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黎明之剑 第四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牧师和虚假的牧师

第四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牧师和虚假的牧师

黎明之剑 远瞳 3880 2019.03.19 08:42
推荐阅读: 茅山捉鬼人 科技霸权 说好的末世呢 位面电梯 史上最强店主 黎明之剑 诸天投影 地球在退化 修真四万年 穿梭时空的侠客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看着瑞贝卡扛出来的那柄大型战锤,高文就知道自己对这个狍子的精神状态过于乐观了。

    她以为全世界的牧师都长得跟莱特一样么?!

    然而瑞贝卡本人却一点都没觉得有哪不对,她还在兴致勃勃地介绍着自己专门为白骑士打造的魔导机械战锤——平心而论,这柄用纯白的合金钢打造、锤身刻印着大量神圣符文、握柄上缠绕着圣约布带的战锤确实是一件相当漂亮的武器,宗教元素与魔导机械融合在一起,竟然产生了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印象之美——或许在瑞贝卡的脑子里,一件武器上只要有了以上特征,那么哪怕它是个流星锤也可以被称作是一件牧师装备,而现在高文唯一庆幸的,就是瑞贝卡起码是弄了个战锤出来,而不是个真正的流星锤……

    然后他就看到瑞贝卡兴高采烈地把战锤的握柄一掰,被机扣锁定的合金手柄顿时断开,露出了内部的锁链:“而且祖先大人您看,只要把这里打开,它还可以当流星锤!”

    这下子就连一向思路很灵活的琥珀都跟不上傻狍子的思路了:“战地牧师为什么要带流星锤?!”

    瑞贝卡顿时一脸严肃地纠正:“是白骑士,不是牧师!”

    “就算白骑士吧……”高文有点脱力地看着眼前的小孙女,以及已经被重新组合成长柄战锤的那件魔导兵器,“……寻常人真的能用起来这种兵器?”

    “请放心,白骑士的选拔将遵循最严格的标准,”莱特立刻上前一步,一脸认真地说道,“强健的体魄才能带来坚定的信念,而且身强力壮才能有能力在战场上保护战友,对抗邪恶——我认为,作为一种全新的圣光职业,作为圣光新教披荆斩棘的第一代传道者,白骑士有必要具备强大的力量。”

    高文上下打量了这个壮汉一眼:“……能问一下你选拔白骑士的标准么?我是说身体素质方面的。”

    莱特露出一丝微笑,神态间带着圣光降临般的安宁祥和:“接我三拳不倒的。”

    ……总感觉这个新生职业已经完全跟牧师没关系了!!

    “好吧,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高文别扭归别扭,但理智上还是很快便接受了莱特的说法:他不能按照对牧师的固有印象来规划白骑士这个新生职业,从实际出发、从需求出发才是塞西尔一直以来的发展之道,而说到从需求出发,他便忍不住有个问题,“机械动力战锤确实是不错的近战武器,但未来的战场上远程当道,白骑士对远程攻击有什么应对办法么?”

    瑞贝卡点了点头:“有——因为白骑士护甲的出力更大,而且护臂和盔甲的能量系统融合在一起,有更大空间,因此他们臂铠中配备有高功率的双联装神圣冲击手炮,同时他们还会随身携带相当大量的结晶手雷以备不时之需。”

    卡迈尔随后在旁边补充:“神圣冲击是中低阶圣光伤害系法术中威力最稳定,符文结构最优的一种,目前我们只将其用在手炮上,但后期可以考虑参考虹光炮的思路,制造威力更大的圣光武器。”

    说到这里,这位魔导大师顿了顿:“其实我们一开始并没有制造圣光系武器的打算——我们原打算直接用热能射线枪。热能射线枪技术成熟,配件通用性高,威力也相当够用,而如果专门为白骑士定制一种圣光系武器的话,配件生产方面将给后勤带来新的压力,但后来我们发现常规魔法基板和神术类基板、逆变阵基板整合在过于狭小的空间之后会产生相当大的魔力干扰,能量系统也会因废能过多而不堪重负,便只好采用了现在的方案。”

    高文微微点头,仔细观察着白骑士铠甲上的武器系统——由于有着更加优秀的减重符文和更先进的锻造工艺,白骑士铠甲的臂铠都比常规魔能铠甲的要大上一圈,在那流线型的臂铠前端,可以看到镶嵌着聚焦晶体的、微微向内凹陷的射击炮口,其尺寸明显比热能射线枪要大上不少。

    由于有着很多魔导武器的设计经验,而且白骑士铠甲也基本是在魔能铠甲的框架上改造而来,眼前这一套东西其实不能算是完全的新品研发,可是这东西的画风仍然可以给人带来十足的新鲜感,高文绕着平台转了一圈,突然发现一旦接受了这东西的设定……还挺带感的。

    白骑士或许就应该是这样。

    他脑海中甚至忍不住开始对比起来:

    虚假的战地牧师,来自北方地区,体质羸弱的修道士,穿着毫无防御力的布袍,拿着碍事的祈祷书,用轻飘飘的短杖作战,躲在友军身后偷偷施放法术,一旦被近身就毫无反抗之力的弱鸡。

    真正的战地牧师,来自塞西尔,忠诚而强壮的白骑士,身着重型铠甲,直接把祷文用钢印刻在头盔上,挥舞沉重的机械动力战锤,力场护盾一开直接冲锋到火线上,近身之后天下无敌——哪怕敌人跑远了也可以一发手炮送那些异端归西。

    顺便还会点治疗术祛病术之类的东西,上战场之后会喊一句“你的医生大爹来了!!”

    高文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忍不住低声自言自语:“总感觉莽的一比啊……”

    将来战地牧师怕不是要成塞西尔最强步兵。

    站在高文旁边的琥珀立刻抖了抖耳朵,那长长的精灵双耳让这位半精灵小姐总能第一时间捕捉到高文忍不住蹦出来的“通俗字眼”,她立刻凑过去小声嘀咕:“老粽子你又不注意形象了。”

    高文看了这个半精灵一眼,同样小声嘀咕:“你再废话小心我灭口。”

    “嘁……”

    高文干咳两声,看向眼前的莱特等人:“总之尽快列装吧,生产线不到位,尼古拉斯蛋你就亲自上——可以暂时把其他工作放一放,我们首先要武装起第一个白骑士大队——卢安城,已经安静太久了。”

    尼古拉斯蛋上下浮动了一下身子:“明白。”

    高文想了想,又看向身旁的琥珀。

    这个半精灵似乎想露出闹别扭的模样,但还是乖乖地抬起头来:“该我干活了?”

    “该军情局干活了。”

    ……

    卢安城确实安静了很久。

    然而那却是蕴含着恐慌的安静,暗藏着紧张的安静,令人夜不能寐的安静。

    在维持了长时间这样的安静之后,一股暗潮终于渐渐涌动了起来,但这股暗潮并不能打破城内紧张压抑的氛围,反而让更大的不安弥漫在整座城市里。

    普通平民的心情没有人会在意,法兰?贝朗也是如此,但这位临时主教却能注意到教堂区内气氛的变化:在这个占据了整个卢安城一半面积的、由一座大教堂和数十座小型教堂组成的封闭式城区内,一种有别于之前紧张气氛的负面情绪正在蔓延,这种负面情绪动摇了那些底层教士,甚至动摇了一些执掌小教堂事务的神官、执事。

    在结束早间祈祷之后,法兰?贝朗临时主教再次注意到了有底层教士在教堂立柱的阴影间窃窃私语,有神官行色匆匆地从走廊里跑过,他感觉到无处不在的圣光正在向自己传达模模糊糊的警示信息,作为一个虔诚的圣光之神信徒,他没有放过这种类似于“神启”的启示,于是立刻招来了负责城区日常事务的一名高阶神官。

    “教堂区最近两天的气氛不对,”法兰?贝朗站在圣卢安大教堂的走廊里,对应召而来的高阶神官说道,“去调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高阶神官显然也注意到了气氛的微妙变化,他没有多问什么,而是立刻领命离去。

    法兰?贝朗没有等待太久,在当天的晚间祷告之前,他就看到了高阶神官收集来的东西。

    “主教,有一些来路不明的……传单不知何时进了城,”高阶神官把一摞看上去很廉价的纸张递给眼前的“卢安主教”,脸上表情有些难看,“这上面……都是些不堪入目的污蔑之语。”

    法兰?贝朗心中浮现出糟糕的预感,他沉默着接过了那些纸张,映入眼帘的,是整齐到不似手写,语法却直白粗浅到让人忍不住皱眉的字句。

    而高阶神官则在旁边继续说明着情况:“……最初是在外城区出现的,被扔进城墙和围栏之后散落的到处都是,平民把它们捡回了家里,后来就被一部分低阶教士的家属带进了内城区,开始在小教堂之间流传开来。”

    法兰?贝朗脸色铁青地看着那些传单上的内容——这些传单上一模一样的字迹让他想到了印刷物,但其印刷水平明显超出了他的认知——传单上没有什么高深的东西,相反,这上面所写的内容已经简单直白到了哪怕是刚刚认识一些基础单词的人都能流畅阅读的程度,然而这些简单直白的内容却极其令人不安。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东西:教会运行的方式,赎罪金的本质,高阶神官垄断经典解释权的原因和利益关系,教会的发展和腐化……这些本应作为禁忌的东西竟然以如此粗浅直白的方式被写了出来,而且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印刷在廉价的纸张上,发的到处都是!!

    这是哪来的?这是怎么进来的?

    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它们肯定来自塞西尔人,至于第二个问题……

    法兰?贝朗突然开始懊悔自己把大部分圣教军和流亡骑士都布置在内城教堂区了……

    足足十几秒钟之后,这位临时主教才阴沉着脸打破沉默:“这些东西已经在教堂区流传了多久?”

    “最早可能是从四天前就开始流传的。”

    法兰?贝朗脸色铁青:“为什么没有人第一时间报告上来?!这些东西……简直是亵渎和诽谤!”

    高阶神官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开口了:“所有流传进内城教堂区的传单,都进了边缘区域的小教堂……”

    法兰?贝朗眨了眨眼,突然明白过来。

    边缘区域的小教堂是底层教士聚集的地方,负责管理那里的,也是身份地位较低,或者较受排挤的神官。

    他们本身就对教会缺乏热忱,甚至可能本身就有些离经叛道的倾向。

    在长时间的封锁中,那些底层神官和教士的信仰已经开始动摇了,他们根本无法和大教堂中的虔诚者相比……他们,是容易攻陷的漏洞。

    此外,底层教士和神官是没有经典解释权的群体,同样,也几乎没有瓜分赎罪金或单独组织异端审判的权力……

    那些传单上提到了经典解释权和目前教会的利益阴暗面,不但提了,还以最不留情面的方式提了。

    那个委身魔鬼的公爵终于动手了,但动手的方式完全在意料之外。