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我的师父很多 第二百一十五章 本座素来不喜逼迫(1/1)

第二百一十五章 本座素来不喜逼迫(1/1)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3651 2019.12.04 01:48
推荐阅读: 茅山捉鬼人 科技霸权 位面电梯 说好的末世呢 九星毒奶 黎明之剑 史上最强店主 我的师父很多 迷雾纪元 影视世界旅行家
www.13to.com
塞读网
    白虎堂堂主微微抬眸。

    天空中最后一丝丝的紫色流光蜿蜒绵延,然后消失不见,仿佛从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这代表着他对于这颗珠子所尝试的侵染彻底失败,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能够留下来。

    白虎堂堂主嘴角始终挂着的一丝微笑终于也消失了。

    微微抿了抿唇,双眼幽深,似乎有风暴在其中酝酿。

    确实,在最后即将成功的时候,被彻底否决了自己的计划和打算,即便是他,也难以无视,古井无波的心境当中仍旧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隐隐怒火升腾。

    鸿落羽翻手收起了紫罡珠,微笑道:

    “笑啊,你倒是笑啊?”

    “怎么不笑了?”

    “哦对,笑不出来了对吧?”

    “你笑不出来的话,那要不要我笑给你听啊,哈哈哈哈……”

    白虎堂堂主双眼中的怒气终于肉眼可见,冷哼一声。

    身躯化作虚幻之影,瞬间出现在了鸿落羽的身前,虚魂之影化作锁链自周围天地间迸射而出,伴随锁链摩擦碰撞的鸣啸之声,瞬间将鸿落羽的四肢困锁。

    这一招出手毫无踪迹,令人无法防备。

    原本以鸿落羽身手,足以在这锁链出现到碰触到他的过程中瞬间躲避,但是他刚刚爆发极限,施展出了一瞬三千,流光如电的身法,此刻身躯刺痛,速度自然受到影响,未能及时做出反应,被锁链困住。

    锁链鸣啸,骤然绷紧,将鸿落羽身躯拉直。

    白虎堂堂主已经出现在他身前,左手倒负身后,右手五指微屈,朝着鸿落羽咽喉处撕扯而去,双眼淡漠,毫无半点感情波动。就仿佛他刚刚对于鸿落羽的招揽和看好全不存在一般。

    吴长青虽然就在旁边,但是以老者的反应速度,却完全来不及防备。

    但是下一刻,白虎堂堂主的右手就被击地狠狠扬起,魂魄之躯,居然被搅碎右手,面容微愕,猛然抬头去看。

    剑气纵横。

    将他这含怒杀招拦下的东西倒旋飞出,被一人轻描淡写握在手中。

    旋即啪地一声展开,玉骨折扇,其上有千山万水,十万里山河,折扇微扇,遮掩半张面容,玉冠束发,青衫羽衣,唯独一双眸子淡漠。

    懒散靠躺在竹椅之上。

    一袭青衫,闲看三万里红尘。

    只一敛眸,便有剑气锋芒,纵横交错,自山顶之上,冲天而起。

    白虎堂堂主瞳孔骤然收缩,在这一刻,他清晰感受到了那种冰冷锐利的杀气,仿佛即便是他这样的影子,也可以被一剑斩落眉心,心神不由得震动。

    究竟是谁?!

    大秦之中,并无这样人物。

    那一袭青衫的文士手中把玩一颗紫色玉珠,淡淡道:“花费了这么多的功夫,才知道了这珠子该怎么补完,圆慈,你究竟如何想的?”

    僧人不答。

    白虎堂堂主压制了心中震动,微笑道:“这可是怪不得大师的,这紫罡珠和其余的神兵不一样,没有办法以天才地宝,或者灵韵气机补完,除非时光桑海,否则,不过只是一件颇为有趣新奇的玩物罢了。”

    文士淡淡看向白虎堂堂主,道:

    “补不完?”

    后者直视他双眼,亦是从容微笑,道:

    “自然。”

    旋即便听到了一声嗤笑,那文士手中折扇合起,轻拍掌心,神色冷淡,紫罡珠悬在空中,微微旋转,然后在众人注视之下,原先通体透紫色,微微旋转,有诸般纹路流转的紫罡珠停滞在虚空当中。

    然后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褪去了紫色,变成了晶莹剔透。

    再又一息,紫罡珠上浮现出浩大纯粹的气机,其上有诸般透彻纹路不断流转,仿佛蕴含有种种道理,仔细去看,却又令人头晕眼花,心神涣散,自天旋转三千转,轻轻落入了文士掌心当中。

    白虎堂堂主脸上的微笑凝滞,双瞳微微收缩。

    青衫文士懒散起身,将那珠子轻轻放在桌上,拂袖负手,一双清俊的眸子朝下看着白虎堂堂主,淡淡道:

    “你做不到,只是因为你弱而已。”

    “不要找其他借口。”

    “废物。”

    伊乡倒抽口冷气,说不出话。

    白虎堂堂主眯了眯眼睛,道:

    “阁下好手段。”

    旋即看过少林寺诸人,沉默了下,坦然一笑,道:

    “看来这一次倒是在下太过于小觑诸位了,此次败在诸位的手下,却是应该,下此若还有机会见面,当要一一向诸位好好请教才是。”

    “告辞。”

    旋即一手搭在旁边伊乡的肩膀上,身形渐渐转于虚幻。

    青衫文士双眸讥讽,淡淡道:

    “本座说让你走了吗?”

    “……??!”

    已经开始尝试强行离开此方小天地的白虎堂堂主神色微愕,没有半点的商量余地,身子再度被天地排斥出来,落在地上,若非本身乃是虚幻,恐怕非要踉跄两步才能够稳住身子。

    似乎不敢置信,左右环顾一周,才意识到发生的事情。

    双眼微敛,道:

    “这位口气很大的书生,这样客气,在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让我走,那也无妨,在下就在这里带着陪着几位先生喝茶就是,平时还能够看看诸位先生的武功绝艺,等到本体循着气机感应寻来的时候,诸位觉得,还能够在我本尊手下,扛得住多少招?”

    古道人看着有恃无恐的白虎堂堂主,眉头微微皱起。

    鸿落羽看向道人,道:

    “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古道人按揉眉心,低声道:

    “寻常魂魄很容易破碎,这种高手的分灵,实际上并不是魂魄,而是倒影在其他人记忆中的影子,是比起魂魄更为虚无缥缈的东西,梦中之梦,空中之空,确实难以彻底根除。”

    “而且,他刚刚,已经从那属下心中重新倒影了一次。”

    “你刚刚对他的伤害,恐怕已经痊愈。”

    鸿落羽此刻方才注意到,伊乡精气神骤然萎靡下去,当下心中不甘,咬牙切齿道:

    “我还说他真的如此有良心,原来是打算将自己的属下当成补药。”

    白虎堂堂主微笑看着前面的数人,道:

    “怎么样,这位先生。”

    “在下素来不喜欢让人难做,要么便让在下此刻离去,要么等到在下本尊找上门来,虽然能够拖延些许时间,到时候诸位的本事恐怕就要被在下看得清清楚楚了,二选一,很是公平。”

    青衫文士手中折扇合上,突然笑道:

    “你现在还可以求饶。”

    白虎堂堂主微笑道:“先生说笑了。”

    赢先生淡淡道:

    “本座可没有说笑。”

    右手抬起,五指微张。

    双眼之中,似乎有无限世界流转。

    在这一瞬间,白虎堂堂主所在方圆一丈天地突然凝固,和少林寺所处的时间出现错位,然后,他所在的世界骤然崩碎,将所谓的影子以世界作为刀刃切割分离,仿佛被彻底打碎的镜子,每一面镜子上,都倒映着这个人。

    以一点为中心,朝着四下纷飞如流光的镜面。

    每一面镜子中有倒影的流光。

    已经仿佛凝固在琥珀当中,无一人察觉到的画面,像是画在画卷上的静态画面当中,唯独青衫文士一个人还在活动,双眼倒映流光。

    然后右手袖口一拂。

    所有的世界碎片被以高于全部规则,足以比肩传说中仙人的权能,流放到了少林寺天地的时间外侧,在这两个天地缓冲的时间带,每一块镜面所经历的时间全部都有着极为微妙的不同,旋即又在瞬间重聚。

    白虎堂堂主‘重新出现’在了伊乡的面前。

    或者说,在他的眼中,在他的时间当中,堂主从来没有离开过。

    他只是看到那个眼睛冰冷的文士随意一拂袖口,再然后,就看到了一直都处变不惊,从容不迫的堂主神色突然扭曲,口中发出仿佛野兽一般的哀嚎,身躯剧烈颤抖,许多部分自然而然崩裂出了肉眼可见的血痕。

    血肉崩裂,落在地上,然后化作齑粉。

    白虎堂堂主坚韧无比的精神几乎在瞬间崩溃。

    他的身上,有超过十种时间共存。

    他的头在三天之后。

    他的心脏却在这个世界的三个呼吸以后。

    他的肩膀是一个时辰后,右腿是半个时辰后。

    错乱的时间和这一方天地本身的时间发生了完全无法避免的冲突,除非能够以因果将身体强行统一,否则就会和天地冲突,白虎堂堂主扭曲着半跪在地,口中发出凄厉哀嚎。

    他从未想到,那气机还在圆慈之下的书生,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手段。

    时间的混乱带来精神和肉体双重的折磨,双眼之中满是血丝,死死盯着青衫文士,咬牙切齿,道:

    “你做了什么?”

    文士从他的旁边走过,语态悠然,淡淡道:

    “现在听一下本座的故事如何?”

    “第一种是我放你离开,然后你带着这一身混乱回归本尊,在你的心底埋下永远无法弥补的裂痕。”

    “第二种,于此地寂灭。”

    “你的武功已尽入本座眼中,你那本尊则一无所知,引颈就戮,如何?”

    “放心,你可以慢慢选。”

    “本座素来不喜逼迫。”

    黑衣男子神色挣扎,终究只是一介分身,承担不住时间错乱的痛苦,道:“何必如此……”

    青衫文士道:“你是要求饶么?”

    黑衣男子面容铁青。

    双眼倒映着一袭青衫的文士,清俊文士轻轻点头,和煦微笑道:

    “本座拒绝。”

     PS:今日更新奉上……稍微少一些。

    然后刀狂的消失那一章已经彻底重新了一遍,剧情重置了,希望能够让气顺了,差不多十二点半左右发,到时候开个小单章通知,大家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