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狂探 第1747章 儿子

第1747章 儿子

狂探 旷海忘湖 2620 2019.03.19 08:28
推荐阅读: 全球影帝 我真是良民 从仙侠世界归来 修真归来在都市 最强医圣 元气少年 老衲要还俗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重生最强富二代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有啦,有啦,”范德华的电话里,赫然传来一个有着川西方言的女人声音,“你这个鬼头,这点儿事都木有印象啦……”

    “我知道个屁呦,”范德华催促道,“婆娘快说,饿家到底有木这么一个哥?”

    原来,这个女人正是范德华的前妻,已经跟范德华离婚多年。

    不过,虽然只是一个外人,但是此人却是一个顶级的八婆,亲朋好友之间的任何八卦新闻,全都逃脱不了她的掌握。

    所以,范德华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给她打了个电话。

    可没想到,刚一说明情况,他前妻就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着啥子急喽,娃儿的事还没跟你结清楚喽!”女人埋怨道,“他今天不走正道,全都是你这个上梁不正下梁歪……”

    “克里马擦(快点),婆娘,我真有正事,你快说喽……”范德华急得脸都红了,然后又气急败坏地嚷嚷了一大堆地方方言,连赵玉都没有听懂。

    “好好好,我说,我说……”范德华的前妻熬他不过,终于没好气地说道,“你忘了,在骆龙县那边,你有个叔伯哥哥全家都失踪了么?”

    “骆龙?谁呀?”范德华还是想不起来。

    “哎呦……我跟你说……”女人加快了叨叨的速度,“你亲大伯家有个二哥,小时候过继给了你三爷爷那边的二伯,虽然都姓范,但是已经不算你的亲叔伯哥了,你知道不?”

    “……”

    这一串话下来,赵玉、苗英连同范德华在内,全都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哎呦,你可能忘喽,”女人继续说道,“你亲大伯当年去川西谋生,为了给家里留个根,所以就把他家的一个娃过继给了没有孩子的,你三爷爷那边的二伯嘛!

    “当年咱俩当年结婚的时候,他家还过来随过礼呢!随了一棵白菜好像……

    “他比你大20岁差不多,他儿子也比你也小不几岁嘛……”

    儿子……

    赵玉快速地理解着范德华前妻的话,虽然听上去云山雾罩的,但他已然感觉到,自己已经接近了终点。

    “那你倒是说说,他家都是怎么失踪的?”范德华催问。

    “也不算是失踪,我听说……”女人说道,“是因为躲债,全家搬走了,跑喽!”

    “跑喽?”范德华有点儿迷糊,“那你咋知道是他?”

    “肯定是呦,”女人解释,“第一,他是你亲叔伯哥木错吧?第二,他全家都不见喽,其中就有儿子、儿媳和孙子么;还有,你不是问90年代失踪的么?

    “他们一家是92年搬走的,那一年我去骆龙参加你三伯伯的丧事,听得清清楚楚哩……”

    “那……那……躲债……跟失踪也不一样吧?”范德华琢磨着说。

    “哎呦,你个瓷马二楞(迟钝),”女人骂道,“你见过躲债躲30年的吗?告诉你,从92年以后,他们一家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还不叫失踪?”

    “那……那……”在赵玉的授意下,范德华问道,“你知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住在骆龙的哪里呢?”

    “问你二伯伯家的德伟哥,”女人说道,“他应该知道,他家当年跟这家人住邻居……”

    “哦……德伟哥啊……”范德华捂脸,“我还欠他3000块木有还呢……”

    此后,范德华的前妻又把范德华数落了一通,这才挂掉了电话。

    “行了,”赵玉说道,“你赶紧给你们园长打电话吧,请个假,跟我们到骆龙县走一趟,去找你这位德伟哥哥……”

    “啊?我也要去?”范德华作难,“我木有撒谎,真欠着钱哩……”

    “算了,”苗英琢磨了一下,认为范德华本人并不了解情况,跟着也没什么作用,当即说道,“还是把你这位德伟哥的地址和电话给我们,我们自己去问吧!”

    苗英的提议,范德华自然求之不得,当即把详细地址和电话交给赵玉二人,便屁颠屁颠地下了车。

    赵玉则定好导航,启动车子,直奔骆龙县而去。

    “这样一来,就全都对上了!”上路之后,苗英说道,“骆龙县是距离驼山最近的县城,看来,凶手应该就是骆龙县人,这和我们最初的估计一致。

    “只不过,没有想到事情会追溯到那么远!”

    “因为躲债而失踪……”赵玉说道,“而巴鸿雪等人都是混江湖的打手,双方的关系,也差不多明确了!”

    “对,”苗英言道,“老人带着儿子、孙子和儿媳搬家,现在我们发现了老人、孙子和儿媳的尸骨,那么……剩下的那个儿子,显然就是最大嫌疑人了!”

    “是啊,一家三口惨死在山神庙,这个儿子,必然心怀仇恨!哎呀……”赵玉叹了一声,说道,“看来,我终于能去耀名参与杀人回忆录了!”

    “先别高兴得太早,我的赵大神探,”苗英说道,“别忘了水井案最后一名死者已经死了3年,3年的时间,凶手早已远走高飞了!

    “就算我们查明了他的身份,也不见得那么好抓。”

    “没关系,”赵玉淡然地说道,“只要能确定他的身份,布下通缉令,就没我什么事了!

    “我的任务,只是查明真相而已!喵喵啊……”赵玉略显兴奋地说道,“王灿昨天给我来电话了,他说,他怀疑杀人回忆录另有原因呢!”

    “是吗?”一句话,勾起了苗英的兴趣,“为什么?”

    “因为,王灿询问过嫌疑人农志发的亲朋好友,这些人对于农志发的印象,都是那种冲动、易怒、鲁莽之类的描述。

    “而回忆录里面的案件全都粗中有细,表明凶手是一个谨慎小心的人,二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

    “还记得视频杀人案吗?”赵玉说道,“我们当初把康子清列入怀疑对象的时候,是不是也遇到了这种问题?

    “最后怎么样?是不是证明,康子清并非视频杀人案的真凶?”

    “可是,好像也不太一样吧?”苗英说道,“杀人回忆录里的案件和杀人视频案虽然相似,但作案手段更加凶残!

    “这表明凶手有着严重的负面情绪以及不稳定的精神状态,和云朵儿的侧写可是完全不同的。”

    “不,”赵玉说道,“杀了13个人,竟然每一次都能逃之夭夭,此人必有手段!

    “我必须得过去好好查一查,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猫腻!”

    正说话间,苗英的手机响了,曾可给她来了一个电话:

    “苗组长,我刚刚收到护林站的消息,他们从西夏省会找到了一位从林业局退休的老干部,”曾可兴奋地说道,“那位老干部能够证明,水井案所在的那面山坡上,以前的确存在过一座山神庙!

    “他也能够证实,山神庙毁于1992年的一次山洪暴发。

    “山坡上后来的树木,也都是他领人栽种的!”

    “行了,”赵玉拍手说道,“这下更没跑了!1992年山洪暴发,山神庙里的三名死者也是1992年失踪的!全对!

    “接下来,就让我看看那位凶手……到底是何方神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