐无极!

    三尺之外,煞虎飞扑而至,却突然如同被定在了原地,那双凶目中戾气也迅速被压灭,只眨眼间便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如幻像泡影般无声无息的崩碎!

    “就凭你?”柳清欢衣袖一扬,原本狂猛冲向四方的凶煞之气,就风卷残云般尽数化为片片飘舞的青气,带着冻彻人心的寒意散溢而开。

    “你派大乘修士神火真君不久前才毙于我文始派的山门之外,就凭你,也敢在此大放厥词!”

    柳清欢抬起眼,脸上是毋庸置疑的嘲讽与针锋之意,手中灭虚剑显露出剔透如冰锋一般的剑影,直指那马脸老者!

    “你还不够格!”

    “你!”

    眼见得柳清欢所有嘲讽渐渐化作浓烈的杀意,而马脸长老更是胸膛剧烈起伏,华松子只觉焦头烂额,恨不得将那马脸长老一巴掌拍回万斛界!

    明明来之前便已说好了要和云梦泽的人好好谈,这位浮屠魔宗的二殿殿主竟出尔反尔,一开始就发难。就算只是试探的攻击,之前祭典上那般浩荡的声势,难道还没让他看清形势吗?

    这青霖真君明显就不是一般人,不仅实力难测,就凭对方敢直接出手,将斗转星移星辰大阵的控制权一举夺去,就该知其必有依仗啊。

    现在激怒了他,完全就是愚不可及!

    华松子不敢任事态继续发展,身上浮起一层炫丽如云霞般的华光,强势切入两人正中。

    “住手!有话好好说嘛,青霖道友莫要与那样的粗人置气,不值当。”华松子劝道,又转头怒视那马脸老者。

    “石非墨,你若觉得你浮屠魔宗能处理好这件事,不妨直说!我仙盟绝不会再多事,也懒得帮你宗处理烂摊子!”

    马脸老者脸色青红交加,眼中更是飘过一重又一重浓重的阴霾,不过在华松子强硬无比的态度下,终于是冷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

    “该是如此才对。”华松子道:“在场各位都是在三千界内架海擎天之辈,大动干戈于人于己都无益,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呢。青霖道友,你说是吧?”

    柳清欢瞥了他一眼,手中灭虚剑散去所有颜色,化为无形。

    华松子暗松了口气,哈哈干笑两声:“来,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次随我来的道友不少,想必你也不是全认识吧?”

    他侧过身子,开始一一介绍。

    “这位是冲颐道友,来自太清门;这位是天罗宗的七星老叟,那是……”

    一个个或认识或陌生的修士走上前来,纷纷与柳清欢见礼,间或寒暄一两句,态度虽不至于非常热络,但也绝不冷淡。

    一番见礼,柳清欢冷凝的神色缓和不少,祭台上的气氛也因此松快了几分。

    “等等,我也有几个朋友要介绍与诸位认识。”

    柳清欢说着,场面又为之一静,大多数人都露出了然之色,将目光投向了祭台左侧的几个人身上。

    柳清欢已走到薛意面前,笑道:“这是我的好友,姓薛,此次听闻我门派出事,特地放下所有要事,第一时间便从九天青冥赶来相助的。唉,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他搂着薛意的肩膀一副感慨不已的样子,薛意被肉麻得激灵了一下,好险没当场打掉他的手,僵硬地扯起一边嘴角。

    “幸会,幸会……姓柳的,你又想干什么?”

    柳清欢没理会他后面这句咬牙切齿的传音,又走到扫尘和兰懿身边,笑道:“扫尘道友想必各位都认识,长生殿万斛这一界的殿主。而他身边的,便是来自长生殿在青冥上界的总殿,好生园的兰懿道友!”

    兰懿的身份也很多人已知晓,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最后一位身上,只见那人头戴金冠,衣饰华贵,气度雍容大气,面上时时带着和煦的微笑,却并不给人以亲切之感。

    柳清欢与春黎对视上,对方眼中笑意更盛,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柳清欢转头面向其他人,介绍道:“这位来自于青冥九天云霄之上,三孤山的半山书院,春黎真人……”

    “半山书院!”人群中一声惊呼,亦有几道抽气声,在安静的氛围中颇为清晰。

    “什么书院?”不过也有人不了解:“怎么了,那个书院很厉害吗,怎地你们一个个这么震惊?”

    “你竟不知道半山书院?也对,一般人的确接触不到那等势力,告诉你吧,那个书院……”

    知道的人连忙给不知道的人解释,不过,他们也只知晓一些表面上的讯息,书院的势力真正有多么强大,外界只知三四罢了。

    显然易见,众人都明白了柳清欢今日这一遭是何意,原来云梦泽背后有那三孤山半山书院撑腰,才敢与他们万斛诸派叫板吧?

    不少人看向春黎的目光微微变了,华松子态度更为谨慎,而石非墨、断冥二人的神色则称得上凝重了。

    柳清欢冷眼看着众人,等场面安静一点后,再次开口道:“本人在几百年前,便已进入了半山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