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天道罚恶令 第三百六十一章 悬空仓

第三百六十一章 悬空仓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3396 2019.03.19 08:27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这个地球有点凶 我家后门通洪荒 元尊 诡秘之主 天阿降临 将夜
    “这可如何是好?”

    “纤云,你先别急,小南能醒过来已经不错了,至于你师兄的案子放心交给大人,大人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就算凶手能飞天遁地,大人也能把他揪出来。

    嫂子大半夜的跑来找你,你先去安慰安慰嫂子。这里交给我。”

    纤云在豺狼的劝解下,这才缓缓的平静下来。娟儿大半夜的跑来,还背着行囊,只要不傻都知道娟儿是离家出走来和自己私奔了。

    此情此意,纤云岂能不感动?默默的点了点头,轻轻的拍了拍豺狼的肩膀转身离去。

    “我们调查出来了,从去年开始,食为天粮行的主要生意范围白泽府,西楚府,康佳府等五个府,但是,他们向百姓收去的粮食数量不多。因为脱离了挂靠的粮行,他们只能抬高价格收散户。

    而且奇怪的是,如果账本上记录的是对的,那么这么大数量的粮食会在哪里呢?我们找过所有食为天的粮库,甚至共用出租的仓库,都没有找到食为天的粮食存储。”

    听着孙游的回报,陆笙的眉头更是紧锁。

    “收取这么多粮食应该是用来卖的,出楚州的关卡处有没有查过?可有食为天出货的记录?”

    “都没有!这个账本就像是完全虚构的一样。粮食的来源没有半点痕迹,出货也没有半点痕迹,甚至这么庞大数量的粮食是否存在都没有确定。

    大人,会不会这本账本本身就是瞎弄的?这才能解释得通为什么食为天丢了账本却一点都不紧张,甚至都没有报失?”

    孙游提出的假设的确有这个可能,毕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齐事成和旗下掌柜被杀和这本账本有关。包括皓月被杀,也没有证据证明一定与此有联系。

    要换了别人,可能调查到这一步下意识的否定账本的真实性了。但是,粮食的问题太重大了,这属于国家的战略物资,陆笙绝对不敢掉以轻心。

    “这样吧,调查凶手的事情交给蜘蛛,你和我去一趟西楚府等几个府的粮仓查一下粮仓的储存情况。”

    “没这必要了吧?朝廷的监察使刚刚核对过……”

    “他是例行公事,如果有人有意针对性的隐瞒很有可能出现疏漏,我们亲自去看看比较放心。现在就出门,确认之后更加放心。”

    金色的夕阳下,陆笙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赶到白泽府。白泽府位于楚州平原的西南一角,受楚州平原的辐射亦是楚州有名的产粮大府。

    陆笙没有知会任何一个人,径直赶到白泽府之后直奔白泽府粮仓而去。暖洋洋的夕阳下,粮仓的守卫打着哈气的缓缓站起身轻轻的推动着木门。

    “别动!开门!”一声暴喝仿佛虎豹雷音一般炸响,吓得推门的衙役一个哆嗦。抬着头,迎着夕阳看到几个火红色的身影正背着夕阳狂奔而来。

    “红色的?什么人……”这个想法刚刚划过脑海,迎面的战马已经来到了身前,众人齐齐的一拉马缰,战马齐齐止步前蹄高扬。

    等衙役真正看清来人的样子的时候,对方已经齐齐的落下马匹。

    “安庆玄天府总镇来人,开门!”

    “玄天府?”年老的衙役根本不敢耽搁,连忙推开门,“大人请……大人请……”

    推开大门,入眼的便是浩瀚如星辰一般的粮仓。果然如安庆府粮仓衙役说的那样,产粮大府的粮仓数量,是他们那里的数十倍之多。

    无数粮仓一个挨着一个的陈列,如一支十万大军一般。陆笙轻轻的挥手,玄天卫身形一闪人已冲入粮仓之中。看着如此密密麻麻的粮仓,玄天卫脚步有些踌躇。

    “大人?都得查过去?”

    “都查过去。”陆笙原本打算抽查,但看着眼前这么庞大的粮仓,对比一下账本上的数目如果粮食出自这个粮仓,可能会有三分之一。相对于上万个粮仓的话,抽查遗漏的可能就非常大了。

    得到陆笙的回答之后,一众玄天卫立刻开始监察。陆笙看着密密麻麻的粮仓也觉得全部查完够呛,便掏出信号棒向高空发射信号。

    一支穿云箭,白泽府的玄天卫会在第一时间赶到。

    大约等了半个时辰,玄天卫陆续赶来。当看到是陆笙的时候,一个个激动的前来见礼。

    “大人!”

    “你们立刻去检查粮仓,全部检查过去看看粮仓是否满仓。”随即,陆笙突然想到前世电视剧里看到过的悬空仓立刻提醒道,“记得用刀插一下,看看下面是否有暗格。”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十几辆马车匆匆的赶来。陆笙眉头一皱,眼睛盯着驶来的马车。

    马车赶到,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个身穿红色宽袍的官员下来之后跌跌撞撞的冲来。

    “下官白泽府粮道总管郝建明,参见陆大人。陆大人,您突然驾临粮仓所谓何事?”

    “没事没事!”陆笙淡淡的一笑,“监察使下来查探皇粮征收情况一时忙不过来,所以本官协助监察使过来审查一下。”

    “这……”郝建明脸上顿时露出了惶恐之色,“大人,白泽府的粮仓……前几天监察使大人刚刚查过了啊。大人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走错了?”陆笙露出茫然,但看着眼前这些人脸上精彩的表情,反倒觉得自己并没有走错。

    如果心底没有鬼,一个个屁颠屁颠的跑来做什么?

    “大人!有状况!”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陆笙和他们扯皮。陆笙身形一闪,瞬息间来到那名玄天卫的身边。

    “大人,您看!”那名玄天卫抽出战刀,狠狠的从粮仓口部插入,刀还没有末柄,却已经捅到底部了。

    一声闷响,让随后赶来的官员们浑身一颤。

    “应该是刺到石子了,是石子……”郝建明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颤抖的掏出手绢,颤颤巍巍的擦着额头上的虚汗。

    “你下来!”陆笙脸色阴沉的让那名玄天卫下来,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一道剑光一闪而逝,陆笙轻轻一脚,一半粮仓瞬间爆裂开来。原地留下的,是一个完整的,空心的截面粮仓。

    果然是悬空仓,粮仓偌大的仓体内竟然是空的,在粮仓的口部,搭建了一块隔板。所谓的满仓,竟然只有口部那么一点点不到七八十斤的粮食。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粮道官吏瞬间一个个瘫软了下来。事实摆在眼前,所有的解释都变得苍白无力。

    “大人!这里有情况!”

    “大人,这里也有情况!”

    随着第一个被发现,接下来一个个的也陆续被发现。而白泽府粮仓的空虚程度,让陆笙触目惊心。

    很快,白泽府知府也听到了什么风声赶来。在得知白泽府粮仓竟然有这么多悬空仓之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久久无法合上。

    “这……这……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打入监牢——”知府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声响都破了,扭曲的面孔跟要吃人一般。

    “不用了,这些人我全部都要带回安庆府。”

    在衙役们的帮忙之下,忙到深夜一万多个粮仓才全部检查完成。竟然有四成的粮仓是空的,这些空仓几乎都是集中在中间一块。

    而粮道所属的官吏一个个面如死灰的瘫倒在地,他们已经认命了,也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只能靠着装死来逃避现实。

    “林知府!”

    “下官在!”

    “出了这种事,你务必要保密。决不可泄露半个字!所有今日在场的人员,一定要勒令他们守口如瓶,一旦传出去引起恐慌,你我都担待不起。”

    “是,下官知道……下官知道……”林知府满头大汗的应道。

    陆笙命玄天卫将这一通粮道官员押进马车,连夜启程赶往安庆府。这件事太大,已经不是玄天府独立能够面对的了。

    旭日东升,太守府今天开门的时间要比往常提前了半个时辰。

    今天一大早,贺行之便换上了崭新的官服在办公室之中等候。卯时不到,旷别三年之久的道台大人吕向阳一身官服的来到贺行之的办公室。

    “下官见过贺大人,一别三载,大人别来无恙?”

    “耀之,你回来了,我可总算把你盼回来了……”

    “大人厚望,向阳铭感五内。大人三年来推行新政让楚州焕然一新,下官虽然在丁忧期间但所见所闻皆是日新月异。

    大人七年不鸣,却不想一鸣惊人。这三年,下官也一直在想,下官所到过五个州,在十二个任上担任过要职,推行新政不下五次。

    虽然次次都勉强算完成,可等下官卸任之后又皆被推翻。而且同僚对我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

    下官原以为,是他们嫉贤妒能。现在看到大人新政,下官才恍然开悟,下官的新政不过是乱病投医,改来改去也许只是劳民伤财而已。”

    “耀之可千万别这么说,新政本就是前路渺茫之法,在成功之前,谁知道是成是败?你之前的那些新政,在我看来是极好的,只是有些地方操之过急。

    我想推行新政,本也是无奈之举。说起来原本打算等你回来之后让你替我主持新政推行,却不想我的想法与陆大人一拍即合,所以未能等你归来,耀之不会怪我吧?”

    这是贺行之心里觉得最对不住吕向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