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法家高徒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西华山陈家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西华山陈家

法家高徒 竖子不可教 4012 2019.03.19 08:16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这个地球有点凶 我家后门通洪荒 元尊 天阿降临 将夜 诡秘之主

来自-13to.com

西华山,位于凉州,是附近最大的山脉。品书手机端 m..

最重要的是!

这里,地势险峻,风景秀丽,自古以来,都是宗门人喜爱之地。

人到此,更是流连忘返!

不少人更是留下传说,以及墨宝!

没当阴雨大雾天气,经常有人在山看到仙人起舞。

久而久之!

西华山,有了仙山之名。

不过!

西华山,最出名的故事,还是陈家仙人和太祖对赌,赢取西华山的故事!

当年,陈家仙人无意间,在此山遇到尚未发迹的太祖。

顿时被他相貌所惊。

并且推算,他有帝王之命!

不过!

当时的太祖,只是一个草莽。而且,特别痴迷赌博!

陈家仙人以此做毂。

和当时的太祖,进行斗棋。

太祖虽然是雄才大略,棋艺无双,但是怎么可能是仙人的对手。

不过数局。

太祖输的只剩下兵刃,盔甲!

输红眼的太祖,最后,竟然最后以西华山为赌注。。。

本以为!

这样明显不合理的事情,陈家仙人会置之不理!

谁能想到!

这一切,竟然都在仙人算计之!

两人,再次对赌!

太祖再次输掉!

并且,写下了字据!

太祖当时也没有当回事!

认为只是一场闹剧,毕竟当时他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兵卒!

但是谁能想到!

当太祖再次莅临西华山时,却是一方豪强!

更有望更进一步,成为当朝天子!

太祖这才反应过来,想要反悔。

但是没有想到是!

陈家仙人,竟然早预料到此事,竟然将那个书,贴到巨石之。

而且,以仙法固定!

算太祖亲自出手,也只是撕掉一角。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陈家仙人也明白,帝王的霸道。

生恐被天家记恨,从而影响到后世子孙。

趁机为陛下说了很多黄老,长生之术,虽然没有让太祖长生,但也让他延寿几年。

算是了解这段因果。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

西华山,也成了宗门,非常著名的道场。

不少宗门人,都在这里修行。

更有不少人想要效仿陈家仙人!

做那吕尚渭水钓鱼之举!

不过!

这些人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太祖得位置之后,直接摒弃了前朝都城,将神都建立在央之地!

因为没了帝王!

没了都城!

西华山的地位直线下降!

来的人,也越发少了起来。

随着陈家仙人的陨落,当年风光一时的西华山学派,后继无人!

不仅被太道等宗门反超!

连很多苗裔,也都散落各地!

陈家一族,再也不复以往的兴盛。

到现在,更是只有几个修士!

如果不是宗门之人,念旧,不愿意被人背后咒骂!

恐怕,西华山早脱离陈家的掌控。

不过是如此!

陈家,也不是当年的西华山之主!

陈家的当代家主,叫做陈王庭!

他本是陈家嫡系后代,但是可惜,根骨却是不好。

算有《大梦真经》这等强大的功法,也没有办法修成神通。

倒是,在武道,有着不错的造诣!

自创的拳法,也算是独树一帜,虽然不是武道圣人,方圆千余里,都不是对手!

在他旁边,坐着的,则是他的胞弟,也是陈家性子最是活泼的陈士铎!

“大哥!”

“最近旁边的庄子,来了不少生人!”

“看他们的跟脚,不像是什么好人!”

“嗯!”

听到陈士铎的抱怨,陈王庭并没有立即回话,而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陈家虽然没落了!

但是!

还有他这位武道宗师坐镇!

一般宵小,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也正是因为如此!

当陈士铎提到那些外乡人的时候,陈王庭,并不是太担心。

但是!

事情岂能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大哥!”

“弟知道你拳法无双!”

“方圆千里,没有敌手!”

“别说这西华山,地域偏僻!”

“恐怕,算在神都,恐怕也是开宗立派的人物!”

听着陈士铎推崇的话语,陈王庭虽然并没有得意忘形,但是他的眉毛还是忍不住的挑,显然,对于陈士铎的话,他也是费海沧的受用。

但是!

陈士铎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不由的微微色变。

“但是!”

“大哥!”

“这次来人和以往却是大为不同!”

看着陈士铎那认真的目光,陈王庭也没有了刚才的随意,声音也多了一丝凝重:

”你倒是说说!“

”这次来人,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根本我等仔细打探!”

”这次前来的人,竟然有一个王爷!“

听到陈士铎的话,陈王庭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眼睛更是收缩成了针尖大小。

王爷!

对于普通人来说!

这是天大的人物!

更代表了皇族,代表了正统。

知道来人身份之后,陈王庭也没了刚才的淡然,整个人豁然站起,脸皮更是不停的抽搐,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王爷怎么会来这个荒野之地!“

”还不是为了拳谱?“

”还不是为了真经?“

”毕竟,我陈家祖,可是出过仙人的!“

”他们窥视我家的传承,也不无道理!“

”以前的人,都是一些不足为虑的小人物!”

“但是!”

“这次!”

“来的却是一个君王!”

“不论我等愿意还是不愿意,恐怕,都是难以保存!”

“这!”

“这!”

陈王庭整个顿时委顿,好似被抽干了力气一般,重重的坐在椅子之。

脸更是流露出震惊,后悔,以及惭愧之色!

说来,这件事也是怪他!

他虽然在修行没有什么天赋,但是却是一个武道才。

不仅将家族传承的武道,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并且推陈出新!

创造出一门,以柔克刚的拳法!

也正是因为这门拳法!

惹来不少人的窥视!

刚开始的时候,陈王庭还是洋洋得意,未尝没有开宗立派的想法!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窥视!

他的心慢慢跌入冰库!

如这次!

郡王之尊,亲自讨要。

除非他想要造反,否则,只能。。。。

更可怕的是!

郡王得到拳法之后,为了保密,恐怕会将整个陈氏一脉,全部屠杀!

想到这里!

陈王廷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眼神之,更有了恐惧之色。

过了半晌!

他才幽幽的说道:

“虽然不愿意打扰老祖清修!”

“但是!”

“此事,恐怕只有老祖才能解决!”

听着陈王廷的话,陈士铎不由重重的点头。

陈家虽然没落了!

影响力大不如前。

但是!

陈家还能屹立不倒!

其固然有陈王廷的功劳,但是更多的,却是陈家老祖!

原来!

当年陈家仙人虽然陨落了。

但是却留下一个家族福地,而且,因为历代帝王赏赐的关系。

那个福地出的大!

足足有数个郡县的面积!

陈家的祖先,故去之后,都在福地内修行。

他们虽然没有陈家仙人那么好的机缘,但是也有几位,以及突破了地仙。。。

只差一步能成天仙。

陈家人也知道,老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成天仙!

只要成了天仙!

陈家老祖,能打开洞天!

到了那时候!

算外面洪水滔天!

陈家一脉,也能薪火相传!

正是因为知道事情的轻重,不论多么困难,陈家二子,都么有跪告福地。

但是!

这次!

他们真的有一种力所不逮的感觉!

而且!

这次事情,事关陈家的存亡!

所以,两人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告诉祖宗!

实在不行,动用家族底蕴,请出太祖当年亲赐的免死金牌!

在陈家兄弟,寻求对策之时。

数十里之外的行辕,翼郡王也在和自己的属下,谈论陈家之时,细长好似蛇眸的眼睛,时不时有冷光射出。

虽然都是郡王!

但是,翼郡王这个郡王,和诚郡王,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地位,更是天差地别!

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出身。

诚郡王乃是贵妃所生。

和楚凤公主一奶同胞,正是因为如此。

他一出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宠爱!

爵位,更是仅在太子之下。

而翼郡王则恰恰相反!

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卑微的宫女。

怀孕也只是一次意外!

生下他之后,才母凭子贵,被敕封为嫔。

因为不得帝王所喜的关系,在宫的地位并不是太高。

也正是因为如此!

翼郡王的道路走的异常艰难!

成年之后,虽然被封为郡王,但却是那种杂牌郡王,而且,没有自己的封地!

不过!

这个翼郡王也不是一般人!

他虽然没有实力,但是却能长袖善舞!

太子得势的时候!

他投靠太子,投其所好,进献很多美人,从而受到了诸多奖赏。

太子被诛杀之后,他又投向诚郡王!

知道诚郡王好武。

对于各种拳谱,最是心,他派出人,四处搜罗。

从民间找到很多传承!

当然!

其的手段,不足为外人道。

不过!

那些拳谱,传承,和皇族大内的起来,要差不少。

诚郡王和他的关系虽然改善不少,但是并么有真正亲近。

翼郡王也知道!

这是因为拳谱不够吸引人的关系!

所以!

他下足力气,并且,在江湖之,埋下很多眼线。

功夫不负有心人!

终于让他在西华山遇到!

“郡王!”

“那陈王廷的拳法,虽然不足以超凡入圣!”

“但是也大有可观之处!”

“以柔克刚,和当今武功,有着非常大的差异!”

“储君观之,必定大为欢喜!”

旁边的谋士,见翼郡王兴致很高,急忙进言。

“哈哈!“

”还是先生都本王心思!“

”现在整个朝堂,都在诚郡王之手,只要祭祀祖宗,他能位列大宝!“

”可以说!“

”将来,整个天下,都是他的!“

”本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出之子,和诚郡王素来没有交情!“

”如果在不投其所好,岂能在朝堂立足?“

“只要让他高兴!”

“本王,可以趁机提出封地之事!”

“只要有了封地!”

“本王可以趁机离开神都,开府建牙,到了那时,才是真正的天高任鸟飞!”

“海阔凭鱼跃!”

听着翼郡王的远大志向,不论是从官,还是他招募的江湖人士,脸也都流露出兴奋之色,更有人手足舞蹈。

翼郡王也不约束他们!

脸色激动,眼神潮红,好似被挠到痒处,最后,更是不顾形象的,将一个侍女扑倒在地。。。不过!

还没等作出苟且之时!

空,竟然突然传来一声炸响。更有无数,好似闷雷的声音呼应。

“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声音,好似是西华山方向?”

“难道说!”

“是陈家二子想要反扑?”

本来志得意满的翼郡王,听到下属的汇报,急忙起身,不顾衣衫不整,身体瞬间腾空。

“亦或者是陈家二子想要逃离!”

其他人虽然不敢超越!

但是也都好似燕尾一般,紧随其后,了高楼,并且目光远眺。。。将方圆千里的西华山尽收眼底。

不过!

让他们感到震惊,恐惧的是!

刚才,还屹立在那的西华山,竟然凭空消失!

和西华山同时消失的,还有陈家数百口。。。。

“这!”

“这!”

“西华山呢!”

看着原地,足足有数千里长的大坑!

不论是翼郡王,还是其他人都愣在当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阵寒风吹过!

翼郡王才好似神魂附体,大声的问道。

不过!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他此时的声音,竟然是那么的干涩,沙哑,根本不像是年轻人,反而像是老翁!

不过!

好在!

不仅是他!

其他人,也都好似被人点住穴位,半晌没有反应。。。

也不知过了多久!

才有人,吞咽唾沫,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

“郡王!”

“刚才小的,在云看到了一只大手!”

“这西华山,是被硬生生的抓走的!”

“这!”

“这怎么可能!”

听着那人的话语,不论是翼郡王,还是他手下的谋士,脸都流露出见鬼之色。

不是他们不相信!

实在是这个观点,太过于离!

这个重大万钧的西华山,怎么可能被人凭空抓走?

荒谬!

荒谬!

实在是荒谬!

可是他们却是不知!

在万里之遥的北郡,空也非常的突兀的出现了一座大山。。。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